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21章

  胖子捂着鼻子说:“就这还叫生门?妈的,刚出虎穴,又到龙潭....”还想再说什么,只是看众人都瞪着他,只能悻悻作罢。

  “王队,你看那”张云伟的战术手电照着不远处地面的某个长条物体。老王顺着手电的光亮看去,是一只老式步枪,枪声的金属部分已经全部生锈,枪托部分几乎完全腐烂。从外形上判断,不是民国时代的‘中正’式步枪,就是小日本的三八大盖。

  “这也有”李炎用匕首挑起来一个黑漆漆的锈疙瘩,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是传说中的‘王八盖子’—小日本的南部十四式手枪。

  越往前走,发现的东西就越来越多,有崭新的防水指南针,已经锈成铁棍的大刀片子。一个倒在地上的骷髅架子怀里抱着一个看风水用的罗盘。甚至还发现三具外国人的尸体,这三人死的时间并不长,从体貌特征能看出高加索人特有的金发,和白色人种的体质。

  三人身边不远处分别有两支已经打空子弹的AK47步枪和一支雷鸣登散弹枪。检查三人遗物时,没找到他们的身份证明,却在背包里找到了一捆**和五公斤塑型炸药。**和炸药被防水袋包裹着,保存的非常好。剩下的就是类似工兵铲,攀岩绳索和矿工头盔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口袋里还有八千多美金。

  老王愤愤说道:“那个王八蛋老林到底骗了多少人进来?”白发男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刘京生说道:“老王,炸药和**扔着可惜了,带上吧,或许路上能用上。”

  老王点了点头,转头对我说:“辣子,你把炸药和**带上”还没等我回答,胖子抢先走过去,边走边说:“我来拿吧,你们手拿肩扛也有二、三十斤。这点东西还是我带着吧。”

  我正奇怪这胖货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心,直到看见他拿起炸药的同时,顺手将雷明顿散弹枪背在身后,又以极快的手法把那几千美金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再往前走到了水潭的边缘,这是个地下溶洞,头顶上鳞次栉比垂吊着百十来颗钟乳石,有几颗石尖已经伸进了水面。潭水黑漆漆的深不见底,要是平常我们几个人渡水游过去也不算什么难事,可是现在抛开那几个马仔不算,光想想还有至少三个活尸不知道藏在哪里,一旦在水里遇上,我们几个怕是够呛。

  老王走到白发男子的身边:“老哥,再怎么走?”没等白发男子说话,站在后面的一个马仔抢先说道了:“报告,我知道,这个算不算立功表现”这家伙算聪明得了,他参与了超过一吨毒品的走私活动。现在主犯死了,等审判时难免不会把他们几个从犯从重判罚,搞不好还要拉出去打个靶。现在争取个立功表现,最起码还能判个无期。老死在监狱里也比被打靶强。

  “嗯?你知道?”老王看了他一眼,这样的事他见得多了:“想说就说,不说就罪加一等”

  “我说我说”马仔不敢浪费这个机会:“以前我跟莫特来过几次,出了这片水潭就能出去了”“废话”老王骂了一句:“就是不知道怎么过这片水潭,游过去?”

  马仔没有回答,直接跑到岸边不远处的两个土包旁边。将两块篷布掀起,露出了两条舢板。舢板上面竟然装着马达和螺旋桨。这两条小舢板倒扣在岸边,盖上伪装用的篷布,远处看上去和土包没什么两样。

  看见出去的希望,大家悬着的心稍稍安稳一点。老王安排人把两条舢板拖进了水里。舢板并不大,但一条船装十个八个人还是富富有余。我们十来个人分成两组,船终于开动了,只是因为要避开纵横林立的钟乳石笋,行驶的速度很慢。

  “终于能离开这鬼地方了...妈的,这趟活干的....以后睡觉得做恶梦了…..”胖子上了船就显得更加兴奋,没人理他就开始自言自语。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我前面的白发男子。这哥们儿紧皱眉头一言不发,似乎有什么事没有相同。我和老王试探了多次,还问了关于在大殿里,金色骷髅头的事,他总算回了一句话:“不管你们的事“

