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25章

  在首都郊区的一栋九层楼建筑前,我正盯着门前的铜匾的九个大字——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要不是入职申请表上有单位的地址,我想我都找不到这个什么什么调查局。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首都,就算是五环以外也是寸土寸金的,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空地,还孤零零的立着一栋楼。在楼下我拦住了一位大姐问路,她眼睁睁看着对面的牌匾,愣是告诉我:“什么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没听过。”

  进去还是离开,这是一个问题...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身后有一个似曾相似的声音响起:“哥们,你知道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在哪吗?”我一回头,就看见一张胖乎乎的大脸正对着我呲牙。

  “我草,你呀”胖子看见我有点小惊讶。我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我草,你呀,你说话能不能别带那么多零碎?”说完手指了指楼前的牌匾。胖子呵呵一笑:“口误口误,嗯,怎么这么巧,你也来报到?”

  我愣了一下:“什么叫我也来报到?这里还有你的事?你不是在缉毒处吗?”听了我这话,胖子一脸的纠结:“别提了,我他妈的调这儿了”

  原来胖子和我一样,回到缉毒处后升了一级,挂了个科长的头衔。科长的位子还没做热,几乎和是我退伍的同一天,胖子接到了调令,让他到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报到。

  虽然不是他乡遇故知,好歹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只是还有件事比较头痛,我问了胖子有关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事,可惜他也是两眼一抹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都到这儿了,还顾忌什么?死人潭咱们哥们儿都闯出来了,还在乎这个什么什么局?”胖子一脸的不在乎,拉上我就往里面走。

  这里和普通的办公单位没什么两样,只是现在是上午十点多一点,楼里竟然没有什么人,我和胖子在一楼转了一圈,一直到了二楼,才在电梯口看见一个人。

  这人体型高瘦,三十多不到四十的年纪,听说我们来报到后,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我和胖子。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难以捉摸:“来报到啊,去六楼局长办公室,找高局长。”

  报到不找人事部门,直接找局长?我还以为我没说清楚,又重复了一边。瘦高个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不是我说,你还要我说几遍?六楼,局长办公室!”说完不再理我们,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多说两句会死啊”胖子对着已经关上的电梯门嘀咕道。我拍拍他的肩膀:“走吧,和电梯费什么话。”

  局长办公室出了电梯口就能看见,门口还站着刚才遇到的瘦高个。他不会就是高局长吧?我心里嘀咕了一下,胖子貌似心直口快,几步走过去,先把手伸了过去:“您就是高局长?我是...”瘦高个一撇嘴:“不是我说,我像是有二百多斤的胖子吗?进去吧,高局长在等你们了。”

  没等胖子还嘴,办公室里有人说道:“是不是人来了?郝文明,你把他们带进来”瘦高个答应了一声后,对我和胖子递了个眼色:“进去吧,局长有情。”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局长’办公室,现在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房子大一点而已,装修的好一点而已,办公家具高档一点而已,室内的采光亮一点而已....

  这间办公室是个里外套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才算是真正的局长办公室。我和胖子跟着瘦高个进了里面的房间。一个比胖子还要胖一圈的中年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笑眯眯的看着我们。

  这个人我见过!一个多月前,就是他带着一张纸从中队长的手里接管了死人潭。对,还是这幅笑容,几句话就让中队长交出了地盘。

  等一下!我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个月前我刚见过他,一个月后我就‘被退伍了’,在退伍办又那么巧,正好有一份首都政府机关的主任科员工作再等着我。报到的第一天,又看见了当时在死人潭遇到的两个胖子。没这么巧吧?说这一切不是刻意安排好的,会有人信吗。

  和我的反应不同,我身边的胖子正歪着头看着办公桌后的‘胖子’,他一脸的狐疑像,想说话,却又欲言又止。这也难怪他,当初中年胖子在死人潭现身时,他正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水。对他的印象自然没有我这么深刻。

  走在我们前面的瘦高个说话了:“高局,他俩是来报到的,不是我说,这次该分到我们一室了吧?”

  中年胖子看了他一眼:“这是你操心的事吗?带人来了就不知道介绍一下?”

  瘦高个打了个哈哈,掌心向中年胖子一摆:“这位是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高亮局长,我们民调局不设副局长、书记之类的,在这一亩三分地,高局长说的算。”

  说完向我和胖子摆了摆手:“你们俩...自己说吧”“呵呵,不用了”高局长笑了笑,接着说道:“我们认识,一个多月前,我们见过的,是吧?”

  “哦...”胖子终于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去过死人潭”。高局长笑吟吟地看着我俩:“以前的事不用再提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坐着说话,抽烟吗?”说着从抽屉里掏出一盒没开封的香烟递给我。

  这是什么烟?红色的包装皮,没有任何的文字图标,只是在盒盖上打了个三角戳。我撕开包装纸,抽出一根香烟。嗯?这烟的过滤嘴怎么这么长,都快赶上香烟的长度了。终于看见了商标,两个字——熊猫...传说中的国宝。

  “分一半”胖子的胖脸已经凑过来了。我将手里的那根香烟递给了他:“拿去,省着点抽”说完顺手将烟盒揣进了口袋。

  高局长呵呵一笑,又拿出一盒烟扔给了胖子后,说到了正题:“废话不说了,我看过你们俩的档案,你们在原单位的表现都非常出色,相信在民调局里会有更好的发展。局里已经做了决定,沈辣和孙德胜你们两人被分配到调查一室工作,喏”他指了指瘦高个:“这位就是你们调查一室的主人,郝文明郝主任。好了,你们把工作合同签了,剩下的事由郝主任介绍吧。”

  什么意思?这就完了?我眯缝着眼睛瞟了胖子一眼。这货的眼神正有意无意的向我靠拢。靠他是不用指望了,靠自己吧。

  我咳嗦一声清清嗓子,然后微笑着对高胖子说道:“高局长,您也说了,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那么死人潭地水帘洞里到底是什么状况,,您讲给‘家人’听听,应该不是什么问题的吧?”胖子随声附和:“是啊,两位领导,都是一家人了,不能说两家话吧?”

