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39章

  郝文明带队来到了下面一层后,我紧走几步,捡起了地上的打火机。当年这个小东西花了我将近一个月的津贴,还好,刮花的不是很严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那几条细微的划痕。

  在我捡起打火机的同时,郝文明带着破军和孙胖子已经环顾了四周。孙胖子惊叹道:“我靠,这儿是百节王的兵器库啊。”

  地面上一捆一捆摞着的是一些类似弓箭、弯刀之类的武器。看上去只怕不下上万件。经过千年岁月的侵蚀,弓胎和刀柄已经腐朽不堪了,看上去还有个摸样,用手轻轻一碰就直接化成灰了。

  孙胖子捡起一枚箭头,看了几眼后又丢在地上:“那个什么百节王死都死了,还要这么多的兵器干什么?不是我说....”

  “打住,你学谁呢?”郝文明瞪眼拦住了孙胖子的话。

  孙胖子讪笑一声:“口误口误,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陪葬的兵器也不用这么多吧?百节王打算干什么?准备再在下面造反?”

  郝文明一皱眉,看样子他也是想不明白。一般的陪葬品大多是逝者生前喜爱的物品,几把宝刀宝剑还说得过去,可眼前这些兵器并非宝刃,只是数量大的惊人。而且古稚国并非武力见长,能凑齐上万件兵器怕是已经穷极全国之力了。

  没等郝主任想明白,破军那边有了新发现:“郝头,你过来看一下”。他在角落里扒拉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

  “破军,不就是一把锈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孙胖子还以为发现了什么‘重量’级的物件,看清后很是不以为然。

  郝文明把铁剑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了一阵,听见孙胖子的话,冷哼了一声,转身把铁剑递给了我:“辣子,你怎么看?”

  我接剑在手,学着郝文明的样子看了几眼。这把剑满身的铁锈,有几个部位已经锈透了。完全看不出来原本的样子。要不是这间斗室处于沙漠地下,密封得好,又异常的干燥,怕早已经锈成一堆铁渣滓了。

  虽然铁剑本身没留下什么线索,但我还是想到了一些问题:“这里是古稚国也好,大月氏国也好,武器都应该是游牧部落的弯刀、弓箭。按常理这里不应该会有中原民族使用的武器。”

  孙胖子摇了摇头:“也可能是百节王生前觉得铁剑样式质地都比弯刀好,从中原弄来几把陪葬也不稀奇,上万把的弯刀都陪葬了,也不差这一把半把的铁剑吧?”

  我学着孙胖子的样子摇摇头说:“按郝头说的,古稚国亡国的时候,应该是商周时期。而铁剑是几百年后的战国时代才出现的,古稚国直到亡国,别说铁剑了,就连铁锅都没人没见过。”

  郝文明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我的看法:“不是我说,以你的看法,这把铁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低着头想了一会后说道:“有两个可能,一是郝头看走了眼,这里不是古稚国国王的陵墓,那几个石擎可能另有出处。”

  郝文明听了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着头看着我手上的铁剑。

  我接着说道:“第二个可能,在几百或者几千年前,已经有人进来过这个陵寝,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铁剑没有带走,留在了这里。我个人倾向第二种可能性。”

  郝文明没有表态,抬头看了破军一眼:“你也说说看。”

  破军说道:“应该是第二种可能,刚才我发现的时候,这把铁剑没有和其他的兵器摆在一起,只是很随便的丢在地上,很像是打斗或者逃跑时丢掉的。”

  “应该是有人进来时丢下的,不过要是说盗墓的又不像”郝文明说着掏出了盒香烟,一人分了一根后,自己点上抽了一口:“继续往前走吧,如果真人来过,剩下几个斗室包括主墓室都会留下一些痕迹。”

  这次寻找出口难度大了一些,上面那间斗室空空旷旷的就六个石擎,还找了好一阵。现在面前有上万件的兵器摆放在地面上,难度系数增加了很多。最后还是郝主任出马,在斗室的墙上发现了一个铜质的暗扣:“破军,这个你来....”

