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2章

  我也顾不得什么眼珠和蜡球了,直接窜到孙胖子的前面,隔着玻璃门板对那俩货说道:“两位主任,这算什么?你们把这事说清楚!”

  郝文明冷眼看着我,慢悠悠说道:“我刚才都说是实战了,是你们警觉性太差。这次的主要考核项目,就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在撞客的身边坚持二十分钟,如果你们有本事把他解决了更好。不是我说,看看你们后面”郝文明指着我们身后说道。

  不用他说,我已经感到不对劲了,刘丰华的方向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还夹杂着有人自言自语的声音,说话的声音很碎,完全听不懂是在说什么。

  不会这么凶吧?在水帘洞里好歹我还有支突击步枪,在这里有什么?嗯,有一个二百六十多斤的胖子....

  “辣子...”二百多斤的胖子在后面直捅我的后腰。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我来不及理向后看了。走为上策,一道玻璃门而已,打不开还撞不烂吗?

  我一咬牙,后退了一步,猛的跳起来,全身的力量都用在胳膊肘上,向玻璃门撞去。

  结果和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嘭!”的一声,我被玻璃门反弹到地上,这是什么玻璃?竟然丝毫无损,连条划痕都没有。反倒是我撞到了胳膊肘上的麻筋,又麻又疼。

  “辣子!”孙胖子的声音已经尖利了起来。我回头看去。刘丰华已经站了起来,和刚才已经完全不同,那个暴躁的影子已经和他的身体重叠了,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刘丰华的表情没了原本呆滞的摸样。变得一脸的狞笑,嘴里还时不时的吐几口黄绿色的液体,正慢慢的向我和孙胖子走来。

  “没事!”我和自己打气:“他走不快,这里空间不小(差不多一百三十多米),和他磨下去,二十分钟很快就过了。”

  我话说的早了点,刘丰华的步法越走越快,看起来这幅皮囊已经被那个影子适应了,没几步就已经向这边冲过来了。

  “分开跑!”我大叫一声,和孙胖子向两个方向跑去。刘丰华愣了一下,不过他马上找了目标,朝我后面奔袭过来。

  刘丰华的敏捷出乎我的意料。早知道我就把装备带来了,就算没抢没子弹,有根甩棍也是好的。

  我已经能闻到身后刘丰华身上的那股腥臭的恶气,他的双手差不多也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衣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的脚习惯性的向左迈了一步,刘丰华一把没抓住,竟然让我从他的旁边闪了过去。他转过身又向我抓来,我只是继续刚才的步法,和刘丰华在八卦图里绕起了圆圈。我和他只差了不到一米的距离,可这个撞客怎么都抓不住我。最后,不情不愿的放弃了我,转身向孙胖子走去。

  嗯?这是被电过了三个月的特训成果!值了!我反应过来,对孙胖子大喊道“按八卦图跑!”。孙胖子的情形和我差不多,刘丰华明明在他身边可就是碰不着他。

  不过刘丰华也不是白给,附在他身上的恶鬼看起来智商也不低。他竟然把孙胖子向我的方向逼来。到了距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他突然放弃了孙胖子,重新把目标变成了我。

  一招鲜吃遍天。我继续着刚才的步法,刘丰华还是奈何我不得。当我换位到四十二时,才发觉孙胖子已经离我很近,这货正站在四十三的位置上。

  你大爷的!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再想躲闪已经来不起了,眼睁睁和孙胖子撞在了一起。刘丰华一手一个,掐着脖子将我们俩提了起来。

  “他...要...干...什...么?”这几个字是从孙胖子的嘴里挤出来的,他脸色已经变成了酱紫。虽然看不见我自己的脸色,也知道和他差不多:“你..怎...么...不...去问...他?”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还没有进来的意思,难道我今天要交待在这儿了?当初在老家的‘高人’给我算过命,不是说我能活八十六的吗?想到那个二把刀的‘高人’时,脑子里突然闪出以前闲聊时他说过的一句话,童男子的舌尖鲜血至阳,是邪祟的克星...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咬破了舌尖,攒了一大口血,对着刘丰华的脸喷了出去。鲜血溅到他脸上的一霎那,明显的感到刘丰华手上的力道减弱了很多,而且能感到他有微微颤抖的趋势。

  童子血有用!再来一口!我第二口血紧跟着就喷上了。刘丰华哀嚎一声,松开了我和胖子,双手捂住了脸,浑身不停的剧烈颤抖。虽然他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我还是看出了在他身体中,那个暴虐的影子已经开始冒起了白烟,就像是被泼了硫酸一样。

  “呀,辣子,你吐血了,你怎么他了?”孙胖子被掐蒙了,没看出状况。

  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一便歹折区(一边呆着去)”他奶奶的,舌头剧痛,话都说不清楚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在水帘洞里就看出你是扫把星附体,哈雷彗星转世。要不是你,我也用不着咬舌头喷血了,想到这,舌头疼得更厉害了。

  “不错嘛,让你们俩坚持二十分钟,想不到你们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不是我说,谁叫你用童子眉破邪的?”郝文明和欧阳偏左溜溜达达的走了进来。

  欧阳偏左走到刘丰华的身边,扒开他的眼皮看了几眼:“他莫事咧,送给二室处理一下,再养几天就好咧。”

  我心里在问候他俩的家人,脸上努力不带出来:“两位主任,我和大圣的考核算是过了吧?”

  “别那么咬牙切齿的,新人都要过这一关。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们俩吗?你们吃不了亏的。”郝文明这话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刚才我在拼命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他和欧阳偏左正在嗑瓜子。

  郝文明看我和孙胖子脸色不善,才终于说到了主题:“好了,从今天起,辣子你和孙大圣就是我们民调局正式的调查员了。从明天开始,可以参与一室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