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40章

  和几个月前在水帘洞时见到的干尸不一样,这里感觉不到那种阴森、暴虐之气。我用天眼扫了一圈,这些尸体上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残留魂魄的痕迹,就算有冤魂,几千年前也就转世投胎了。留下的这几千具尸体只能算是脱水的肉干。

  有郝文明和破军在身边壮胆,孙胖子也学着翻看了几具尸体,看了五六具尸体后,孙胖子发现了问题,郝文明之前说的是三千童子殉葬,可眼前这些尸体几乎都是一脸的胡子,童子他们肯定是不够资格了,说他们是童子的爹倒是绝对有富余。

  郝主任进门时就发觉了,看来是传说经过几千年后,已经走了样。

  古稚国流传下来的文献、资料原本就十分有限,又经过将近三千年的流失,剩下的就少之又少了。关于三千‘童子’殉葬一说,还是通过龙门石窟里的一付壁画得知的。现在看来,那幅壁画演绎的成分居多,也不是十分的靠谱。

  郝文明顾不上理孙胖子了:“别管那么多了,先找暗道吧。出去了在考虑童子怎么变成大爷的吧。”

  由于墓室太大,里面的尸体又多,一时没有寻找的方向。破军走到墓室中心,拍了拍棺椁,说:“郝头,不如先把棺材打开,弄不好暗道就在里面。”

  郝文明犹豫了一下说道:“下手小心点,别把里面的陪葬品伤了,出去了不好交代。”

  孙胖子一听要开棺,突然来了精神:“没问题,保证轻拿轻放。辣子,一起搭把手。”

  我不是很情愿的走到他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脑子进水了?还是棺材里的百节王是你亲戚,开棺材而已,你至于这么兴奋吗?”

  孙胖子白了我一眼,用同样的音调回答:“你脑子才进水了。商周时期的古幕,还是个王墓。你猜里面能有什么?随便拿出来个夜壶都能值好几亿!”

  “里面就算有棵摇钱树,一样都得上交,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孙胖子奸猾的笑了一声:没有再理会我,径自向那口大棺椁走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地上的尸体太多,我跨过去时,抬脚不够高,蹭到了一具尸体的头发。“撕”的一声,裤子竟然被刮开了一个口子。

  这是头发还是钢丝?怎么这么硬?我觉得不可思议,蹲在地上,扒开了那具尸体的头发,里面的东西吓了我一跳:“郝头,你过来看看,他脑袋里怎么还有根大钉子?”

  “钉子?”郝文明皱着眉头走过来,顺着我的手势看去,这具尸体的天灵盖上露出了一个黄色的钉子头。

  破军也凑了过来说道:“什么东西?不会是聚魂钉吧?”

  郝文明阴沉着脸说:“这么看看不出来,把钉子起出来。”

  破军点了点头,掏出把匕首,刀尖别住钉子头,手上慢慢用力,将一根九寸多长、钢笔粗细的钉子拔了出来:“还真是聚魂钉,不可能啊?钉上了聚魂钉,三魂七魄不是应该不离尸体,变成活尸的吗?”最后一句是说给郝文明听的。郝文明看着这根钉子出了神,没有回答破军。

  这根钉子定在死人头里好几千年,刚拔出来,竟然没有一点锈迹,现在才看的清楚,钉子居然是用黄金打造的。钉子上还雕刻着类似我腰间手枪上的符咒文。

  钉子交到了郝文明的手里,郝主任两条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再看看其他的尸体有没有这样的钉子?”

  扒开了十多具尸体的头发后,又拔出了十来根钉子。每根和第一根钉子几乎一模一样。

  孙胖子也抄起了一根钉子在手里掂了掂:“不是纯金的,分量不对。”

  “当然不是纯金的”破军说话了:“这钉子每根有二两,三千根就是六千两黄金。古稚国只有十几万人,一千多里的国土,六千两黄金就算耗尽他们的国库也凑不齐。”

  说着掏出甩棍,抻开后对着一根钉子砸了下去。钉子应声而断,露出了里面的铅芯:“看见了吗?外面是鎏金的,里面是铅胎。”转头又对郝文明说:“百节王把陪葬的人都钉上聚魂钉,是什么意思?”

