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1章

  吃完午饭,就开始了理论课。从孔老二为何说怪力乱神他不语,到道教教义。又从张角的太平清领书说到了张道陵的五斗米道(天师道)。

  教理论的是四室的一个姓易的副主任,由于牵扯的理论性太强,易副主任说的又不很生动,略显死板,完全没有他本家易中天侃三国时的技巧。我和孙胖子听得昏昏欲睡,易副主任也不苛求,基本是他说他的,我们睡我们的,两不干扰。正好缓解一下上午修炼的紧绷神经。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眼看就要考核。别的还好说,最让我们上火的八卦图,在一个多月前我和孙胖子已经走完。没想到郝文明又加了难度,要我们蒙上双眼盲走,再被电了无数次后,我和孙胖子完全靠死机硬背,完成了八阵图的四十九步步法。

  终于到了考核的日,,事关下个月能不能领到工资,看着越来越瘪的钱包,我心里开始忐忑起来。反倒是孙胖子一副满不在乎的德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底是干了那么多年的卧底,兜里怎么也比我宽裕一些。

  一大早,我和孙胖子就到了地下二层的训练场。没想到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到得比我们还早,他们把我和孙胖子带到了一间由玻璃板搭的训练室里。

  这间训练室我和孙胖子没来过,里面除了老王和欧阳偏左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训练室中心的椅子上,说坐着好听点,这哥们几乎是半躺在椅子上,要不是他的身子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我还真以为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好咧,人齐咧,开始吧”欧阳偏左发话了。

  嗯?他什么意思。开始吧,怎么开始?正在我发愣的时候,郝文明说道:“今天可以说是你们俩的实战演习。你们的目标是他”说着一指‘躺’在椅子上的那个哥们:“这个人叫刘丰华,是石家庄某地的农民,半个月前,他杀死了自己全家六口,其邻居报警将他抓获。

  经司法鉴定,刘丰华得了精神病的一种——癔症,而且并有重度精神分裂、妄想症。这件案子五天前转到我们民调局,不是我说,你们看看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对!他不是精神病,我仔细的看着这个刘丰华,他的身上有两个模糊的影子,一个影子和刘丰华有九成相似,不过正萎靡的被别外一个影子压着,不能丝毫的反抗。

  压着他的影子显得十分暴虐,时不时的在另一个影子身上拍打撕咬着,不过看得出来,这个影子十分惧怕郝文明和欧阳偏左,他俩咳嗽一声,这个影子马上就缩成了一团。而刘丰华则本人目光呆滞,看上去全无生气。

  没等孙胖子说话,我抢先说道:“他不是精神病”

  “哦?”两人主任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郝文明说道:“你接着说”

  “他被撞客了,鬼附身了,邪灵冲体,具体说法我不知道,反正就是这类事情....”

  “你们俩现在来证实一下,刘丰华是撞客,而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郝文明看着我和孙胖子说道。

  易副主任倒是讲过辨别撞客的方法,好像是要扒开眼皮,观察瞳孔什么的,可惜我记得不太清了。

  孙胖子就更不用提了。讲到撞客那会,这货睡得像死猪一样。口水流到裤裆里都没有发觉。睡醒后,看到湿漉漉的裤裆愣了半天,还好意思问我尿失禁算不算前列腺炎的征兆。

  指望不上这胖子,就得自己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水帘洞里的干尸,老子干掉的都不止一打了,还在乎这么一个瘫在椅子上的撞客?

  我深吸了口气,走到刘丰华的眼前。他还是低着头,一副呆滞的表情。迎着他的眼神看去,,这家伙眼睛微闭,看不出来眼仁有什么不妥。不过就这么瞅着,他好像也没什么杀伤力。

  趁这当口,我小心翼翼的伸手向刘丰华的眼睛摸去。冷不丁听见身后那个胖货压低了声音说道:“辣子,你小心点,别再让他咬着。”

  大爷的!闭上你的乌鸦嘴。我心中怒骂,又不敢骂出声来。让他这么一说,我开始真有点紧张起来。

  还好刘丰华没有什么异常。我颤颤巍巍地扒开了他的眼皮。这是什么!!!虽然我就加了提防,可还是被他眼皮里的东西吓了一跳。

  眼皮里的东西已经不能算是瞳孔了。看上去更像一个白色的蜡球,有个米粒大小疑似眼仁的东西镶在‘蜡球’中央。这还不算,两只‘蜡球’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看得我倒抽一口凉气。

  这和在水帘洞里遭遇干尸的感觉不一样,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惊慌失措。一句话,老子背后有人!怎么说身后也站着两位主任,再怎么看他俩也不像吃干饭的。

  说到两位主任,我回头望了一眼,想听听他俩的意见。没想到,我这一眼看去,那两只老狐狸竟然没了踪影。后面只有那个胖子还在不错眼珠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心里有点没底了,对着这个吃货大吼道:“他俩人呢?”孙胖子没有听懂,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他站的地方光线最好,一眼就看见两个主任已经出了这间玻璃训练室,欧阳偏左正在上锁。

  这胖子不愧是干过无间道的,对于危险的嗅觉最为灵敏。看出不对,他几步跑到房门的位置:“欧阳主任,你先开一下门,我要去撒尿。快点,我憋不住了。”

  欧阳偏左没等说话,郝文明先冷笑了一下:“你在里面尿吧,一会我找人打扫。”看着孙胖子脸上已经急得开始抽搐的表情,郝文明又说道:“不是我说,你要是真憋不住,尿在里面也没关系。只是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那么干,就算你泄了阳气。一般的邪祟对这个最为敏感。刺激了这个撞客,一发不可收拾,可别怨我没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