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26章

  高胖子还在笑咪咪的看着我,郝文明走到我前面,看架势是要收起合同。我不再犹豫,一咬牙,一把抄起钢笔,签上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沈辣。

  “高局长,我想通了。我不如民调局,谁入民调局?”说罢将合同双手递到了高胖子的眼前。

  “要不你再考虑一下?千万别勉强”高胖子看我时,眼中的神情带着一丝玩味。

  “呵呵”我干笑一声:“还考虑什么,我都是民调局的人了。高局长,既然是一家人了,是不是可以帮我们解决烦恼了?”

  “解决烦恼嘛,很简单”高胖子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后说道:“有句老话你们应该听过,叫鬼怕恶人,事实上一般见鬼的都是老人、小孩和女人。他们的阳气弱,很容易被邪祟着道。如果是阳气很旺的人,凶煞恶鬼都要退避三舍。”

  “怎么算是阳气旺?童男子算不算?”胖子瞪大眼睛,一本正经的问道。

  “哦?看不出来啊。小孙你...还很纯情嘛”不光高胖子一付嬉皮笑脸的样子,就连旁边原本冷冰冰的郝文明,此刻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起来。

  胖子有点下不来台,脸色微红解释道:“我是替别人问的。那什么...我...不是”

  “明白,明白”高局长脸上的笑容更盛。“高局长,您这儿有纸笔吗?我想记录一下。”我处于人道主义,岔开了话题,给了胖子一个台阶。

  “这些不用记,干常了就知道了”高胖子又说道:“童男子也不能算是阳气旺的特征,判断阳气旺衰与否,主要是看当时的运道。人的运道分三衰六旺,当运道旺到极点时,体内的阳气也会很旺,这时可以说是百邪不侵。

  女人由于先天条件限制,注定了是阴盛阳衰,我们先不用考虑。小孩不到十六岁就到不了六旺的运道。而老人则是旺极必衰,运道基本是在走下坡路。至于壮年男子也不能说个个都是阳气旺,因为泄阳气的事情很多,发怒、流血、口出秽语、好色贪杯甚至感冒发烧都属于是泄阳气。更别说有的男子先天所限,阳气还不如一般的女人。”

  胖子一脸的无奈:“那就没剩几个阳气旺的了?”

  “你先让我把话说完。”高胖子瞅了孙胖子一眼,接续说道:“刚才说的是先天条件,还有方法可以弥补。比如说道家和佛家,他们修炼的法门基本上都是走至刚至阳的路子。更不用说还有一些驱鬼降妖的道具和法器。”

  我听着这话不太对:“高局长,您的意思是我们俩进了民调局之后,还得出家?老孙我不知道,我在家里是长房长孙,这事还得回家商量一下。”

  “你们俩一个毛病,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了?”高胖子郁结的说道:“算了,也不和你们详细的讲了,总之一句话,我们民调局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法子。好了,郝文明,你带他们走吧。”

  就这样,郝文明把我和孙胖子带到了楼下的调查一室。出了局长办公室,郝主任的话多了起来,完全和他刚才不言不语的形象判若两人。我还奇怪他怎么变得这么快,还没进一室就已经辣子、大圣的叫开了。

  调查一室是一个大通铺的格局。外面的大办公室摆着十来张办公桌。里面的小屋是郝文明的办公室。我粗看了一下,印象中的办公用具这里一应俱全,只是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

  “门口的那两张桌子归你们俩了。”郝文明指着两张办公桌说道:“我们一室加上你们俩正好十个人,不过他们大部分都被二室借走了,得过半个月才能回来。还剩一个人给你们介绍一下,破军,破军!人呢?”

  “这呢”声音是从我们身后传来的。我和胖子回头一看,一个两米多高的巨人从外面进来。

  来人二十多不到三十的年纪,虽然身材高大,动作却十分灵活。走到我身边时,我目测了一下,胖子不用说了,我一米七八的身高还到不了他的肩膀。这人见到郝文明说道:“郝头,五室的欧阳主任来电话,让你带着新人去他那领装备,他着急下班。”这几句话是一个调门下来的,没有任何的声调顿挫。

  “老左他着什么急?让他等会吧。来,我介绍一下”他一指大个子:“他叫濮军,我们这儿叫白了,叫成破军了。他比你们早来了几年,在民调局也算是老人了。”

  说完又冲着破军指向我和胖子:“他叫沈辣,旁边的胖子叫孙德胜。不是我说,你们俩的名字起得都没劲。干脆以后叫辣子、孙大圣得了。”

  我倒是无所谓,以前在部队也是这么叫的。孙胖子也是大大咧咧的一笑:“成啊,就是一个代号嘛。叫我孙胖子也没问题。”

  我们和破军客气了几句。郝文明又带我们出了调查一室,在民调局楼里转了一圈,一路上还是冷冷清清的没什么人。

  到了四楼,就看见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斜靠着一个半大老头,门前的牌子上写着——调查五室。

  半大老头看见我们就急了,就操着一嘴的陕西话,冲着郝文明嚷嚷道:“咦...你这瓜怂,可算来咧”郝文明白了半大老头一眼,回了他几句京片子:“老左,你丫着什么急,不是我说你,这儿才几点?”

  半大老头是真着急了,不再理会郝文明。从地上拿起两个带有密码锁的手提箱推到我和孙胖子面前:“你俩是新来的麽,甚事都不要说咧,这是民调局的装备,你俩先拿走,手续以后再办麽”说完都等不及电梯,直接冲下楼梯。

  我和胖子手捧着箱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半大老头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

  郝文明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八成他又淘着什么好东西了”说完拍拍我和胖子的肩膀:“给你们找个地方试试装备,顺便再给你们讲讲民调局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