  “王队,你看水里有鱼”对面舢板上宋二愣子用战术手电照着水面嚷嚷道。顺着手电的光柱看去。舢板周围出现了好几群游动的影子。正围着舢板游来游去,看起来好像有鱼群在迁徙。

  “嗯?这是什么鱼?怎么看着那么别扭”胖子坐在边上,看见有几条鱼游得近了,又不怎么怕人,便伸手向鱼群抓去。

  “别动它!”白发男子突然伸手挡住了胖子。“你什么意思?几条鱼而已,又不是你家养的”胖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

  白发男子也不理他,伸手在船边虚画了一个圈,食指在圈中心猛地一点,水中跳起一条怪鱼,在胖子的眼前凭空跃过虚圈,重新坠落水里。

  胖子看的清清楚楚,怪鱼身上长的不是鱼鳞,而是一片一片的羽毛。这还不算,鱼嘴里横七竖八的长满了獠牙,还有半根人手指挂在鱼牙上....

  “这也叫他妈的鱼?....鸟鱼!”胖子瞪着眼睛向着怪鱼落水的方向发呆。同船的其他人也都看傻了眼。白发男子右手晃了晃,看他的手势是将刚才画的虚线擦拭了。

  这还算是人吗?子弹都很难打死的活尸,他说弄死就弄死。他对活尸的态度,就像活尸对我们的态度,追得满哪跑不算,还连打带骗的,最后还把脑袋掰了下来。现在又随便画个圈圈,就有长着羽毛和一嘴獠牙的….鸟鱼跳进去。说他是平常老百姓有人信吗?

  李炎掏出根香烟递给白发男子:“好本事。我真是大开眼界,你这手我都没听说过,不过话说回来,这长羽毛的是什么鱼?”

  白发男子摆摆手,将香烟推了回去:“这种鱼叫赢鱼,是邽山西岸的一种淡水鱼。这种赢鱼身生羽翼,叫声如同鸳鸯,离水即死。”

  胖子翻了翻白眼“切,离水即死?鱼可不是离水即死吗。不对,刚才那条赢鱼跳出水面,不就是离水了吗?怎么没看它死?”我叹了口气,拽了拽胖子的衣角,胖子一脸不耐烦的转过头:“干什么你?”我指了指水面,刚才活蹦乱跳跃出水面的那条赢鱼,已经翻了白肚,漂在水面上。

  胖子盯着那条死鱼喃喃道“你还真配合我,早不漂晚不漂,我一说话你就漂上来”

  船上没人理会胖子的自言自语。想起赢鱼跳出水面时,嘴里咬着根手指的样子,我忍着恶心问白发男子:“这种赢鱼不像是吃素的?长这么大个,不是食人鱼吧?。”

  白发男子看了我一眼:“在邽山时,赢鱼吃小鱼虾和水草,不过在这里...”他拉了个长音后说:“它们就只吃腐尸死人….”

  这话说得我一哆嗦,宋二愣子没听出来白发男子话里的意思:“为什么在这儿只能吃死人?”白发男子目无表情的说:“水里除了死人就没有别的东西”他这话一出口,两条船顿时上鸦雀无声。

  旁边舢板上的一个呆头呆脑的马仔趴在船板上,头几乎贴着水面,看着赢鱼跟在船后游来游去。正当他看的起劲地时候,一双惨白枯干的手,无声无息的伸出水面。没等马仔反应过来,那双手猛地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一把将他拖入水中。

  “什么鬼东西!”胖子举枪对着还漂着浪花的水面喊道。老王也看见了:“戒备!水里有东西!”

  刚才那一幕不是所有人都看见,同船剩下的几个马仔还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两只舢板周围的水面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有十几个黑影跃出水面,闪电一样跳上两只舢板。瘦小枯干的身材,满脸狰狞的相貌,妈的,不是活尸是什么!不是说只有三个活尸吗?现在加上水里的,三十个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