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道门往事 > 第一百章:空棺

第一百章:空棺

  墨斗,黄豆,五色旗,这里没有法坛,没有贡品,谁也不知道面对的会是什么。

  墨斗把那棺材横竖用线弹成了网格状,这就叫做天罗地网,防的是棺材里头突然起尸。五色旗,分别是黑、白、青、红、黄,乃是由四象五行演变而成。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四灵四象,各守一方,黄旗在手,阴阳我有!”翻身将那黄色旗子正插于脚下,四面其它小旗各在棺椁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每个角落里又都撒了一把黄豆,黄豆之上各压了一张符纸,符纸之上再放一枚铜钱,铜钱眼里再放一粒沾了自己血的糯米,是为一环套一环,缺一不可。

  拔剑,贴符,一气呵成,手指贴着剑身那么轻轻一抹,七星剑顿时像是有了回应微微一颤。

  举剑,那查文斌将剑从自己面前竖起横过左侧,左手一翻,也不知道是他夹了什么,一阵火花闪起贴着那剑身一抖“噌”得就将前端的符纸给烧着了。

  花剑,剑舞如花,脚踏天罡,左右交替来回,剑锋横扫四面,再立起,口中念道:“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暗即暗;三十三天神在吾法之下,使东即东,使西即西,使南即南,使北即北;从吾封侯,不从吾令者斩首!”

  喝完自后,向前三步,恰好走在那棺木之处,将那七星剑猛得扎进了棺前泥土,“嗤”得一声响,一阵青烟从土中升起,就好似是把烧着的木头伸进了水里。

  再后撤两步,从怀里掏出一符往胖子胸口一贴,再又迅速按住胖子太阳两穴,口中念道:“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然后再又突然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朝着胖子脑门按了下去,待胖子还未反应过来,又立刻绕到他身后,猛得把胖子往前一推喝到:“侍卫开棺!”

  胖子哪里有反应过来,回过头结结巴巴的问道:“开……开棺?”

  查文斌那表情可不像是开玩笑,一改往日严肃,就连胖子都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他厉声道:“开!”

  “咔”得一身,工兵铲狠狠的撬了进去,胖子那力气往下一压,就是泰山压顶,“咵”得一声响,那棺材盖就往上起了。胖子抄起右脚狠狠踹了上去,那棺材盖硬是往后倒飞了几米,一股异香顿时扑面而来,丝毫没有尸臭的味道。

  胖子回头说道:“奇了怪了,好香,查爷,里头还有一棺材,是套棺。”“等等。”说完胖子弯腰往棺材里头一伸头,转眼就抱了一个小臂长的盒子出来了,他喜滋滋的说道:“搁在棺材上的,八成是随葬品。”

  “放下!”查文斌喝道。

  胖子双手一松,“啪”得一声,那小盒子落地便摔开了,一只土陶瓶子“滴溜溜”得滚了出来。那瓶子不过也就和酒瓶子差不多大小,模样普通,恰好就滚落到了查文斌的脚边。

  查文斌一脚踩住,附身下去一瞧,那瓶口处用了一团黄泥混合着稻壳之类的东西封着口,真有几分酒坛子的味道。

  “好东西啊。”胖子搓着手嘿嘿笑道。

  查文斌一边往那坛子上贴符,一边说道:“骨灰坛,你要觉得好可以拿回家抱着睡觉。八成就是这东西在捣鬼,我刚开了天眼,只看到你手上拿着一碰黑乎乎的东西,要是开了就麻烦大了。”

  他单手抛给胖子道:“封住了,带回去找个地方埋了,接着开。”

  胖子哦了一声低头一想不对啊,这棺材上可没弹格子线,于是问道:“查爷,能开不?没天罗地网。”

  “能,真要有事,天罗地网也拦不住它,弹过一层就好,不用层层加固。”说罢他走了过去往里面那口套棺上撒了一把糯米道:“百秽藏九地,诸魔伏骞林;天花散法雨,法鼓振迷层,冤孽、仇恨、杀戮皆散。尘归尘、土归土,破棺不见日,休得作鬼人。”

  “这就完了?”

