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8章

  我和孙胖子追赶黄羊的时候,郝文明和欧阳偏左就看见了,还让破军将考古队遗留的大铁锅找了出来,刷洗干净。做上了热水准备炖肉。

  没想到我和孙胖子越跑越远,再想起给我们俩打电话时已经显示不在服务区。郝文明不放心,把地面现场交给了欧阳偏左。自己拉了破军过来寻找。

  不过现在看起来,郝文明似乎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他对那六个石墩的兴趣异常的浓厚。看了半天后冒出一句话,还否决了之前民调局对这里出处的判断:“这里不是大月氏国的遗址。“

  孙胖子和我倒是无所谓,管它大月氏国在哪都无所谓。破军则不同,他来民调局有几个年头,知道这里面的厉害:“郝头,你是不是搞错了?确定大月氏国的遗址是高局长定的性。”

  郝文明的目光终于离开了石墩,他不满意的看了破军一眼:“谁告诉你高胖子就错不得?你们都过来,给你们普及点知识。”

  郝文明手抚摸着石墩说道:“不是我说,这个可不是普通的石墩,它有个学名叫做石擎,在商周之前,它一直是用来作为记录国君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的工具,说通俗点,也就是当时国君的专用记事本。直到西周末年,西周幽王宠褒姒烽火戏诸侯,被犬戎杀死骊山,东周平王即位后,观看了记录幽王生平琐事的石擎后,觉得幽王所做有辱周氏皇族,于是下令销毁所有的石擎。此后就再没有石擎流传下来。”

  孙胖子看看郝文明又看看地上这六个石擎:“不对啊,郝头,这坑挖的你自己埋不上啊,所有的石擎都销毁了,那这六个是什么?”

  :“我说完了吗?你着什么急。”

  郝文明瞪了他一眼后又继续说道:“在周朝之前,商宣王时曾经和古稚国联姻,聘礼里就包括了六尊石擎。传说自那次联姻一百多年后,稚国国主‘百节’信奉邪教,死后用三千名童子生忌陪葬,为此造了天谴,一夜之间,稚国五千里国土被风沙掩埋。全国几十万人口没有一人逃出来。现在看起来,这里应该就是古代稚国的位置。”

  听了郝文明的讲解,我才开始注意起这六个石擎来,它们每一个都有石磨大小粗细,上面及周边都密密麻麻雕刻着蝇头大小的文字。上面刻的不同于中原文字,倒像是五线谱上小蝌蚪。石擎周身还涂满了类似石蜡一样的物质,我向郝文明问道:“郝头,这个石擎还打上蜡了,当时有这技术吗?”

  郝文明说道:“算不上是打蜡,那是把琥珀煮化之后,涂在石擎上,可以防止以后石擎被风化侵蚀。”

  孙胖子也转悠到了石擎周围:“郝头,这几个石擎上面都讲什么了?说没说这个稚国国王一晚上临幸几个娘娘?”

  “不是我说,你能不能有点正行儿?”郝文明无奈的看着孙胖子,我抽空向郝主任摆了摆手,示意有话要说。

  郝文明继续说道:“你就不能学学辣子,问几个差不多点的问题?辣子,你想说什么?”

  看到郝文明一个劲儿的白活,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我半开玩笑的提醒:“郝头,石擎上刻没刻着出去的路线?”

  郝文明的表情突然变得相当怪异,尴尬中带着几分无奈。

  没等郝主任说话,破军先走了过来:“咳咳…..辣子,你过来一下,和你说件事。”

  他把我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那什么,我和郝头也是…..失足掉下来的。”破军的话让我十分郁结,一室的人算是到齐了,一个没拉。四个失足(中)青年。

  孙胖子虽然没听清破军的话,但以前卧底的经历让他练出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从我无奈的表情上已经猜出了八九成:“破军,你和郝头...也不是主动下来的吧?”破军脸色微红,一低头算是默认了。

  孙胖子给郝文明宽心“没事,一会看不见我们,欧阳主任会带人来找的”他这话不说还好,说了就让郝文明扎心。好说不好听啊:为了追一个黄羊,郝主任带领一室人马全军覆没。太丢人了,以后还怎么在民调局里混?

