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八章:我是谁?

第九十八章:我是谁?

  他的脚背在淤泥里慢慢往回抽,一团泥浆包裹着的东西顺着那根带子被一起拉了出来,只瞧那形状便也能认得,这是一个背包。

  “等等,看地上。”

  “咦。”胖子蹲下身去拨弄了一下,的确是个包,和外面先前遇到的那具尸体上的包几乎是一样的,就连里面的东西也相差无几。

  胖子用手在那圈范围里摸了一遍,起身摇头道:“没见尸,只有个牌子。”

  那是一张牛皮套的牌子,已经的工作证都是那种样式的,上面封了一层膜,膜里插着一张卡片,卡片上会写着一些信息。

  胖子擦去卡片上的那些泥,里面是一张白色的卡纸,卡纸受潮都已经很难分辨了,只能勉强看到了一个“赵”字,最下面还有一颗凤凰的烫金图案。

  “认得吗?”胖子把那卡片递给了叶秋,很有可能这张卡片的主人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什么字这是?”“赵!你有认识姓赵的人嘛?”

  叶秋摇摇头:“不记得。”说罢他把那卡片又还给了胖子,手递到一半又缩了回去,他又翻开那张卡片,用手擦了好几下,半饷才说道:“这图好熟悉。”

  “什么?”查文斌往前凑了一眼。

  胖子说道:“是只凤凰。”

  “不是。”查文斌肯定道:“这是一只金乌鸟,你看它脚上三个足,被称为是日精之鸟,这种图案倒是非常少见,容易和凤凰搞混了。”

  突然,叶秋一把捏住了那个皮套,然后就和疯了一般的扑向了淤泥,他就像是在田里捞鱼一般,一大片大一片的淤泥被他搅和的上下翻腾,很快他自己就成了个“泥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胖子和查文斌有些措手不及,俩人想做点什么却发现什么都做不了。

  叶秋就这么在那些淤泥堆里摸爬滚打了好一阵,然后就开始一屁股坐了下去,他就坐在那些淤泥里,犹如痴呆了一般。他一言不发,只是依旧死死的拽着那张卡片,已经被他捏的成了一团。

  见他冷静了一些,查文斌才靠了过去轻声问道:“叶兄,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叶秋并没有回答,他把头埋的更深了,查文斌看到他的肩膀在不停的轻微颤抖,他不知道那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又或者是伤心。男人对于男人之间的安慰,这从来就不是他所擅长的。

  突然叶秋抬头,他的脸上虽然沾满了淤泥,可依旧能感觉出他脸上写满了恐惧,他一把抓着查文斌的肩膀道:“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叶秋?”查文斌喊着他的名字,然后用力扶着他的肩膀道:“出什么事儿了,你告诉我,你别急行吗?”

  叶秋用手擦了一把脸上得泥,然后他用力的开始搓,把那些淤泥搓掉了一大半,然后他把自己的头发撩起,那是第一次查文斌正面看见了这个人长得到底啥模样。

  很清秀,眉宇之间有一股傲气,五官用精致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从年纪上来看,也不过就二十来岁的,和我们都差不多是一般大的人。

  “生得好俊的男人。”查文斌心里叹道。

  “你看清楚了,你告诉我,我是谁?”叶秋的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了,他不停的重复的问着查文斌:“我是谁啊?你告诉我啊,我是谁?”

  胖子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就是来补刀的,他跟着来了一句:“嗨,哥们,你是不是抽抽了?”

  “你在哪里捡到的?”这下可好,叶秋改变了对象,一把就抓住了胖子,使劲摇晃道:“告诉我,哪里?”

  胖子也被他吓了一跳,赶紧乱指一通道:“就这……还有这个包,你要也给你。”

  叶秋一把抓过胖子的包,就那脏兮兮的一团泥,他竟然就捂到了脸上然后开始哭了起来。

  乱了,这下全乱了……

  “怎么了?”胖子问查文斌,查文斌也是一脸茫然啊,天晓得这家伙怎么了。

  不过,叶秋很快就告诉了他们答案。

  “这是我的。”叶秋大概是有些平静了,他说话还有点带着颤:“看……”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封皮的卡片,和胖子捡到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那上面也有一只金乌鸟,唯一不同的是卡片上写着个“叶”字。

  “这是你的?”“是我的。”“那你哭个什么?”

