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24章

  说话的是一个高高胖胖的中年男子,和某个还在吐水的胖子不同,他一脸的慈眉善目,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天生一副笑摸样。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中队长没有理他,转身向警戒的哨兵骂道:“是谁放他进来的!什么人都放进来,不想干了是吧?...”

  来人就像没听见一样,笑眯眯的看着中队长,等到他骂过瘾之后,才从手提包中掏出一封文件递了过去:“张队长是吧?麻烦你签收一下。”

  中队长看了他一眼,接过了文件,边看边皱眉。看完之后眉头几乎皱成疙瘩。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将文件还给了来人:“不行!就算是大队长他亲自来说的都不行!我的人死在里面了,他们是怎么死的,我一定要亲自进去搞清楚!”

  中队长的反应在中年胖子意料之中,他点点头,似乎是在表达对中队长态度的某种认同。等中队长说完后,中年胖子靠前了几步,微笑着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们赵大队也是在执行命令,再说了...”说到这时,他压低了声音和中队长耳语了几句。我竖起了耳朵,愣是没听见他说的是什么。

  中队长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有点不正常,像极了我在大殿时第一次看见吴勉时的样子:“还真有你们这个部门。”说到这顿了一下,在说话时语气有点沮丧:“你们应该早点来的...”说完不再理会这个中年胖子,转身向几个小队长略显沮丧的说道:“收队了,这儿不归我们管了。”

  就这样,我们莫名其妙的收队了。在回程路过死人潭外围的野艾蒿林时,才发现还有七、八个和中年胖子一样打扮的人呆在那里、他们多少有点避讳我们,见到我们当兵的离开了,这几个人才陆续向死人潭走过去。

  回程路上,我和宋二愣子、李炎还有缉毒处的胖子四个人单独被安排在同一辆车上。其间胖子要求见缉毒处的领导,但是被拒绝。胖子也倒想得开,在车上吃完饭后,靠着椅背呼呼大睡起来。

  老王他们的牺牲,对我、宋二愣子和李炎三个幸存者来说打击相当大。这一路上,我们互相都没有说话,我想过眯一会,可是一闭上眼就想起老王背着我跑完十公里越野时气喘吁吁的样子。

  我们回到了部队的同时,上级下达了命令:所有参加此次任务的人员,不得私自议论行动的过程,违者按泄密论处。

  我和宋二愣子四人,被安排进了军区招待所的四个单人间。暂时限制了我们的活动范围,除了房间之外,我们哪都去不了。我们还好说,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的天职。有人按时送饭,伙食比在军营时好了很多,顿顿三荤一素,有鱼有肉。无聊时就打开有线电视看看里面的五十多个频道。

  可胖子就受不了这种‘待遇’了,不知道是不是他无间道当得久了,性格多少带一点草莽的痞气。经常能听见他和送饭的嚷嚷,。说他是警察不是军人,就算要说明情况,地点也不应该是部队招待所,这是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还吵吵着的要绝食抗议,可到了饭点,还是听见他嚷嚷:“不够吃的,再来一份...”

  五天之后,部队终于派人来了。来的是大队办公室一名性孙的干事。出乎我的意料,孙干事并没有问我在进大殿之后的详细经过。

  他只是高度评价了我们猎隼小队和贩毒分子英勇战斗的经过。王东辉队长以及其他几名战士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坚持战斗,最后和贩毒头子莫特同归于尽、壮烈牺牲。王东辉队长及其他几名牺牲战士追任为烈士。沈辣、宋春雷、李炎三人立二等功一次。同时三人的军衔提升一级。孙德胜同志(胖子)由缉毒处另行奖励。由于此次缉毒行动纳入保密范畴,所有参与行动者不得泄密。这就是最后结果,黑锅由死鬼莫特背了...