  一时之间,没人说话,石室里的气氛开始压抑起来。

  “不是我说,有办法出去”郝文明想到了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这话说得没头没尾,就在我们三个愣神的功夫,郝主任又接着说道:“现在看起来这里应该是古稚国王百节的墓穴,古稚国王室的墓室通常分为一室九斗,一个主墓室存放国王的遗骨,九个斗室分别放置不同的陪葬品。最主要的是,这一室九斗是相通的。

  古稚国王自认是天神下凡,死后不过是回到天上重新做神仙而已。所以在修造陵寝时会在主墓室的棺材里给自己建一条暗道,这个暗道通往地面,供国王的灵魂回到地面,再飞升成仙。”

  我领会到了郝主任话里的中心思想:“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找到了暗道,我们就能自己出去?”

  “没错”郝文明点点头:“只要能找到主墓室,就肯定能出去。”

  孙胖子听后来了情绪:“还等什么?找啊”,边说边掏出了刚才借我的那个打火机,借着打火机的光亮,已经开始满屋子的找暗道。

  这石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难得的是够空旷,除了六个石擎之外,再找不着什么撑门面的摆设。

  五六圈走完后,孙胖子有点泄气了,这屋子里别说暗道暗门了,墙上加上地面就连一条多余的缝隙都没有。

  “看来只能等欧阳主任派人来了”孙胖子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郝主任丢不起那人,他皱着眉头围了那几个石擎转了几圈后说道:“破军,你们几个把石擎挪挪位置。”

  我和孙胖子还没动手,破军就已经把上衣脱了,站在一尊石擎前拉好了架势。这哥们一身腱子肉,配合他两米多的海拔,看得我和孙胖子有点眼晕。

  根本不需要我和孙胖子动手,破军一人已经搞定了,就见他一使劲,就把八九百斤的石擎向前推了几米。而我和孙胖子两人咬牙使了全身的力量,一尊石擎才推了不到一米,我已经气喘吁吁,而孙胖子已经开始有了全身抽搐的迹象了。

  正当我想再试试推动石擎的时候,旁边传来破军一声低喝:“有了,这下面有东西!”。他推开了第二尊石擎后,露出了镶嵌在地面里的一道环形铜环。年深久远,这铜环满身的绿锈,已经看不到本来的颜色。

  郝文明蹲在地上,将铜环抠了出来。铜环的底部连着一串五六米长的铜锁链,锁链的另一头被固定在了地面。郝文明伸手抻了抻,锁链固定的很结实,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郝主任松开了铜环,抬头冲着破军一扬下巴:“破军,把这个掀开。”

  破军过去抓起铜环,用力向上一拉,“轰隆一声”以锁链为中心周围两三米的地面剧烈震动了起来,破军又加了把劲儿,浑身肌肉绷紧,低吼一声,两手奋力一拉,将地面一块两米见方的石板掀了起来。

  石板下面一排石阶直通地下,里面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郝文明看着石阶琢磨了半天后说:“你们谁有打火机?”,我看了孙胖子一眼,他笑嘻嘻的说:“我有一个,可惜没油了”说着还打着火石,闪出了一串火星。

  我心里在暗绯,郝文明这个小抠儿,自己兜里明明就有一个,也不是什么高级货,地摊上十五块钱的山寨zippo,就这还舍不得用。现在要探路就想起我们了。

  没想到破军掏出一个打火机递了过去:“郝头,别蹭花了”郝文明白了他一眼:“费什么话?出去了我还你一打。”

  还是破军大方,嗯?这打火机我看着怎么这么眼熟?靠,是我的限量版登喜路....我瞪了破军一眼,他没事人般冲我一笑:“辣子,你捡着了,郝头说出去了还你一打。”捡着个屁,郝文明他最多给我一打山寨的。

  郝文明将打火机打着了火,顺着石阶向下扔去。一串火苗掠过,到了下面的底部。借着火苗的光亮看去,下面像是一个仓库,虽然看不清摆放着的具体是什么,但还是能确定密密麻麻的数量很多。

  看见打火机的火苗没有减弱的迹象,证明了下面空气充足。“下去吧”郝主任发话了,他正要第一个往下走时,孙胖子突然咕哝了一句:“我们是要回到上面啊,怎么越走越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