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17章

  看着惊魂未定的莫特及其马仔,胖子开始犹豫起来。我在一旁开始煽风点火:“暗室里面的干尸很可能是老林派人假装的,他是在图谋莫特藏在这里的毒品。你想想看,一吨多的白面儿,就算把好莱坞的顶级特效团队找来布个局都是毛毛雨啦。”其实最后这句话我自己都不信,无缘无故重新开了天眼,在大殿里突然有了被‘人’盯上的感觉,要说没有那种‘东西’,打死我都不信。只是为了快点从这个鬼地方出去,逼得我开始胡说八道了。

  胖子的心眼开始活泛了,眨巴眨巴他的小绿豆眼思量良久后,他开了一个条件:“我最后一个进去”“行!没问题”老王一口答应,将刚才收缴莫特的伯莱塔手枪递给胖子:“用这个没问题吧?”“凑合着用吧”胖子推出弹夹检查了一遍。觉得心里还是不太有底:“不能给我一把自动步枪吗?不要你们手上的,AK47就行。”

  老王不知道胖子的深浅,真要是给了他AK47,一旦发生了突发情况,没被暗室里面的‘东西’伤着,再被胖子伤着了就太冤了:“你在最后用不着冲锋枪,有把手枪壮胆儿就足够了。”胖子倒也没有强求。

  老王最后向莫特询问了暗室里通道的准确位置。我们四人以战术队形向暗室倒塌的洞口慢慢走去,胖子离我们老远,这胖货做好了准备,情形不对就马上回头。

  我们四人隐蔽在倒塌洞口的两侧,可以隐约看见里面有莫特留下的火把,火苗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更显得里面阴森恐怖。只可惜火把的光亮不足以让我们看清室内的全貌。

  老王向刘京生做了个手势,刘京生点了点头。回手在军用背包里掏出一个战术手电,对着洞口扔了进去。老刘使了暗劲,手电在空中不停的打转。

  在手电扔进室内的同时,我们四人从不同位置冲了进去。顺着手电旋转的光亮看去,直至手电落地,并没见胖子和莫特口中的什么干尸。只是在地上发现了四个马仔的尸体,和堆在地上成箱成箱的毒品。

  胖子在外面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咋着胆子把头伸了进来。确定安全后,才小心翼翼的进来:“呃?那几个怪物呢?”

  “有个屁怪物,地方就这么大,要是怪物它们还能飞了?”宋二愣子是坚决的无神论者,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封建迷信的机会。

  “宋春雷,你少说几句,先找出口,出去了再说”老王说完带头走到角落里,按照莫特教的方法打开了暗门。

  老王刚打开暗门,一张精瘦的人脸抻了进来,一张嘴,露出一排还沾着人血的尖牙,口中呜哩呜吐不知在喊些什么,对着老王冲了过来。

  我擦,在门后面!

  眼看着瘦巴巴的‘人’脸伸过来,老王的反应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反手将门摔在瘦‘人’的脸上,将他暂时挡了一下。同时向后连退几步。胖子后面见势不妙,举起手枪就要打,刘京生怕他误伤老王,一把拦住他:“你先出去躲起来,现在用不着你。"

  用不着老王下命令,我、宋二愣子和刘京生已经对准了门外的‘人’,看到老王退到了安全的位置,我们三个几乎同一时间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哒...”三把枪九十发子弹将那道暗门瞬间打烂,可惜对瘦‘人’没什么效果,它只是被子弹的冲击力打得倒退了几步。一梭子子弹转瞬间打完。枪声一停它又晃悠悠的走过来。

  “打它头!”老王几乎吼出来的,。他手上没闲着,一搂火,97突击步枪的枪口吐出一串火舌。一时之间,,瘦‘人’脸上火花四射。这次射击有了效果,瘦‘人’口中发出了哀嚎的声音,伸出胳膊,把脸埋在里面,看得出来,老王这一梭子打得它‘很疼’
  “你们三个摆姿势啊!朝他脑袋招呼!”老王大声吼叫道。

  “老大,你催命啊!换子弹呐!”刘京生和宋二愣子比我先半拍换好了弹夹,对着瘦‘人’的脑袋开了火,只是目标有胳膊当着,很难有什么效果。

  “看准了再打!”老王话音落时我也换好了弹夹,一拉枪拴,对准瘦‘人‘胳膊的缝隙就是一个长点射。五、六发子弹打在它额头的同一个点上。“嗷....!”瘦’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一条黑色的血流顺着它的额头流了下来。

  有效果!我将扳机一搂到底,子弹沿着一条直线打在瘦‘人‘额头的伤口上,‘嘭!’的一声,就类似西瓜从高空中摔到地上所发出的声响,瘦‘人’的脑袋被打的爆开。身子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它脑袋里的黑色汁液向四处溅去。有几滴溅在老王的脸上,“呲”的一声,老王脸上冒起了一阵青烟,转眼间,竟将他脸上的一片皮肉生生燎去,已经露出的红肉渗出红黄色地脓血,散发出一股类似鱼腥的气味,伤口开始慢慢向外扩张,还有向肉里侵蚀的趋势。

  老王痛的浑身直颤,咬住了牙才没叫出来。宋二愣子掏出医用绷带要替他擦拭,被我一把拦住:“别擦,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能一擦一大片”“那怎么办?看着王队疼死?”宋春雷不愧是二愣子,愣起来的时候说话都冲的要命。“用水冲!”刘京生瞪了他一眼,拿出军用水壶对着老王的伤口开始冲洗。

  一壶水倒下去后,脓血被冲掉,老王脸上的伤口也不再扩大,开始流出红色的鲜血。只是脸颊伤口已经被腐蚀了个大洞,从侧面都能看见老王的牙齿。

  我和宋二愣子将老王的伤口包扎好,老王说话已经不太利索:“鸡西狗”“什么狗?”我没听明白。“鸡西狗!”老王重复了一遍,刘京生听明白了:“继续走”

  这次换了刘京生打头阵,顺着暗道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大殿的方向响起一阵枪声:“哒哒哒哒哒....”我们四个没有丝毫犹豫,后队变前队冲向大殿,冲在第一个的是老王。

  莫特那几个毒贩子造反了?虽然大殿里我们的人只有张云伟他们三个,不过就凭莫特那几块料也不够看啊。

  老王先反应过来,顾不得脸颊的剧痛,隔着墙口齿不清大喊道:“抄透打(朝头打)!”,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大殿里还有两具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