  “当然不是问题”高胖子笑眯眯的眼神,让我感到隐隐不安。他接着说道:“不过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判断‘一家人’的标准的。”

  郝文明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皱巴巴的纸,铺在我和胖子的面前:“高局长的意思,是在这张工作合同上签了名字,我们才是一家人”俩人时间拿捏得刚刚好,配合的相当默契,给人一种专门练过的感觉。我瞅着这两张擦屁股都嫌硬的纸,心里嘀咕:你俩以前干过传销吗?到底坑了多少人?

  胖子拿起合同扫了几眼,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我靠!开玩笑吧,合同有效期是九十九年?”说完瞪大眼睛看着我。

  看我干嘛?你看错人啦。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转头对着胖瘦二人组苦笑道:“高局长、郝主任,我们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还真是一家人,能一起生活九十九年,长长久久,活到老干到老,还真是幸福。不过我们俩怕活不到合同期满....”

  “呵呵,小沈你真会说笑,九十九年的合同是什么?,铁饭碗嘛,现在这年头,谁还嫌合同期长?”高胖子接着说道:“我听说你们在滇人祭坛里看见和听见了一些异常的事情,不知道现在好点了没有?”

  没等我说话,胖子的脸上已经变了色:“你怎么知道?我开始还以为真是眼花耳鸣,没想到出来后又看见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近晚上天一黑我都不敢出门,上礼拜是七月十五,我都不敢开窗...”胖子说话的语调都有点发颤。

  “你说话是不是夸张了点,有没有那么厉害?”我看着胖子浮夸的表情说道。

  没想到高胖子把目光转到我的身上:“孙德胜(胖子)怎么能和你比?你天生就能看见那些‘东西’,早就习惯了,而他是最近才对那些‘东西’有反应的。”

  高胖子几句话说的我目瞪口呆,我开天眼的事对谁都没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高局长很满意我和胖子的反应,他微笑的看着我们俩:“你们进了民调局,我们才是一家人,不管是天生的,还是最近才有的烦恼,我们这些家人都会帮你们解决的。”

  我按笔不动,而胖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名字签在了合同的落款处。高局长看着他签好合同,转过头又看着我:“小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挠了挠头皮:“高局长,说句实话您别笑话。我出了学校就进了军营。对一些政府机关不是很了解。不太清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职能权限了。您能不能受累介绍一下?”

  “呵呵,小沈你有点意思。”高亮看着我笑道:“我们的工作职能和外人介绍起来多少有点难度,不过你和小孙都开了天眼,可以说已经接触到了民调局的工作范围。”说到这,高亮的笑容收敛了一些,脸上多了几分严肃的神情:“说白了,我们民调局的工作就是处理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例如在云南死人潭的事件....其实我们在云南见面的时候,你就多少猜到了一点,是吧,小沈?”

  “呵呵,进来看见您时才猜到的”我干笑了几声,有道是神鬼乱力、子不语。这儿不像是好人呆的地方,此地不宜久留:“高局长,我想我还是不太适合民调局的工作,耽误您的宝贵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我临走时客气了几句。

  高胖子的反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只是笑了笑,看样子我是否退出,他并不是很在意:“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找工作也是双向选择嘛。小沈,祝你找到更好的工作。”说完还起身和我握了握手。

  正当我觉得差不多了,准备走人的时候,高胖子很随意的拦住了我:“小沈,先别着急走,我突然想起件事有必要和你说一下。”

  “嗯?”我起身时一僵,有点不上不下。不明白他的意思。高胖子接着说道:“我听说你的天眼是与生俱来的,在你小时候还因为这个出过一些事。后来有人给你出了个主意,用黑狗血洗头遮天眼的,是吧”

  “您接着说,甭客气”派人去我老家探底了?你摸海底不用摸得这么彻底吧?高胖子看见我一脸的诧异,笑了笑又说道:“不过出主意的人是个二把刀。天眼至灵,而黑狗血是挡煞的,拿它来遮灵,唉...”

  高胖子苦笑着摇摇头,,接着又说道:“用黑狗血洗头看起来像遮住了天眼,其实只是污秽了天眼。时间一长,天眼还会重现。

  天眼每次重开时都会像磁场一样吸引周围的浮游灵气。如果运气要是不好,遇到水鬼夺身什么的也不稀奇。而且天眼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强,以后医院、墓地这类的地方是去不了啦,以后凡是七月十五、清明这类的阴节要千万记得,在家老实呆着,千万别开窗乱看,再吓着自己....咦?小沈,你的脸色不好,算了,是我说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连小时候我遇着水鬼的事都知道。不过这段时间见到的那些‘东西’的确多的邪乎。还寻思今天报到之后,就去市场买条黑狗回家洗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