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13章

  我还待跟老王磨叽,宋春雷来了一句:“沈哥,要不你训练我试试吧。只要能让我打出百米移动靶九十环。你怎么训练我都成。”我和老王相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一边呆着去!”

  说实话,我并不适合干狙击手,狙击手要耐得住寂寞。一个人隐藏在角落里几天几夜,只为在一瞬间将目标置于死地,这都是家常便饭。而我只是枪打得准,骨子里却是个奈不住寂寞的人。心理素质较真正的狙击手,还差一里多地。好在现在身边还有老王,加上个愣头青宋春雷。在埋伏地点呆久了,也不觉得多闷。

  又过了几个小时,补给送的上来了。是部队特制的野外餐包和纯净水,就着凉水吃完冷饭后。老王开始排班了,趁目标还没来。我们三个轮流休息。老王第一个休息,我和宋春雷守岗。

  宋春雷是有名的十万个为什么,他参军不久,因为体能优异,被中队长看中进了我们中队。来我们猎隼资历尚浅,只是有点怵老王,现在老王睡着了,他终于能打开话匣子了:“沈哥,你枪怎么打得那么准?”“沈哥,听王队他们说,你第一次出任务就打四个人?”“他们说你用狙击枪从来不看瞄准镜的,是吗?”“沈哥,这儿太闷热了,要是明天毒贩子还不来,咱俩跟王队请个假,去瀑布那里凉快凉快?”

  “不行!”这一声不是我‘吼’出来的,他终于把老王给烦醒了:“宋春雷,你想都不要想!出任务时你还想私自外出,不想干了你...”

  还没等老王教训完,无线通讯器里传来了中队长的声音:“各小队注意,目标人物已经偷越过国境线,正向猎隼的位置走去,各小队要注意监视,配合猎隼的行动。”

  “不是说今晚没戏了吗?好好地,三更半夜的贩什么毒?”宋春雷嘟嘟囔囔的,我和老王都没理他。开始重新做好伪装,老王和宋春雷戴上了夜视仪。两个小时候后,守在一公里外犬牙小队传来情报;目标人物一行人已经通过了他们的埋伏地点,正向我们的位置走来。

  又过了十五分钟,山路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目标人物终于出现了。通过狙击枪的夜视瞄准镜我看的清清楚楚,这次来了有十一个人,莫特和卧底的胖子走在中间。除了他俩之外,每个马仔身上都斜挎着一个帆布袋,看帆布袋突起的部位,应该就是AK47之类的武器了。

  “王队”耳机里传来了刘京生的声音:“十个人,看架势都不像是职业军人出身的,没难度”老王回答道:“别大意,再阴沟里翻了船,小心跟着,见着他们的藏毒地点就一直接拿下”

  老王的话音刚落。莫特一行人就停住了脚步。开始还以为是他们发现了周围有人埋伏,我已经瞄准了莫特的大腿,只要形势不对马上就楼板机。没曾想做无间道的胖子站在路边,解开了皮带开始撒尿。这货嘴上还不闲着,边尿边和莫特说话,只是距离太远,听不清他俩在说什么,似乎在埋怨这里的环境。莫特一脸的无奈,又不敢轻易得罪他,只能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胖子是卧底,我会百分之百以为他起码是和莫特平起平坐的毒枭。

  “他是不是前列腺不好?尿了这么长时间。”我小声嘀咕道。老王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动了”胖子提上了拉链,走到了莫特的身边,指着黑暗里的阴影说着什么,调门也越来越高。我听了个大概,他是在埋怨这么久还没到藏毒的‘仓库’,认为莫特是在故意绕圈子拖延时间。莫特也不解释,走到了一片灌木丛中,拨开了挡路的杂草,露出了一条小路。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条小路几个小时前我才见过,正是通向瀑布‘死人潭’的那条路...胖子跟在莫特的后面走了进去,嘴里还在埋怨:“还有多久能到?别老说一会就到。看这一路上把孙爷折腾的。”这句话在我的心里像打了一个闪电。我喃喃说道:“我知道他们把毒品藏在哪了?”耳机里八个声音同时说道:“哪?”我反问一句:“孙悟空在哪做了齐天大圣美猴王?”老王有点急了:“快说,别卖关子”“花果山.水帘洞....”

  那条山路一马平川,除了杂草高一点之外,没有什么可供隐藏的障碍物。为了避免目标等人发现我们,又过了五、六分钟后,我们小队的人马聚齐,才开始慢慢沿着山路走了下去。

  这一路走得仔细小心,并没有发现莫特一行人有从山路走出去的迹象。一直走到了瀑布边缘野艾蒿林的位置。自打进了瀑布的范围,我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疼起来。不过这时已经顾不上了,只盼着早点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观察了瀑布范围内所有可以藏人的地点。确定安全后,我们全队人才走到‘死人潭’的近前。

  今晚恰逢满月,透过月光看瀑布和水潭,一片死灰色。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老王的脸色比水潭也强不到哪去,他把宝都押我身上了,真要是把莫特一伙人跟丢了,我们全小队的人就不是记一、两次大过可以解决的了。

  “辣子,你到底有把握吗?”“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心里也不是很有底。现在说别的已经没用了。我把狙击步枪简单做了防水处理后,和老王进了水潭,剩下的人跟在后面。慢慢地向瀑布游去。

  瀑布的水流打在身上比想象的疼,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我在瀑布的内侧山体上发现了两排用于攀爬的巨型钢钉,由于被瀑布挡着,在瀑布外侧根本没法发现。这些钢钉还做了防滑处理。老王指着宋春雷“春雷,上去看看”。

  宋春雷军龄虽小,却是我们当中最灵活的一个。两分多钟后他爬了下来:“王队,让沈哥说中了,上面有个山洞”“看见莫特一伙人了吗?”“没有,不过洞口有人经过的痕迹,像是故意留下来的”“那就差不多了,上去吧,都小心点”老王发话了。

  踩着钢钉爬了十来米就看见了宋春雷说的山洞,入口是个一人多高的缝隙。我跨进山洞的一瞬间,就感到脑袋里一阵剧痛,像是有股气流从天灵盖里窜了出去。疼得我瞬间失去了意识。两眼一黑,差点就要从洞口掉下去。幸好后面上来的的王东辉推了我一把,把我直接推进了洞口。

  进了山洞后,我又恢复了意识,头痛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睁开眼睛看周围的景象清晰无比(我没带夜视仪),没有半点黑夜里看东西的感觉。这感觉出奇的好。老王到我跟前做了个手势,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摆摆手,示意我很好,刚才只是不小心滑了一下。老王咧嘴做了个笑的摸样,伸手向我虚劈了一下,这是在说,回去会好好‘训练’我...

  全队进山洞以后,老王一个手势,我们分成两队,沿着洞壁的两侧潜了进去。我的眼睛越来越适应黑暗的环境,索性关了狙击步枪的夜视瞄准器。

  山洞内部是葫芦形,越往里走越空间大,就好像没有尽头似的。山才多大?被山洞蛀空了?走了二十来分钟还没看到尽头,更别说莫特、胖子那十几个人的行踪了。“md,这条路到底有没有尽头?”老王终于忍不住开始用明语了,只是声音压低了很多。

  “老王,前面有人”走在最前面的刘京生有了发现,压低了声音说道。全队人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枪口对准前方二十米左右的人影。不像是活的,我看的清楚,是五六个人跪在地上,背对著我们,看他们身形很瘦小,而且头垂的很低,一动不动的,没有一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