  叶秋松开那一团已经被他揉的不像样的卡片道:“这个也是我的,这个‘赵’字的走字底最后一捺会往上勾,这是我自己的习惯写法。我不是叶秋,我姓赵,为什么他要骗我?为什么!”

  “这么说,你曾经来过这里?”

  叶秋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道:“我真的什么都记不清了,我醒来就忘记了所有的一切,真是该死!”

  查文斌安慰他道:“你已经开始能记起一些东西了,比如这个字,你有印象,说明你已经在恢复了。”

  “查爷,你过来一下。”胖子此时站着离查文斌也不过就两米远,他正面对着的是一具人俑,胖子的手指似乎在对那些人俑做着什么事情。

  人俑上被胖子掏出了一块破损,约莫火柴盒大小的一块地方,里面竟然出现了纤维!准确的说,那是一块布,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胖子小心翼翼的用刀刃挑开了那层布,露出里面的竟然是还微微有弹性的皮肤,这人俑里头是个人!

  胖子壮着胆继续用匕首剥离外面那一层厚厚的泥壳,不断的越来越多的部分露了出来,当上半身所有的壳清理完毕的时候,一具尚未完全腐烂的尸体摊到在了淤泥上。恶臭和软榻的液体交织纵横,难闻的气味扎进人体的每一个毛孔,想不呕吐都很难。

  衣服尚未完全破坏,看得出这是一件长褂,和汉服有点相似,颈部部以上的躯体已经找不到了,除此之外没有半点信息。

  用活人做俑,这等残酷的手法前所未闻,胖子又去试着在另外一座人俑上查看,其结果也是大同小异,里面照样暴露出了衣物和肌肉组织。

  “娘的,这也太狠了。”胖子指着那棺椁道:“查爷,要我说,咱也别客气了,撬开他,有啥玩意的全部拉走,看看那里头若是还剩下点骨头渣子也给做个泥俑杵在这儿。”

  “等等,右边,最后一个人俑。”叶秋顿了顿,然后抬起头对着胖子说道:“能不能帮我打开它。”

  查文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也仅仅是脑海里一闪而过罢了,他想对胖子说算了,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他的潜意识里,那具人俑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了,或许会改变许多许多……

  “等着,去去就来。”胖子手里捏着匕首,他熟练的从那具人俑的胸口斜着划拉了一刀,他就像是一个屠夫,熟练的肢解着一头宰杀好的牛。肌肤一寸一寸的再次裸露,胖子发现这具人俑好像和前面的有些不同,它里面的肉身似乎还非常新鲜,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件黑色夹克衫上的拉链头时,胖子也愣住了。

  “这……”胖子回头看着查文斌和叶秋,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叶秋也看着他,查文斌伸出手轻轻按在叶秋的肩头,然后对他摇摇头。叶秋也看着查文斌,半饷他终于开始开口了:“左边衣服袋里,帮我摸进去,看看有什么?”

  是一块五分的硬币,硬币的顶上有一个小洞,有一根小红绳穿在那洞上,硬币上闪闪发亮的“中国人民银行”几个大字几乎都要刺瞎了胖子的眼睛。胖子往后退了一步,拿着那枚硬币飞似的往查文斌身边跑,然后死死的抓着查文斌的手臂道:“查爷,咱赶紧的撤吧,这不对劲啊,老子现在背后的汗毛全都开着了,不瞒你,这会儿小腿快要站不稳了。”

  “叶秋,选择忘记未必是好事。”

  “呵呵,你错了,我现在只想说,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他指着胖子手上那枚硬币道:“那是我做的,原本想送给一个人,可是却来不及了。”

  “这个?”胖子把硬币递给了叶秋,然后问道:“那个人俑里头的,你认识?”

  叶秋点点头,然后把玩着那枚硬币开口道:“也许我说了,你们不会信,太荒唐了。”

  “不,我信。”查文斌看着叶秋真诚的说道:“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至少现在你还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嘛?”

  “活着?我的躯壳已经腐烂了,腐烂了知道嘛!”叶秋突然暴怒了起来大声的吼道:“为什么!我已经死了,却还要让我看见这一切!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