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4章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在兰州机场降落。在机场直接换乘了两架军用直—八直升飞机。孙大圣砸吧砸吧嘴嘀咕道:“啧啧...还有直升机?这气势也太大了吧”我白了他一眼,指着机身上的两个字说道:“你眼瘸了?没看见八一?解放军叔叔的!”

  在天上又飞了一个多小时后,两架直升机降落在事发地点——丹巴吉林沙漠。当地已经被警察和武警封锁。警察还在遗址的周围拉上了警戒线。看样子考古人员失踪的消息可能走漏了。已经有记者陆陆续续的赶来了,被警察拦在了警戒线外面。

  直升机一落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就跑了过来:“那位是丘队长?”丘不老走到他的身旁:“我是,你是王队长?我们早上通过电话的。”

  来人正是这个考古队的队长,姓王。王队长气喘吁吁的说道:“事情又出了变化....”

  “嗯?”丘不老一皱眉:“什么变化?说明白点!”王队长掏出手帕擦了擦他满头的大汗,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两个小时前....我们派出了第四拨人下去求援。他们...也失去联络了。”

  “你再说一遍!”丘不老瞪起了眼睛说道:“我在电话里怎么和你说的!我们不到,你们没有权利擅自进行任何行动!”

  “我也是想早一点把人救出来,还以为这次下去的是武警,能把人都救回来...”王队长唯唯诺诺的说道,越说声音越小。

  “下去的是武警?几个人?带武器了吗?”丘不老的声音低了几个调门,眉头却扭成了一团。

  王队长不敢直视丘不老的眼神,目光游离着说道“下去五个人...怕下面有危险,他们都带了枪。刚下去的时候还能联络上,后来响了一阵枪声...就联络不到了。”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等人也围拢过来,三巨头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三人耳语了几句后,带起各自人马到了不远处的事发现场——大月氏国皇宫的遗址。

  说是皇宫的遗址,其实就是一个沙漠里冒出的一片瓦砾连着一个两米多宽的大深坑。现在到了下午一点多钟,,阳光斜射进了深坑。借着阳光探路,也只能看到三、四米深的位置,再往下就是一片漆黑了。考古队的王队长跟在邱不老的身后,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一个多月前,丹巴吉林沙漠经历了一场大沙暴。当地人也没把它太当回事,这样的沙暴每过几年就要来一次。铺天蔽日的黄沙虽然瘆人。但只要闹沙暴的时候离沙漠远点,就没什么危险。

  半个月后,兰州军区的战机在做例行飞行练时,发现了沙漠中心已经起了变化,原本平整而单调的沙漠上竟然多了一些东西。

  由于只是在高速飞行的战机上掠过一眼,那名飞行员不敢肯定看到的是什么。但还是向上级作了汇报…..

  几天以后,甘肃省文物局的考古队,到达了飞行员看到的位置。随队一位考古学的权威,根据在现场找到了一块双牛角图腾,认定了这里就是两千年前大月氏国国都的所在地。虽然还有在学术上一些争论,列如大月氏国是游牧民族,不可能会有这么大规模的建筑等等。但随着挖掘的进行,几乎所有出土的证据都证实了这里就是消失了两千年的西域古国——大月氏国的所在地。

  刚开始的时候,工作进行的相当顺利。顺着主城区挖掘的延伸,很快就锁定了大月氏国皇宫的位置。在一天前,又得到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发现了一处洞穴,似乎可以进入皇宫的内部。

  于是就有了连续三队人马失踪的事件。等我们到时,没想到又有了第四拨人马失去联络的消息。

  丘不老沿着深坑走了几圈后,折了根冷焰火,顺着深坑扔了下去。赤红色的光亮最后停止在地下三十多米的位置上。

  孙胖子借着冷焰火的光亮观察了深坑的四壁,又听了王队长发现深坑的时间后说道“几位领导,这里面有人工开凿的痕迹,不会是盗墓贼干的吧?”

  论这个,欧阳偏左是大拿:“不像,则个洞洞不像是盗洞,洞口太大,而且周围也没做什么掩饰,目标太明显,应该不是盗洞。”

  邱不老聚齐了二室的人马开起了小会。二室这帮货们声音压得极低。郝文明和欧阳偏左有意无意都和他们拉开了距离。我装作系鞋带,蹲在了原地。竖起了耳朵勉强能听见他们说到了“先礼后兵、内宫、酒碗、蚺、浮屠教”几个词组。

  我本来还想再听一会,可惜被郝文明喊了回来:“辣子,过来!瞎打听什么?不是我说你,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我悻悻的走到了郝文明的身边,纳闷的是二室的人对郝主任这几句不阴不阳的话也没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

  “照我说的办!王子恒,开始吧“邱不老的会议时间并不长,王子恒是二室的副主任。说实话,虽然我看不惯王副主任牛气哄哄的做派,可还是佩服他的工作能力。别的都不说,单单六个调查室只有他一个副主任,就可见此人的能力非同一般。

  王子恒先是在地上画了个圈,接着从背包里取出六个小黄旗,工工整整的插在了圆圈的外围,最后又掏出了六枚铜钱币,对应六只黄旗在圈内摆了一圈。

  孙胖子看着好奇,凑到郝文明的耳边小声说道:“郝头,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摆阵?”

  郝文明斜眼看着王子恒摆完了最后一枚古币,才慢悠悠地对孙胖子说道:“他摆的是——拜六方阵。简单点说吧,这个拜六方阵是谈判用的,六方代表六道轮回。无论这洞里面是什么,最后都躲不开归于六道。如果识相的话,会听从摆阵人的安排,等摆阵人做完要做的事后,会办场法事,超度六方阵周围的亡灵,让他们早入轮回。“

  孙胖子越听眼睛瞪得越大:“这个好,以德服人嘛,郝头,这个拜六方阵怎么不教我们?”

  郝文明白了他一眼:“不教你们?你是想经常出来和邪祟谈判,以德服人呢?还是想在民调局朝九晚五、混到退休呢?”

  孙胖子不愧是无间道出身,会看眼色,马上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其实这个拜六方阵也没什么好的,不就是黑社会谈判嘛,我是什么出身?警察!郝头,谈判的事不适合我。”

  “郝头,既然这个拜六方阵是谈判用的,那么,要是谈判破裂了会怎么样?”我转头向郝文明问道。既然是谈判,未必次次都会成功。

  郝文明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的话,二室的王副主任就用事实演示了。就听见王子恒大喝一声:“孽障,不识抬举!”刚才我们三人只顾说话,王副主任的阵法已经出了变化。凭空突然刮起一阵邪风,对周围的事物都没有影响,只单单将王子恒插得六面小黄旗吹得呼呼直响,就连摆在地上的六枚也隐隐有被吹起的趋势。

  王副主任双手飞快的变化了几个法决,邪风不但没停,还越刮越大。六面小黄旗已经被吹跑了两面,那四面被刮走也就是几秒钟的事。

  王子恒脸色发青,正准备咬破食指,借自己的血气巩固阵法。手指刚放嘴里,还没等咬。就被邱不老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