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41章

  定尸铜棺说是铜的,其实是参杂了其他类似铅的金属。加上铜棺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棺盖和棺身几乎锈成了一体。

  孙胖子出了个主意,先是敲松了铜棺盖和铜棺的接连处。又从尸体上拔出了一百多根聚魂钉。我、破军和孙胖子合力将铜棺盖一角抬出一条缝隙,郝文明趁机将十来根聚魂钉垫进缝隙中....

  等铜棺的四角加上四周都被垫上了聚魂钉后。我和破军沿着一侧推动铜棺盖,有了这百十来个滚轴,并没有太费力,就将铜棺盖向前推了一半。

  “行了”郝文明站在棺椁的跟前,眼瞧着定尸铜棺的内部显露了出来。在一堆大大小小的陪葬品中心,露出一具被类似亚麻布的布料层层包裹着的尸体。

  “这真的是百节王吗?”孙胖子问:“怎么看上去,像个木乃伊?”

  郝文明的目光在铜棺里面来回扫了几遍,最后停留在‘木乃伊’的身上。

  “郝头,尸身上面布料有问题”破军用甩棍拨弄‘木乃伊’身上的亚麻布,过了小三千年,这些布料竟然还有些许的柔韧性。

  郝文明用手在亚麻布的一角捻了一下,认出了来历,尸体上裹着的亚麻布叫晟麻,是商朝时期,死后商朝王族死后专用的裹尸布。有记载说过,用晟麻裹尸,尸体不会腐烂,而且还能避蛇虫鼠蚁。晟麻使用等级相当森严,所以出了极个别王氏宗亲外,一般的诸侯都不够资格使用。直到纣王时期,才放宽了晟麻的使用权限,可惜没有几年,晟麻就绝迹了。

  商纣王登基时,被发现纣王专用的布料里参杂了这种死人才会用的晟麻。没有查不到主谋。纣王一怒之下,将全国制作晟麻的匠人抓起来砍了头。从此之后,晟麻制作方法也就失传了。

  郝文明砸吧砸吧嘴,又说:“把晟麻撕开,让百节王出来透透气吧。”

  破军将甩棍的一头伸进晟麻里,轻轻向上一挑,晟麻表面虽然还有点柔韧,但经过了几千年的岁月,里面早已经酥透了。破军没有费事,就将几层缠裹着尸体的晟麻挑破了。

  晟麻包裹着的尸体露了出来,这是一具四十多岁的男尸。之所以我敢这么肯定,是因为这具尸体还保持着刚死时候的状态。他身上全裸,皮肤有种病态的苍白,似乎还有些生气。两眼半合,从我的角度看,能看到他的瞳孔没有丝毫浑浊。那一霎那,我竟然产生了一种要过去听听他心跳的冲动。

  要不是这一路下来,多少知道点底细,说他死了将近三千年,打死我都不信。看上去他更像是睡着了,一觉睡了三千年...

  “这是百节王,还是千年老妖?你们谁信他已经死了两千多年?”孙胖子喃喃道,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却向着郝文明看去。

  郝文明也在盯着‘百节王’看,只是他看的方式有些特别。别的地方都不看,只是抓起了铜棺中人的双手看了几眼。

  “他不是百节王”郝主任来了一句总结性发言。

  之前的判断全错了?破军愣了一下:“郝头,我们之前搞错了?这里不是百节王的陵寝?”

  “陵寝是百节王的没错,只是这个定尸铜棺里葬着的人却不是百节王”郝文明沉声说道。

  孙胖子愣愣的说了一句:“那棺材里躺着的是谁?”

  “谁都有可能,就不可能是百节王”郝文明眯缝着眼睛说道:“百节王是古稚国最后一代国王,他的资料流传下来的虽然不多,但还是能肯定一点,百节王天生异象,双手除大拇指外,剩余八指同齐。你们看看棺材里这人像吗?”