  事情看似已经结束了。我从沈中尉变成了沈上尉,已经比三叔退伍前高出一级了。高兴了还没有一个月,一天中午,我被叫到了大队办公室,接待我的还是那个孙干事,他告诉我一个消息:“沈辣同志,上级领导决定,让你提前退伍了。”

  我当场被石化。不带这么玩人的,我才刚当了几天上尉?晋升的第二天我就把消息告诉了我老家所有的亲戚。我爷爷当天就把全县的媒婆召集到他家里,已经开始张罗给我娶媳妇了。现在告诉他老人家,我提前退伍了,他气死前会先活活打死我的。

  一开始还以为,是被因为云南死人潭的事牵连了,可是看到李炎和宋二愣子没有任何要退伍的迹象。中队长给的解释是因为我除了射击之外的综合成绩都不理想(在及格线上下徘徊),经过大队开会研究,才决定让我提前退伍的。

  申诉未果,只能卷铺盖了。好在退伍时我的军衔在那摆着,就算转业时要降一级分配工作,我也能稳稳的混个科级干部了。

  到了退伍办,负责转业事务的郑主任异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他的过分热心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还一度认为能认识老郑这样的贵人是我上辈子积德的善报,直到几天以后我明白过来。哎,不说了,总之上辈子我没干过什么好事....

  “来我这儿就是到家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千万别客气”老郑看着我笑呵呵说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都退伍了还能有什么要求?郑主任,您知道我是上尉军衔退伍,最好能平级转入地方。嗯...还有几个小请求,我除了当兵不会干别的,要是进企事业单位就怕干不好给人添麻烦。要是能进政府机关就最好了,至于具体单位我不挑,公检法司什么的都行,工商税务我也能干。要是城管就算了...

  还有件小事,您知道我虽然不是首都人,可是我心系首都啊。您看能不能在附近找个单位安置我。郑主任,您也看出来我真的没什么要求,这些就行了。”

  说实话,我这些还是跟以前退伍地兵油子学的,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把条件提的高点没坏处,起码老郑还价时不好意思还得太狠。

  没想到郑主任听我说完后一阵哈哈大笑,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被气乐的,还一阵解释:“郑主任,其实去国企也行,只要待遇好点。在不在首都呆着也无所...”

  没等我说完,老郑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你误会了,我是笑事情太巧了。正好我手里还真有这么个单位,和你要求的差不了多少。”说着从抽屉里掏出一张文件纸递给我:“喏,首都的政府机关,主任级科员。”

  老郑递过来的是一张转业入职申请表,单位的名头是《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没听过啊,这单位是干嘛的?我在纸上找了一遍,也没看见单位的介绍。只是听见老郑一个劲儿的白活儿:“老弟啊,你来的也巧,我手里就这么一个名额。这样的单位平时打破头都进不去啊。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就不知道便宜谁了。怎么,还不签名?不满意?”

  “满意满意,郑主任您介绍的哪能不满意?”说不得,也顾不上细看了,赶忙在落款处签上我的大名。

  “不用给我了,你报到时直接拿去就行了,上面有地址。”看见我已经签好了名,老郑马上收起了笑容,换了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再说话时公式化十足:“好了,没什么事,你就可以走了。祝你在新的岗位上取得好成绩。”

  就这样,我离开了退伍办,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心里老是觉得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算了,不想它了,反正是捡了一个大便宜。不过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是没有丝毫线索。我几乎问遍了周围能接触到的所有人,就是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所以然来。

  我最后一次回到部队办转业手续时,遇到了中队长,他似乎对我提前退伍的事有点愧疚。见到我的表情很是不自然。我吃定了他这点,主动上前和他打了招呼,还拿出入职申请表,询问有关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底细。

  没曾想,他一听说是这个局,脸色顿时更变。仿佛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我,还一个劲儿地问我是不是主动要求去的?一时之间,我都有点拿不准了。怎么他就吓成这样了。可惜再问时,中队长死活不肯再说,最后他借故走了。

  我心里开始没底了。看中队长的反应,他是知道什么又不肯说。听说以前他被借调到中南海,临时当了几天内卫,也没看他有这样的反应。

  这到底是什么单位?不知道的没法说,知道的不敢说,有问题...我甚至想过要不放弃算了,但这个念头马上就打消了。首都的政府机关,还是主任级科员,放弃?我有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