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15章

  “辣子,你没事吧?看见什么了?”老王以为我找到了暗门。我努力地调整了一下心态:“没事,刚才眼花了,被...你的影子吓了一跳”说完我装作没事人一般,再看‘人脸’时,墙上已经空空荡荡,哪还有什么‘人脸’?

  老王没好气的说“我说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还以为你真看见什么‘东西’了”说完不再理会我,他们几个在李炎拾到烟头的附近转开了圈。

  我突然有了个念头;刚才的‘人脸’不像是鬼魂之类的灵体。怎么说我也有点经验,刚才我俩对脸时,‘他’没有任何表情,不像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东西’表情那么纠结。这个‘人脸’就像一个标志、路标...

  路标!我反应过来了。这次没敢惊动老王,我自己先试了试。回想刚才的动作,把手放在墙上,脸稍微贴的近一点。果然,一个‘人脸’泛着绿光又出现在我的脸前:“王队....”老王回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耐烦:“又怎么了?”

  “没事”(他还是看不见),我努力地做了个笑的摸样:“就是问问您找着暗门了没有”“废话!你不会自己看吗?找着了还能在这瞎转悠?”“那您辛苦了”“有毛病吧你...”

  ‘人脸’还是只有我能看见,八成‘它’就是‘开门’的机关了,不过这个‘门’得怎么开呢?嗯?‘它’眼睛和脸上其他部位有点不一样,脸是绿的,眼睛却是空洞洞,虽然眼眶下有两道血痕,但还是显得不太合拍。

  我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伸出两根手指对准‘人脸’的眼睛插了下去。我的手指没有任何阻挡,顺着‘人脸’的眼窝直接伸进了墙内。光滑如玻璃一般的墙体以我手指的位置起了一片涟漪,就像平静的湖面上投进了两颗石子,荡起层层波浪。

  我擦,这还算是墙吗?我急忙将手指拔了出来,在手指出墙体的一霎那,那面墙开始缓缓的向下沉。我反应不算慢,第一时间找了个掩体隐藏了起来,枪口对着墙对面的方向。老王一弯腰,窜到了我身边:“你怎么弄的?”“你以为是我弄的?”我一脸的‘无辜’相:“我还纳闷呢,突然整面墙都下沉了,还以为是你们干的”“真的?”老王一脸狐疑。我转移了话题:“别那么多话了,小心墙那边吧。”

  那面墙终于完全落下,里面并没有想象的成箱成箱的毒品和正在交易的莫特、胖子等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们七个人愣住了,刘京生说了一句“玛德,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喃喃道:“地狱..."

  墙的另一面是一座大殿,正前方是个水池,一池子黑褐色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在缓缓流动。大殿中央堆放着用人头搭建的高塔。墙壁上描绘着几乎人世间所有的极刑:有扒皮抽筋的,有千刀万剐的,还有五马分尸的...。大殿的尽头并排坐着两具干尸,和刚才看见的不同,这两具干尸全须全影,零件齐全。各自身上穿裹着白色的长袍,两具干尸做着相同的动作,双手向天,好像在向苍天祈求什么。大殿周围摆放着几十个长明灯,长明灯已经被人点着,绿色的灯苗上下窜动,看得人心惊肉跳。

  当时的场面静悄悄的,静的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嘭嘭直跳。过了半分多钟,老王先说话了:“这儿八成是个古墓,和我们没关系,以后留给考古的研究吧。别傻站着了,干活吧,看看目标人物从哪走得”说完第一个走进了大殿,我们随后也进了大殿,四处检查有没有莫特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

  当脚踏进大殿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距离那两具干尸越近,这感觉越强烈。玛德,八成是被那‘东西’盯上了,上次差点被水鬼附身后,三叔带我回家见了那个秃老道,老道士给了我应急的办法。要是在遇到类似的情况,第一时间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千万不要惊慌失措,更不要给出你能看见他的信号。然后找个男人扎堆的地方呆着(借阳气抵挡阴魂),最后一招,骂大街,什么难听骂什么,祖宗奶奶叉叉点点的全带上,鬼怕恶人,有时候这招最管用。

  我快走几步到了老王的身后。周围是宋春雷、刘京生他们,清了一下嗓音,我开骂道:“骂那隔壁的!这帮毒贩子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缺德!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玩意儿。要是我抓住了那几个毒贩子,老子就亲手把他们的肚子豁开,把他们的肠子掏出来,套在他们的脖子上这么一绞。奶奶个熊的!这不算完,还得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就照张云伟旁边的人头塔样子,也搭个人头塔...”

  “沈辣!你吓唬我有意思吗?”张云伟站在人头塔前,正准备硬着头皮沿人头塔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跨了第一步就听见肠子、砍头、人头塔什么的。当时腿肚子就有点转筋,把跨出去的那一步收了回来。对我大叫道。

  “沈辣,你抽什么疯!你还能把他们骂出来?在打草惊蛇...”老王话刚说了一半,就听见大殿的尽头先是一阵枪响,紧接着“嘣!”的一声,一面墙体倒塌,七八个人从倒塌的窟窿里跑了出来:“鬼!有鬼!有鬼!”跑在最前面的正是做无间道的胖子,差他一个身位是我们找了半天的莫特,后面乱七八糟的跟着几个马仔。我第一个念头:真是被我骂出来的?

  “站那儿别动,你们被包围了,谁动就打死谁!”我们举起枪口,做好了开枪的准备。没想到,这群毒贩子出奇的配合,莫特扔了手中的枪,先是主动跑过来,伸出双手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抓我吧,只要能带我出去,怎么样都行!”边说边向身后的窟窿看去,他手下的马仔也都被缴了械,戴上了手铐,蹲在地上。

  胖子踅摸了一圈,找着了军衔最高的老王:“我是...”老王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是谁,辛苦你了”胖子并不领情,几乎吼叫道:“别瞎客气了,快点离开这儿。这儿她妈有鬼!”

  胖子话音刚落,脸色就变了,手指着大殿出口的方向哆嗦着。老王回头一看,原本已经落下的墙又重新升回了原地。

  胖子反应过来,冲到莫特身边,揪住他的领子:“还有别的路吗?”“出不去了,都要死在这儿了”莫特脸色死灰,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