  郝文明幽幽说道:“不是百节王”说着撕开了身边一具尸体的衣服,说是撕开,其实衣服的布料早就烂透了,手指一捻就成粉末了。尸身的咽喉、心脏和肚脐的位置各有一个细小的伤口。

  “果然是这样….“郝主任叹了口气,指着三个伤口说道:“这三个位置是出魂位,以前有人死后,魂魄出不了体,会诈尸作怪。只要在这三个位置用利器开一个口子,魂魄就会不受控制的离开身体。”

  “等一等,我有点乱”我打断了郝文明的话:“郝头,刚才拔出来的钉子是聚魂的,现在身上的伤口是出魂位,到底是具还是出?”

  郝文明瞪着三个出魂位失了会神,过了几秒种才缓过来:“应该是两拨人,一拨人钉钉子,别一拨人开的出魂位。”

  孙胖子撇撇嘴:“真的假的?跟亲眼看见似的。”破军在后面捅了他一下:“别胡说八道,听郝头说。”

  郝文明接着说道:“刚才在斗室里找到的那把铁剑,应该就是第二拨人遗弃的。这些出魂位的伤口就是出自那把铁剑。”

  “算了,这些事出去后让欧阳偏左他们操心吧。”出去要紧,郝文明不再理会地上尸体,转身指着那个巨大的棺椁说:“把棺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他嘴上那么说的,我却看见他偷偷藏起了一根聚魂钉。

  我们四人一人一角,郝文明喊着一、二、三,我们同时用力,想不到这棺材盖沉得邪乎,就像直接焊在棺材上,纹丝不动。

  孙胖子在棺材上面拍了一巴掌:“这棺材到底是木头的还是水泥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话提醒了郝文明,他用手在棺材上弹了几下:“铛...”竟然响起了金属的回音。

  孙胖子吓了一跳:“是铁棺材?”“不是铁的”郝文明捡起一根聚魂钉,用钉子尖划破了棺材表面的漆皮,露出了一片青铜花纹:“是铜的,怎么不是抱月玉棺?”郝文明眼睛一瞪,用力拍了一下铜棺盖:“妈的!是定尸铜棺!我明白了,传说都是假的,百节王是被人害死的!墓室里的不是什么陪葬童子,是士兵,监视百节王尸体的士兵”

  这话一出口,旁边破军的脸色都开始发青:“谁和百节王有这么大的仇?用上了定尸铜棺。死了还不让他投胎转世。”

  我听了个一知半解,孙胖子也是直挠头,他凑到破军的身边:“你拿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吧,跟青花瓷似的。定尸铜棺很厉害吗?把你吓成这样?”

  “不是厉害,是缺德,缺了大德”破军愤愤的解释道。原来这定尸铜棺本来是殷商时期最严厉的刑罚手段,商朝时就已经有了轮回转生之说,人死了不过是下一次投胎转世的开始。有了这种想法的人就无所顾忌,杀人越货,甚至拉杆造反都敢豁出去,反正失败了就是一死,死后再投胎就是了。用现在的话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些很容易走向极端的人,让当时商朝的当权者们很是头痛。连死他们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后来有一个方士给商宣王出了个主意,既然他们不怕死,那就让他们死不成。

  严格来说,这些人还是会死,只是死后魂魄会被困在一个特制的铜棺材里,他们的灵魂和肉身被困在一起,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腐烂,肉身受得任何苦楚,在魂魄上都会有体现。最惨的是,,魂魄会永远困在铜棺里,不能转世投胎。后来商灭周盛,这种刑罚也被周孝王废止了。

  “那不是和那个聚魂钉的作用差不多嘛”孙胖子也凑到跟前说道。

  “不一样,聚魂钉严格说起来,是用来续命的。被聚魂钉钉了,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肉身,如果活够了,甚至可以自己拔出聚魂钉,去投胎。而这个定尸铜棺是被动的,相当于宣判死刑犯时,最后的那句:剥夺投胎权利终身!”

  “那现在怎么办?打开铜棺材,让百节王出来松快松开?”我说道。

  郝文明一咬牙:“先开棺,看清楚里面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