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8章

  大比武的射击赛场没什么悬念,我参加的项目是跪姿两百米距离射击。排在前面的是去年冠军六团的刘一元连长,我被安排在最后一名出场。由于我们团长的保密工作做的极好,别的团根本不知道有我这号人的存在。

  看着刘一元几乎以样板动作完成了举枪、瞄准、射击的过程,“啪...啪...啪!”五枪打完。报靶员一举红旗:“四十六环!”这是在我上场前最好的成绩,旁人看来冠军又非他莫属了。

  刘一元回到队列时,我也是嘴欠,客气了几句:“你枪打的真准”。刘连长看了我这个无名小卒一眼:“再练几年你也打出我这样的成绩。”我翻了翻白眼,还没来得及还嘴,就被靶场巡视员喊了出来:“沈辣,出列!开始射击”

  我举起步枪,盯着枪靶开始出神,过程不重复,五枪过后,报靶员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好像都是惯例了),在靶场巡视员的催促下,报靶员犹犹豫豫喊了一声:“五十环”

  我后面的选手队列一阵嘈杂,成绩报上去后,主席台上也隐隐有小爆发的前兆。果不其然,台上走下了一队人,为首的一个我看着很眼熟,我们团长跟班似的站在他的身边,靠,中将军衔,是军区副司令!

  报靶员已经把靶子扛了过来,副司令亲自验看后,叫过我们团长小声说了了几句。几句话后,我们团长一脸笑呵呵的摸样也变成了苦笑。我支愣着耳朵听了几句,就模模糊糊地听见了“枪枪十环”“放在你们团白瞎了”几句话。

  终于,副司令对着我说话了:“你叫沈辣?小伙子枪打的不错,在部队好好干”瞅了一眼我还是列兵的军衔,皱了皱眉头说:“连士官都不是?”我们团长插了一句嘴解释道:“他是新兵,还没到晋升士官的年限”

  “那就破个例嘛。先晋升士官,再保送军校”副司令发话了。我心中一喜,看样子我是破了沈家上不了军校的魔咒了。没想到副司令又来了个吃了吐:“还是不行,小沈属于实战型人才,进军校学指挥就白瞎他这天赋了。”

  还没等我心凉,跟着下来的人群里有人说话了:“要不把他送我那去吧。我那门槛高,即埋没不了他的天赋,又能适当提升他的军衔。”我转脸看了一眼,一个少将正跟副司令微笑道。

  “不行”没想到副司令看着那个少将直摇头:“你又不是我们军区的,凭什么来捡这便宜?”少将呵呵一笑:“别这么说嘛,郑司令(我只知道他是军区副司令,还真不知道他贵姓),我来你们这儿不就是帮你挑选人才吗?再说,我知道你正在组建军区直属特务营,要不,我让我的人来你这,帮你培训半个月?”

  老中将眯缝着眼睛思量良久,似乎在盘算这笔买卖划不划得来。郑副司令身后有人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他听了呵呵一笑,,转身对少将说:“听说九月份,你那有一批人要退伍转业?先别着急退伍,让他们来我们军区再呆两年。到时候我给他们提上两级,再转业时对他们也有好处。你看看怎么样?”

  少将听了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犹豫:“没问题,他们就靠郑司令您费心了。”“费什么心?那叫双赢,双赢,呵呵”看样子郑副司令是捡了个大便宜。

  我在旁边没有插嘴的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转手了。射击比赛是大比武的最后一个项目,少将好像是怕郑副司令反悔,没有参加最后的公布成绩和颁奖大会,就急冲冲的带着我走了。再说一句题外话,那天我的射击成绩被取消了,刘一元连长蝉联了射击比赛的冠军。只是颁奖时,刘连长推说中暑,没有上台领奖。

  出了比赛场地,我被直接带到了飞机场。由于走得匆忙,我的私人物品都落在了团部,虽不值几个钱,但再置办也麻烦。本来还想请假回去拿,但是刚说出请假的理由,就被随行的一位中校拦下了:“你那些东西别要了,以后会给你补偿的。”

  五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下飞机时就发现,已经有三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停在飞机跑道上。“上车吧”少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这一路上,少将的电话就没断过(他的电话是军用波段,和民用波段不发生冲突,在飞机上也可以使用),那随行的几个人也是各忙各的,我根本插不上嘴。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我说话。

  四个小时的车程过后,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了?是不是出了首都了?难不成到了河北省境内?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汽车才开进了一座军营里。吃了点东西后,我迷迷糊糊的被安排进了营房睡了一夜。

  第二天睡醒后,我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室的主人是昨天随行少将的中校。中校说话前先拿出了一个信封:“这五千块钱是你落在原军区私人物品的补偿”

  五千!我心里一阵紧缩,接过信封时双手有些微微发抖。不是我没出息,只是长这么大,还没接触过这么多钱。当兵没几天,每月的津贴也就几百块钱,还不够自己花的。小时候过年,爷爷给了一百块压岁钱在我眼里就是一笔巨款了(在兜里暖和几天,我妈还得收回去)。

  后来跟了三叔这么多年,他虽然是副营长,每月的津贴也就那么几个,还要拿出一半寄回老家养我爷爷。三叔的家底就放在抽屉里,和我说了要用钱就拿,可平时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我俩常年吃食堂,除了偶尔改善一下生活外,就是给我买点衣服、鞋袜什么的,三叔就是那一身武警军服,穿惯了就不带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