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九十九章:借尸还魂

第九十九章:借尸还魂

  据说苗疆有一种蛊术,叫作忘忧蛊,他可以让人忘却今天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现代医学把这种症状也叫做失忆症,归并为精神类疾病,多数失忆症的患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恢复一些记忆,某些片段会刺激大脑将丢失的部分记忆找回。

  我不知道这世上是不是真有忘忧蛊,但是后来的确他们在叶秋的体内找了一种不知名的虫子,和状元村里我那位死去的表姨夫身上的是同一种。这种虫子长得像家蚕,不过它只吃肉,不吃树叶。

  叶秋说他记起了很多东西,他说他曾经来过这儿,他甚至告诉胖子和查文斌,那具人俑里头装的就是他自己。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面我经常看到自己的头被人砍了下来。那个没有头的人一直在对我说,让我去给他收尸,我问他是谁,他又说他就是我。我说你是谁,你为什么是我,他说他叫赵无极。他说现在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每次我在梦里见到的那个人我都想逃,但是他总是会在四面八方都出现,后来一直我有了这把刀,我把它枕在自己的枕头下面,那个没有头的人就没有再出现过。”

  “你确定那具人俑就是你?”查文斌问道。

  叶秋点点头,他沉默了一下,然后问查文斌道:“你相信借尸还魂嘛?”

  “我信,不过你别多想,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起码你现在还活着。”

  “是啊,活着来给自己收尸,多么讽刺。”

  那枚硬币是最好的佐证,它清晰的表明了年代,那时一枚1978年的五分币值,这足以让人信服那具人俑里的尸体来自于我们这个年代。起码证实了,就在最近几年有人曾经来过这里,至于他怎么最后成了那副模样,谁也都说不明白。

  那个人俑是叶秋,他的卡片上写的他姓赵,那么这个活生生站在他们面前嘶吼的男人又是谁?

  连他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了……

  “如果这些人俑里面都是后来者,那……”查文斌提出了这个设想,然后他又想到了叶秋进来时候说的那句话:会有人死在这儿,他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现在不要管你是谁,先回答我,那个人俑里的人是不是上一次死在这儿的人?”

  叶秋的情绪也有点平静了,他点点头道:“是,那个是我。”

  “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嘛?”

  “不记得,直觉告诉我,那个就是我。我的头很痛,只要我一努力的去想过去的事儿,我就感觉里面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我的大脑。”

  查文斌转身对胖子说道:“石头,你和我去开棺,让叶秋歇会儿。”

  这种棺椁其实是套棺,里面的最小,然后一层套着一层,最后才是椁,要想打开棺材最快的办法便是先进入椁内,如此大的椁,想直接撬开是行不通的。不过古时候的椁都是通过榫头互相卡起来的,没有钉子,最上面的部位也是最脆弱的,只要打开顶部四角的榫头就可以像掀锅盖那般见到里面的东西了。

  胖子手脚并用,到了顶却发现,这顶早已让人开过瓢了。顶部有并列的两根木头已经被人移开,空出来的那个窟窿眼并排下去俩人都没问题。

  下到棺椁内有一床红色描龙的棺材,长约四米,宽两米,其它物件未曾发现。胖子正欲动手却被查文斌喊停道:“慢!”

  胖子以为他要搞那套法师,弄个祭拜什么的,便笑道:“虽说没逛过皇陵,但一般的窝子我也下过十几个了,对我们这行人来讲,里面真要有东西扑你,拜他是没用的,得来点狠的。谁也不想睡得好好的被人弄醒,换我在里面躺着你就是给我烧一卡车的纸钱,我也会不乐意。”

  查文斌摇头道:“你注意到没,这口棺材看似没被人动过,你不觉得奇怪?”

  “也是。”胖子抬头看看头顶那个豁口,再联想外面那些人俑,“闹出这么大动静不就为了这点事儿,这锅都掀开了,没道理不去捞点汤喝喝啊。”

  “你稍等。”说罢查文斌从袋里掏出一小把石灰粉摊在掌心,然后放在嘴边对着那棺材盖上轻轻一吹,盖板上立刻落了一层白色的粉尘。他就这么绕圈把整个棺盖上都喷了一层白粉,然后再强光灯照上去,这时候棺材盖板上几个杂乱的手印立刻显现了出来。

  这一手可把胖子看得一愣一愣的,连连喊道:“我咋没想到呢,看来这东西有人碰过。”

  “碰过,但是没打开。”查文斌顺着那棺材的缝隙又仔细查看了一圈,没有任何部位显示有撬动过的痕迹,这口棺材还是属于密封状态。

  “发了!”胖子心里都乐开了花,他满脑子都是随葬品,职业习惯,于是拿出那根折叠工兵铲道:“我来。”

  查文斌按住了胖子,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心里有一个声音在默默告诉他别去碰。

  “石头,我们走吧。”

  “走?你疯了吧,这都好不容易下来了,就这么撤不是傻逼了嘛!”