  随手他从那棺材盖上抓了一把糯米回来,放在掌心,三个一堆、三个一堆的一一分开,又掐指了算了一下道:“开吧,我站在你旁边看着,煞气不重,应该没事。”

  胖子用脚抵住那箱子,就跟开啤酒瓶盖子似得,拿那工兵铲往上一顶,“嘭”得清脆一声响,那棺材盖板顺势就被打开,这里面还有一层棺材,这是在查文斌的意料之中的。

  第一层的套棺是红色花纹黒木,刚才胖子打开的那层套棺则是黑色花纹红色底漆。按理来说,这种套棺会有三层,眼前这口红底金色的棺材应该就是主棺了,长约两米,宽半米,前宽后窄,和常见的棺材造型款式都很接近。

  这口棺材要说特别的地方大概就那副描金的画,这幅画给查文斌的第一印象是个人脸的图案。但这印象也仅仅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待他再次回过神来,又觉得那是一副平常的图案了。

  “查爷,咋了?”胖子问道。

  查文斌说道:“没咋,这就是主棺了,打开它。”

  “等等!”叶秋过来了,他瞄了一眼那棺材道:“能不动它嘛?”

  胖子把脖子一僵道:“不动,那你下来干嘛?”

  叶秋没有再多话,只是默默的退了回去,查文斌让胖子稍等,然后去找叶秋。

  “有事?”“没有。”“有就有吧。”“最好别开。”

  “给我个理由。”“没有理由。”

  查文斌对叶秋说道:“这一次,我不会再听你的直觉了,我的旗一根都没有动,我可以确保这里的安全。”

  “咔”得一声,棺材板被撬动的时候带起盖板上的一层灰也腾了起来,胖子有点聚精会神的过了头,眼珠子瞪得比牛的还大,刚好那阵灰就扑进了他的眼里。

  胖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模模糊糊的他依稀看见棺材里头躺着一个人,待等到他把眼里的灰尘清理的差不多再次睁眼的时候,棺材里却空无一物了。

  这是一口空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是在开玩笑嘛?最后就是这么个盒子?查文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胖子更是在那棺材里头摸了一个遍,空的就是空的,谁也料想不到是这个结局。

  查文斌瘫坐在地上,他看着四角的那些旗子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场法事难道就是做个那个小坛子里的东西看的嘛?

  “明明有陪葬却是个空冢,走吧。”查文斌自嘲的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闹这么大个动静,为啥?图个啥?”胖子指着手中那个坛子说道:“我真的不明白了这么好的棺材里头不睡非要蹲在这个小坛子里面,你啊你说是不是贱!”

  收拾完后,查文斌看见叶秋还在那发愣,他上去提醒道:“走吧,还想什么呢?”

  他开口道:“那口棺材不是墓主人的。”

  查文斌心里一颤,问道:“谁的?”

  “为我们准备的。”叶秋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的平静,就像是一位经历了半个世纪的老人一般,他接着说道:“这个坟,这个椁,都是为进来的人准备的。没有人躺在里面这里怎么能算是墓,不是墓那不过就是个壳子。”他侧过脸道:“我有些明白了,你是个道士,我问你,这世上是不是有阴阳之说?”

  “有,如果你信的话。”

  叶秋又问道:“那我且问你,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阴还是阳?”

  查文斌答道:“当然是阳,阳间是活人呆的地方。”

  “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一座空墓。”查文斌特地加了一个“空”字。

  “墓是给谁住的?”叶秋的问题直逼查文斌的脑门,听完这句,查文斌也有些明白了,他答道:“墓是死人住,死人呆的地方自然是阴间。但我们是活人进墓,自然看到的是活人的世界,所以,谢谢你提醒了我。”

  说罢他赶紧喊胖子道:“等等,来我身边做个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