  和上一层斗室不同,第三间斗室就在隔壁。这在破军打开大门的同时,一阵黑不黑、灰不灰的气体涌了出来。破军看见‘黑气’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尸气....”,他反应出奇的迅速,飞速的向后一退,脚刚着地就转身向我们跑来。‘黑气’只差一点就扑到他。

  郝文明一拉我和还在发楞的孙胖子:“往上走,回上一层!”

  湿气?有毒的湿气?我当时没听明白,不过看到郝文明紧张的神情,猜到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跟着郝主任跑回了放着石擎的那间斗室。我们进去了之后,郝文明没有丝毫犹豫,指着我们进斗室的那个洞穴喊道:“都爬出去,快点!”

  回到了最初我和孙胖子掉落的那个深坑后,破军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挡住了进入斗室的洞穴口。破军的衣服虽大,可这个洞穴也不小,说不得,我也脱了上衣,算是基本封住了洞口。

  郝头,什么情况?”孙胖子气喘吁吁的问道。

  “都退几步,离洞口远一点”郝文明看见破军处理完后才说道:“刚才打开的,应该就是放置殉葬尸体的斗室,没想到尸气会这么重。看来传说百节王用三千童子陪葬九成是真的了。”

  孙胖子说道:“这个百节活着是国王,死了还要三千童子伺候,真他奶奶的会享福。”

  郝文明掏出一个小塑料瓶,从里面倒出四粒黄色的药丸分给我们:“含在嘴里,压在舌头根底下。别咽下去,这是避尸气的”我接过一粒含在嘴中,麻嗖嗖的,一股花椒面的味儿。

  “郝头,我刚才好像多少闻了一点,现在才含药,来不来得及?”孙胖子边说边咳嗽了几声。

  看见没有尸气从衣服缝里冒出来,郝文明的心才放下,他瞅了一眼孙胖子说“刚才那种浓度的尸气,你要是直接闻到了,当场就能趴地上。”

  我说道:“下面被尸气灌满了,看来是进不去了。下一步怎么办?等欧阳主任派人来救?”

  “那倒不用,一会就能进去”破军解释道:“空气和尸气相克,再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把尸气分解干净。看样子那个门后面就是主墓室了,我刚才大意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到达主墓室,要是早点防范,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过了半个小时后,破军先是试探着掀开了衣服的一角,确定没有尸气飘出来,才把衣服整个掀开:“你们在这等一会,我先进去探探。”

  “你在这儿待着,我进去”郝主任挡在了破军的前面:“不是我说,我喊你们,你们再进去,我不喊,你们就在这里继续待着”说罢,也不理会破军,自己一闪身钻进了洞穴。

  趁着郝主任二探地穴的功夫,我们三个聊了起来,孙胖子先说道:“破军,这个尸气不是经常遇到吧?”

  “哪那么容易能遇到尸气?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在局里只看见过欧阳偏左人工制作的尸气”破军有点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尸气能凝结起来也不容易,得有足够的空间,又得密封好,又不能见三光,潮气大也不行、小也不行。埋尸的地点至阴也不行、至阳更不行。就算在民调局干了十年八年的老油条,也有可能从来没亲眼见过尸气。”

  “听你说的,好像难度挺高,我和大圣第一次出来办事就能遇到,这概率也不是很小嘛?”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破军说道“那是你们俩命好,以前高老大就说过,要是随便挖个坟就能遇到尸气的话,那和买彩票中头奖的概率也差不了多少。”

  孙胖子还想说几句,斗室里传来了郝文明的声音:“都进来吧,没事了。”

  我们三个进去后,刚才还一团一团的尸气已经挥发完了。郝文明正站在通往第二个斗室的台阶上等着我们几个。跟在他的身后,我们四个人走进了刚才破军开了一半的大门。

  真让破军说中了,大门的另一边真的是百节王的墓室。这墓室大的邪乎,进了这间主墓室,我竟有一种进了民调局地下二层的感觉。

  里面躺着的不光百节王一个。在一个巨大的棺椁周围,密密麻麻的躺着几千具已经风干的尸体。捂了几千年,难怪刚才那么大的尸气了。

  比起在水帘洞的干尸,算是大巫见小巫了。孙胖子站在郝文明身边,他看出了问题:“郝头,不对啊,他们就是你说的三千童子?看着不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