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11章

  林向导叹了口气,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摸来摸去,却没掏出什么东西。这个动作看着熟悉,我微微一笑,掏出半盒‘军威’扔了给他:“老林,抽这个。”

  林向导接过烟盒,掏出了一根烟在鼻子底下闻了一下:“呵呵,军威,我们市面上可看不着这种烟”说完也不着急点上,抬手将香烟就夹在自己的耳朵上。将烟盒作势要扔回给我。

  “你拿着抽吧”我摆摆手:“这种烟是特供军队的,我那有的是”林向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客气了几句之后,把半盒烟放进口袋里。刘京生看他没有点烟,顺手掏出打火机递给他:“老林,点上吧”林向导把火机推了回去:“可不敢抽烟,现在是山火频发期,真着起来火可不得了。我们干护林警的有习惯,上山不带火。”

  林向导的步伐慢了下来,说到了正题:“刚才说的那个瀑布,这里的苗人叫它吃人潭。以前的不算,我在这里做了二十年的护林警,几乎每年都能在瀑布下面的水潭里打捞到死人。就我见到的死人能把水潭铺满。”

  “开玩笑吧,老林,这里深山老林的一共才多少人?哪死的了这么多人?”宋春雷一脸的不信。“春雷,你插什么嘴?别妨碍哥几个听神话故事,老林,后来怎么样了?”刘京生嬉皮笑脸的说道。

  林向导并不介意两人话里话外的奚落:“这些死人基本上都不是当地人,有的已经死了很长时间才从水潭里浮出来,当地苗人就算大旱都不敢去那里挑水,听见瀑布的声音就马上回头了。瀑布那里早就成了他们的禁地了。”“切...”宋春雷还要反驳,话还没出口就被老王呵斥回去了:“宋春雷你闭嘴!老林你别理他,接着说你的。”

  “去年我还亲眼看见水潭里捞出来个黄头发的外国人,当时还没有被水泡浮囊,眉目鼻眼看得真真的。当时市里的公安局和外事办都派人来了,查了三个月都没查出来他是从哪来的。最后被局里定性是外国游客在游玩时不幸落水身亡。”

  老王虽然不信邪,可也被说的半信半疑的:“死了那么多人,公安局就没查查?”“查了,哪敢不查?”林向导掰断了一根挡路的树枝:“查了多少次了,还从水警那里调来了水鬼(蛙人),反反复复在水潭里泡了半个多月,也没找到什么线索。最后就这么不了了之。”

  “那也得把这块地区封了吧,再有人淹死怎么办?”说话的是李炎。“十二年前就封了,瀑布周围都上了铁丝网,就这样还是年年有人死在水潭里。昨天才把铁丝网撤了,说是为了配合你们的什么任务。”

  李炎又说道:“你们公安局就没派个人在这儿守着?”“派了”林向导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就是我,我们局在铁丝网的唯一开口处设了岗亭,这十多年我一直在这儿守着。这里不是旅游区,除了偶尔有几个苗人外,鬼影子都看不见。”难怪,我看了林向导一眼,本来还以为你话少,敢情是这么多年给憋得,敢情你原本是个话痨啊。

  刚才听见他说年年都有人死在水潭里时,我脑子里就出现了几年前那张被水泡的惨白的那张大脸:“老林,你说这么多人是死在水潭里,到底是淹死的,还是怎么死的?”

  “我说辣子,你真信啊,当神话故事听听就行了,你还当着了”刘京生非常不满的看了我一眼,我嘴硬道:“我是批判性的信。”

  老王虽然半信半疑,但这次的行动事关重大,不敢有半点纰漏,转头对林向导说:“老林,那个瀑布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看,你带路吧”林向导不再坚持,叹了口气。向前走了几十米,拨开一米多高的杂草,露出了一条十分隐蔽的土路:“从这走吧,二十来分钟就能到。”

  我看出了不对:“老林,你不是说没什么人去瀑布那里吗?怎么会有条路?”林向导解释道:“这还是那次发现外国人的死尸时,市局,外联办,还有驻外办来了一大帮人踩出来的,年初的时候大旱,草还没长出来,这条土路就显眼了。”

  “走吧,去看看瀑布那的地形就回去。差不多也快到了埋伏的时间了”老王发话了,我们九个人跟着林向导顺着土路走了下去。老林看上去心不甘情不愿地,闷着头走在前面,原本敞开的话匣子又关上了。

  走得越近,瀑布的水流声就越来越大,这一路上没什么人说话,老王他们虽然不信是鬼神作祟,但看得出来,通过林向导刚才‘声情并茂’的讲述,已经让他们心里凉飕飕的。我就更别提了,距离瀑布越近,我的头就越疼,好像又一股力量要从天灵盖里冲出来。这感觉似成相识,想起来了,上次遇见水鬼的那次也是头疼了好久...

  “到了”林向导带我们走到了土路的尽头后,又穿过了一片一人多高的野艾蒿林。一座三四十米高的瀑布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水流从三十多米高的悬崖上直冲下来,落到下面足球场大小的水潭里。瀑布的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了一道彩虹。

  “这瀑布哪像死过人的?”这白痴话是宋春雷说的:“哪有什么浮...“他想说浮尸来着,可话说了一半整个人就僵住了。距离我们五十米外的浅滩上,有个‘东西’正在那漂着。

  不会这么巧吧。正在我们眼发直的时候。老王已经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队长到底还是队长,这胆量还真不是吹的。我们几个跟在他的后面。我感觉握枪的手上已经见了汗,头疼又加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