  “走,这里不对劲,起码有不下两拨人来过,他们都和我们一样,能找到这里却最终都没开棺,你不觉得奇怪嘛?”

  “他们傻呗,胖爷干这行只要进了窝子从不空手出去。”

  查文斌对他吼道:“你记着,我们不是在盗墓!”

  “那是在干啥?”胖子也发火道:“你告诉我,掀开人家睡觉的屋顶,你到人房间里去逛了一趟,完事出去了你跟人你不是贼,谁会信你?你不是贼你进来干嘛!你闲得慌嘛!”

  查文斌不想和他争吵,摆手道:“我要暂停,可以嘛?”

  “不可以!”胖子抄起兵工铲就要撬,他吼道:“我们中了诅咒,诅咒知道嘛!没有人能救得了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眼见胖子就要开始发力,查文斌一把抱住了胖子死命把他往后拖,俩人纠缠到了一起。胖子那个力道远比查文斌要大得多,只是胳膊一甩,查文斌便狠狠的撞到了棺椁的木头上,胖子继续上前要开棺材,查文斌倒在地上一把又抱住了胖子的双腿。胖子吃了绊,也往前一趴摔到在地,这时候不知道是胖子急了还是乱了,总之他抄起了手上的兵工铲往后一砍,要不是查文斌手快拿了七星剑挡了一把,估计当时半边脸都让胖子给削了。

  “铛”得一声,火星一溅,这一下只让查文斌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也让他心头来了一股无名火。你小子好啊,不听我说也就罢了,还下死手,看着胖子一步一步走向棺材,查文斌拔出了手中的七星剑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住手!”头顶劈得传来一声大吼,然后一个人影从那顶上一跃而下直扑向俩人,把胖子和查文斌都摔得七晕八素。那人抬起手臂“啪啪”就是两个耳刮子,扇得胖子和查文斌俩人是眼冒金星,腮帮子顿时就鼓得老高。

  叶秋来的正是时候,他在外面依稀听到棺椁里头有争吵,爬上去一瞧,好家伙,查文斌那架势是准备要从背后偷袭宰了胖子,辛亏他出手才没酿成大祸。

  这查文斌也是惊了一身冷汗,那一巴掌算是把他给拍醒了,胖子也懵了,俩人对视一眼就刚才那点事儿都有点想不明白了,咋就会打起来了呢?

  “好险!”回过神来的查文斌这才明白自己方才和胖子八成都是中了招,俗话就是鬼迷了心窍,给遮了心智。瞧那地上锋利的工兵铲和出了鞘的宝剑,这俩兄弟感情是要拼个你死我活了,再瞧那棺材的石灰之上,分明多出了一路脚印,这既不是他俩的也不是叶秋的,心中明白了其中定有啥隐情。

  “喝一口。”查文斌擦了自己嘴边的水渍,把一个小瓶递给了胖子。

  胖子晃了下那瓶子凑到嘴边一闻,一股子刺鼻的味道,赶紧捏着鼻子问道:“啥玩意?”

  “老灰水,我托人从重阳殿前的大香炉里弄来的千年底灰,省着点,别给我一口灌了。咱是让鬼也迷了,这真是道士被鬼骗,传出去都丢人。”

  胖子嘬了一口赶紧的还给了查文斌,不过那水下去之后他顿时就觉得有一股清爽的气从胃里翻腾起来,顺着食道一下就直冲脑门,甩了甩脑袋,好像刚用冷水洗过脸一般,无比的舒服。

  “再来一口,我头还有点晕呢。”

  查文斌赶紧把瓶子捂住:“得了,这玩意喝一口少一口,你就别想了。”这俩人完全没了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样子,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模样。

  “还真得谢谢叶兄,”胖子一想不对劲,赶紧改口道:“哦不,赵兄。”

  叶秋叹了口气道:“还是叫我叶秋吧,那个姓赵的已经死了。”

  查文斌笑了,他一边从包里往外掏一些做法事用的东西,一边说道:“想明白了,挺好。”

  叶秋问道:“你这是?”

  “捉鬼。”“要我帮忙嘛?”“你也会?”“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