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6章

  眼看太阳就要落下。远处警戒线外的记者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们带的向导否决了要在沙漠里过夜的提议。向导是在附近找的牧民,给他们再多的钱,牧民们也不愿意在这里过夜。

  考古队的王队长也离开了。他走之前留下了几箱木炭和十来个睡袋,这些本来是考古队用的,现在算是我们民调局接手了,算是留给我们在这里过夜的必需品。

  孙胖子用胳膊肘碰了碰我,眼睛正向不远处直眨眼,嘴里压低声音说道:“那边有只野羊。”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真的有一只黄羊溜溜达达的走到三、四十米外的空地上。那里是考古队放垃圾的位置,本来会有人定期把垃圾收走,不过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没人顾得上来清理了。这只黄羊可能是饿的急了,不顾远处有人,把头埋在垃圾堆里,寻找能吃的东西。

  沙漠上会有黄羊吗?不想这个,有羊肉吃就行了,我正要掏枪却被孙大圣拦住:“别动枪,一开枪,郝头他们准开骂”说着孙胖子已经拔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不是民调局的装备,属于是孙胖子的私人珍藏。)他反握匕首小心翼翼的起身,准备向黄羊的位置靠拢。

  “辣子,过来帮忙,再过一会就有烤全羊吃了”孙胖子的眼睛泛出了精光。看来已经没什么能阻止他了。

  “就你这速度,能抓着羊?”我跟在他后面,小声的问道。

  “切,不是什么都靠速度的,辣子,看见这把匕首了吗?”孙胖子很夸张的耍了几个刀花:“九十八步之内,列不虚发,辣子,你从侧面上,咱俩包抄他。”

  我绕了个大圈子,走到了黄羊的身后。和孙胖子形成了掎角之势。可惜,那只黄羊的警觉性实在太高,吃几口就要抬头看两眼周围的动向。孙胖子走了没几步,就被它发觉。黄羊一转身,冲着我的方向跑来。

  “辣子!拦住它”孙胖子大叫道。

  “你拦它试试!”我有点抓狂了,这胖货以为我是谁?刘翔吗?“小孙!飞刀啊!”

  孙胖子终于出手了,他奋力的一甩手,匕首翻着跟头向....我飞来。

  我x!飞刀的准头奇差,力道却很猛,我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匕首很实惠的打在我的胸口,幸好打中我的是刀柄,不是另外一头。

  “孙胖子!**的是不是故意的!九十八步穿羊还是穿我!”我摸着胸口,惊魂未定的骂道。

  “一会儿你再骂,先把羊抓住”孙胖子跑过来说道。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对着黄羊的后臀甩了出去。飞刀是以前在特种部队时的必修课,我的成绩虽说不上多好,可对付只羊还不是问题。

  匕首准确无误的扎在了黄羊的屁股上,黄羊应身倒地,但马上又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继续向前跑去。

  到嘴边的羊肉怎能让它跑了?我和孙胖子在后面紧追。黄羊虽然受伤,跑的却是不慢,我们又追了好一阵,眼看就要追到时,突然脚下一空,脚下的地面陷出一个大洞。我们二人一羊全都掉进洞中。

  一瞬间,我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完了,为了口羊肉把命丢了,不值....

  可能是我上辈子积了大德,洞内的地面竟是柔软的沙子,虽然是从十多米的高处跌落下来,竟然没有摔伤。倒是孙胖子掉下来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躺在沙地上一动不动。不会死了吧?我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有气,死不了...

  没死就好办了,我知道让昏迷的人醒来有两个办法。人工呼吸不予考虑,用另外一个吧。

  我对着这张胖脸正反就是四个嘴巴。还想要再来四个时,孙胖子睁开了眼睛,他刚才可能是撞了头,眼神还有点迷离。先是上下左右看了看四周环境,然后眼睛微红的看着我:“好哥们儿,怕孙哥一个人上路孤单,还特意陪哥哥我上路….”

  “呸呸呸…”我一把将他的胖脸推开:“要死你自己去,别算上我。”

  “你…我们没死?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孙胖子摸了摸自己的三层下巴,感到身上的某个部位紧绷绷的:“我脸怎么肿了?”

  “肿了吗?没有啊,你这是又胖了。”

  “是不是胖了我还能不知道?”孙胖子捂着脸直呲牙:“怎么脸上还火辣辣的?”

  “是你摔下来的时候,脸撞到哪了吧?”我赶紧岔开了话题:“你脸上的问题先放一放,油光水滑的又没少块肉。先考虑我们怎么回去吧。”

  孙胖子抬头望了望洞口的位置:“从这儿到上面有十二、三米吧?”“最少十五米”我回答道。

  孙胖子看了看洞内的墙体又看看我:“辣子,你的身手爬上去没问题吧?”

  我苦笑了一下,伸手在墙上随便抓了一把,就将一整块墙皮抓了下来:“墙体风化的很严重,里外都酥透了,根本承受不了我的重量。”

  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想了一会才掏出电话自言自语道:“那就让破军过来接。不就是让郝头骂一顿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信号?辣子,你的电话有信号吗?”

  我无奈的看着他:“在沙漠地下十多米有信号才怪。”

  孙胖子喃喃道:“这次赔大了,为了只羊搭上了半条命。嗯...那只羊呢?”说着开始四处张望找寻。

  对啊,那只羊哪去了?要不是孙胖子提起,我差点都忘了这地洞里还应该有只羊。这里就这么大,原地转个圈就看遍了,不可能找不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