  我看了一眼躺在铜棺里的那个哥们儿,五只手指长短各异,看不出来有百节王天赋异禀的倾向。

  之前定的计划是找到百节王留下的暗道。现在证实定尸铜棺里的人不是百节王。那下一步该怎么出去?我、孙胖子和破军的目光一起转向了郝主任。

  郝文明沉着脸,手扶着铜棺好像再想什么事情。还没等他想明白,墓室中突然传来一阵焦糊的味道。紧接着,就听见孙胖子一声惊呼:“尸首着火了!”

  再看向铜棺时,里面窜出了火苗。

  火是从尸体的耳、鼻、眼睛、嘴巴里冒出来的。我们几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八只眼睛盯着铜棺,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我脱下衣服,要趁着火势不大,把火苗拍灭。还没等上前,就被破军一把拦住,他脸色十分凝重:“别过去,火有问题”

  火能有什么问题?还问等我问出口来,尸体身上的火苗起了变化,通红的火苗子突然晃了几晃,就在同时,铜棺内竟然没了颜色,里面就像是在放一场黑白电影。紧接着,原本通红的火苗向死尸的体内一敛,随即又猛的冒出来。再涌出来时,火苗竟也变成了黑白的颜色——黑色的内焰...白色的外焰。看上去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郝文明冲着我们三个喊道:“都离远点!”他自己则还站在定尸铜棺的旁边,用手机拍了几张铜棺里正在燃烧尸体的照片。看得出来,郝主任对这黑白的火焰十分忌惮,照片一拍完便马上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看着火中的尸体。

  孙胖子这时已经窜出去老远,口中还愤愤道:“妈的,棺材里的倒霉鬼到底得罪谁了?被定尸铜棺关了几千年不说,一露面就有火刑伺候他!”

  我和破军退到了郝文明的身后,孙胖子则弓着腰,站在了我们的身后七、八米远。这胖子倒是惜命。不过我们三个要是完了,只剩下他自己怕也是难逃劫数。

  看见郝文明还在不错眼神的盯着已经被火烧的劈啪乱响地尸体,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能惹他。只得捅了捅身边的破军:“这是什么鬼火?烧起来连个颜色都没有?”

  破军没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先是叹了口气:“你和大圣的命不知道是好还是歹,第一次出来不光见识了聚魂钉、定尸铜棺,就连无名业火你们都能遇上。回去之后记得买彩票。”

  “业火?还无名?”孙胖子可能是看出来危险不大,便上前几步,蹭到我和破军的身后:“什么意思?”

  破军看了一眼郝文明,看他没有制止的意思,才说道:“无名业火又叫阴世火。据说能烧尽天下一切之恶业。凡属是前作了不赦之大恶的人,死后会阴司判为永不超生、被无名业火烧成虚无。阳世之火只能烧毁人的肉体。而这个阴世之火能把灵魂都烧干净。”

  孙胖子的脸上变了颜色:“你的意思是说,被这个无明业火烧了的人,最后连魂儿都剩不下?投胎都不用想了,彻底玩完了?”

  破军点点头:“差不多,也有你那么一说。”

  “那还愣什么?别在这儿呆着了。赶快躲出去啊”孙胖子嘴上说着,脚下已经开始动作,话说完时,人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大门口。

  “看你那点出息”破军讥笑一声后说道:“无名业火出现一次都有针对的人或者动物,只要你不主动惹它,就不会引火烧身。”

  “还是小心点好”孙胖子嘴里咕咕哝哝的说着,脚下没动地方,看来形势只要稍有变化,他就能跑到安全的地方。

  破军不再搭理他,他也学着郝文明的架势,眼瞧着无明业火越烧越暗。最后,业火的火苗闪了几下,随即熄灭。

  看着郝文明向前一步,目光又瞟向铜棺里面,破军才敢说道:“好了,应该没事了。”

  再次走到铜棺的跟前,我彻底的愣住了。原本几分钟前还老老实实躺在铜棺里的尸体,竟然烧没了。铜棺里没有留下任何和那具尸体有关的证据,甚至连一撮灰都没有留下。除此之外,铜棺里别的物品(列如晟麻和陪葬的物品等等)则保持着刚才的样子,完好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