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0章

  三个月有多长,真的是见仁见智了。有了几年特种兵生活的打底,民调局的特训对我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可对孙胖子来说,就相当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第一天刚到民调局,欧阳偏左就拿出两个信封交给了我和孙胖子:“一仍(人)一个,看看里面是甚么”孙胖子顺手就要撕信封,被欧阳偏左一巴掌打掉:“谁让你打开看咧?”孙胖子莫名其妙道:“不打开怎么看?”

  “废话,打开看还要你们作甚?用你们的第三只眼看麽。”

  “第三只眼?”孙胖子伸手向自己的屁股摸去。我在他后面轻踹了他一脚:“想什么呢?是天眼!你成天都在瞎想什么?”孙胖子有点急赤白脸了:“你才瞎想,我屁股有点痒,抓抓痒都不行?”

  欧阳偏左等不及了:“快点,看完还有别的,这一天都给你们排满咧”孙胖子一副愁眉苦脸,死了老爸的样子:“欧阳主任,给点提示吧。”

  这个测试我六岁时就玩过了,没有丝毫难度。盯着信封看了一会,里面的半张报纸就浮现在我的眼前:“冠希哥出事了!还有柏芝和娇娇。可惜了,还有马赛克,看不清啊。欧阳主任,还有半张报纸呢?”

  孙胖子瞪大眼睛看着我:“你能看见?是什么?”

  我将信封撕开,是今天首都晨报的半张娱乐版。孙胖子一把抢过去,看清了是当时轰动一时的‘艳照门’事件。

  “小沈你还不错,这么快就能看见咧。局里能超过你这速度的莫有几个。”欧阳偏左有个点笑摸样了,转头看孙胖子时又变了脸:“喂,胖子,你呢?”

  孙胖子盯着信封瞅了半天,脸憋得通红,欧阳偏左催了五、六次后,他才犹犹豫豫地说道:“是...辣子那张报纸的下半张?”

  欧阳偏左愣了一下,还是有点不相信:“不是小沈偷着告诉你的吧?”“怎么会?你就站在那,我们哪有机会说话?”孙胖子也撕开了信封,果然是我冠希哥和柏芝姐的后续。

  欧阳偏左走后,我才向孙胖子问道:“你猜的吧?”“废话!”孙胖子露出一脸狡猾的笑容:“一张报纸撕两半,一半在你的信封里,另一半能在哪?老左也是,猜迷都猜的那么幼稚。”

  猜信封成了每天必考的训练项目、我自然不在话下。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孙胖子每次都能猜中….

  之后的训练就单调了很多。身上绑了五公斤的沙袋围着地下的训练场跑五公里,这对我说真的不是问题。以前在部队时可是武装负重二十公斤越野,现在这些不过是小意思而已。可孙胖子就受不了了,他跑了不到一半就趴在地上吐起了白沫。不过,这个场景我怎么那么熟悉....

  “辣子,你背着他跑”郝文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训练场,指着像螃蟹一样的孙胖子说到。

  以前都是老王背我,现在要我被这个胖子,现在知道了一条真理,出来混就是要还的。看着孙胖子二百多斤的一推肉,我心里只打怵:“我为什么要背着他跑?”

  “就凭你们是队友,要相互协助。别废话了,快背着她跑吧!”郝文明伸出手向我和孙胖子一挥说道。

  我回到孙胖子身边,他已经强了一点,用衣袖擦了嘴角的白沫,眼巴巴的看着我。

  背是背不动他了,我只能把孙胖子架了起来,在他耳边问道:“你多少斤?”孙胖子有气无力地说:“二百六十斤”

  二百六?不止吧?后来我才知道体重秤最多只能达到二百六十斤....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想起了老王的那根胶皮棍。

  最让我莫名其妙的是训练场里还有一个八卦阵。

  那是几个镶嵌在角落的八卦形电子图案,八卦从里到外标志着四十九个数字。这些数字的排列顺序杂乱无章,又没有规律可循。

  欧阳偏左只是在每天早上猜信封时露了露面,之后就没了踪影。剩下的训练他抓了郝文明的壮丁,不知道郝文明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欧阳偏左一个电话,郝文明就阴着脸过来了。

  “喂,你们俩把鞋和袜子都脱了,站到八卦图那“老郝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看起来被欧阳偏左拉来还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虽然不知道他想干嘛,我和孙胖子还是将鞋袜脱了,站在了八卦图的旁边。

  老郝讲了游戏规则,很简单,把八卦图里的数字按顺序踩一遍。

  没等我和孙胖子高兴多久,一圈走完之后,老郝增加了难度:“再来一遍,这次要有点难度。”说罢他启动了开关,八卦图的一号灯里的灯泡开始闪烁,:“和刚才一样,不过要在灯灭之前踩上对应的数字。”

  “切,小儿科,不就是跳舞机嘛。我先来”孙胖子踩上一的同时,一号灯熄灭,二号灯开始闪烁。这个过程打概只有半秒钟,孙胖子刚抬腿还没等迈,二号灯熄灭,三号灯开始闪烁。

  这也太快了吧?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孙胖子已经倒在地上,浑身一抽一抽的,头发都竖了起来。怎么回事?他羊角疯犯了?

  还好孙胖子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他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对着老郝说道:“倒了血霉了,主任,漏电了,找人修修吧”

  没想到郝文明的回答差点让他吐血:“我忘了和你们说了。如果在灯灭前没有踩上对应数字的话,就会被一千伏的电流击中,孙大圣,你这是什么眼神?放心,只是瞬间击中而已,不会出人命的。不过有些事也很难说,如果被电流击中次数多了的话,难保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比方说面部肌肉痉挛什么的。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我说,辣子,该你上了。”

  你大爷的,怎么损的招你是跟谁学的?七十六号?

  我心中怒骂,脸上还不敢带出来:“郝主任,要不你先把开关关了?再让我们熟悉几天,我保证两个月后一次成功。”

  “这可不行”郝文明很坚决的否决了我的意见:“民调局新人都要过这一关,我刚才让你们熟悉一遍就已经算照顾你们了。再说了,大圣被电了一下,你开始走我就关开关,大圣得怎么想?这不是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吗?”

  孙胖子也在一旁附和道:“辣子,偶尔被电过一下,感觉也不错,就当电疗吧。”这王八蛋明显是独电电不如众电电。

  实在躲不了了,我只得咬牙站到了八卦图的前面。有了孙胖子刚才的遭遇打底,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加倍小心的踩上了八卦图的数字。虽然小心地不能再小心,可惜上得山多终遇虎,在十三转十四时,还是慢了一拍,一股电流从我的左脚心钻进,在五脏六腑内转了个够,最后从我的右脚心涌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