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42章

  破军站在我的身边,解释道:“无名业火是有针对性的,除非有人主动招惹它。”

  孙胖子也回到了铜棺的附近,他探头看了几眼铜棺的内部后,对着郝文明说道:“郝头,定尸铜棺也打开了,无名业火也烧完了,出去的暗道还能找着吗?”

  郝文明正围着定尸铜棺转悠,听到他的话,抬头扫了孙胖子一眼:“应该就在这墓室里,看看能不能找到吧。”

  孙胖子倚靠着铜棺,撇了撇嘴说:“要不还是回到掉进来的地方等吧,等欧阳主任派人来找。这一道上,什么千奇百怪的事都遇....”

  也该他倒霉,正说得起劲儿时,脚下却踩着了一根聚魂钉。话还没说完,脚下一滑,加上他肉大深沉,整个人倒头栽进了定尸铜棺里。这一下,吓得他不轻,掉进去后,孙胖子的手脚划楞几下,不知道在铜棺里碰到了什么机关。

  “嘎巴”一声,铜棺的底座突然裂开,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孙胖子连同裹尸的晟麻和陪葬品一起坠落洞中,孙胖子掉下去时喊了一嗓子:“谁....推得我?”

  在孙胖子坠落下去的瞬间,我恍惚看见了一个蓝哇哇的人和孙胖子一起掉落洞中....事情发生的太快,没等我们几个反应过来,孙胖子已经在洞底了,听声音他应该没什么大事,已经能听见他呲牙裂嘴的动静。

  郝文明站在铜棺旁,对下面喊道:“大圣,你怎么样?能动吗?”我跟了一句:“什么东西和你一块掉下去了?”

  下面传来孙胖子一阵哼哼声:“还没死成...辣子,你看见什么了?是铜棺里的陪葬品吧?我这屁股,都摔木了....”听到他没事,我们三个都松了口气:“下面什么情况?”“等一等,我看一下....”下面亮起了一点火光,是孙胖子打着了打火机。

  我手扒着铜棺向下喊道:“孙大圣,你的打火机不是没油了吗?”

  孙胖子在下面怒道:“辣子,你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

  “都别废话了”郝文明喊喝一声,对着铜棺下面喊道:“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看见什么了?”

  “墙上有壁画,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还有....下面还有一个棺材,我说,你们不下来吗?”

  我目测了一下距离,还好,不算太高,也就七、八米的高度。跳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郝文明爬上了铜棺的边缘:“大圣,你让一让,别砸着你。”

  “好了,下来吧”孙胖子向后退了几步,把落地的位置让了出来。

  郝文明不再废话,一纵身,跳了进去。接着是破军和我,一前一后跳进了洞底。

  如果不和上面的主墓室相比,这洞里里面还算是宽裕,和别的斗室不同,这里没什么装饰。一口棺材孤零零的摆放在中心。如孙胖子所说,四周的墙上还真画着四副壁画。

  壁画的画工谈不上什么美感,风格以写实为主,好像是在叙述着一场战争的始末缘由....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跳进这间暗室的那一刻起,目光就被墙上的四幅壁画吸引了。四幅画描绘了四个场景。

  东起第一幅壁画,描绘的是在浩瀚的沙漠中,一个国家建立在一片沙漠绿洲之上。有无数的臣民拜倒在一个蓝脸的国王脚下。蓝脸国王怀里抱着一个和他同样肤色的婴儿。

  这个国王脸色虽然怪异,面容长的却很慈祥。周围老百姓或跪或拜,聚拢在国王的周围。从他们脸上的神色能看出来,一个个都是洋溢着快乐的表情,而且他们身上的服饰也是非常的华美,看得出来,这个国家的百姓生活的都是十分的富足。他们对国王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恭敬。

  第二幅画描述的蓝脸国王苍老了很多,头发和胡须已经花白,而那个婴儿已经长大成人,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蓝脸公主(蓝爸爸和蓝妹妹?)站在国王身旁。有一支队伍从东方而来,不同于这个国家西域人种的面容,这支队伍明显都是中原汉民族的汉子。他们手持刀剑,几乎每个人的腰带上都悬挂着几颗这个国家百姓的人头。

  为首一人站在国王的面前,正在和国王说着什么,而他的手则和公主握在了一起。

  国王像是在倾听中原来人的讲诉,而眼睛却在看着一脸茫然的公主。国王的眼神流露出来淡淡的哀伤和无可奈何。

  第三幅壁画变成了中原商周时期的宫殿场景。刚才出现的中原人手持利剑,一剑刺穿了蓝脸公主的胸膛。远处的沙漠上,无数的中原人已经打到了皇宫的城下。四周地面上满是倒在血泊中的百姓,国王满身戎装手握弯刀,站在皇宫的最高处,向着中原皇宫的位置望去。

  第四幅画的就是在这间密室里。蓝脸国王手里捧着一盏油灯,正在进行着某种祭祀仪式。密室之外,中原人已经攻进了皇宫。远处沙漠上已经形成了一股黑色的龙卷风,风头正对着着皇宫袭来。

  四幅壁画看完时,孙胖子也哼哼唧唧的走到我身边,他说话的语气不善:“辣子,刚才是不是你把我推下来的?”

  我很差异的看着他:“大圣,你倒是会赖人。明明是你自己踩到聚魂钉,滑到了才掉进棺材里的。”

  孙胖子摇摇头,说道:“不是,刚才我是踩到钉子了,不过没滑到,是有人把我推下来的,真的不是你?”

  “当时我又不在你旁边,怎么推你?”

  孙胖子将信将疑:“你怎么证明?”

  我的火气也被孙胖子的矫情劲儿点起来了,拍着棺材榜,我大声说道:“要是我推的你,我就.....嗯?这儿怎么有盏油灯?”

  原本光秃秃的棺材盖上突然多了一盏油灯,这么眼熟?我又看了一眼墙上的壁画,和画上的油灯一模一样:“你放的?”

  “不是我”孙胖子直摇头:“一盏油灯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里面还有灯油,正好点个亮”说着将打火机的火苗凑了过去。

  “别点!”郝文明和破军本来正在看壁画,等看见时已经晚了。“呼”的一声,油灯被点着时发出了一阵怪异的风声,紧接着,一股白色的烟雾从油灯的灯嘴里冒了出来。

  “别闻!快点上去”郝文明和破军是真的急了。郝主任从孙胖子的手中打掉了油灯,破军更绝,他将棺材推到我们掉下来的位置,接着抓住棺材的一角“嗷!”的一声,将棺材立了起来:“从这儿爬上去!”

  烟有问题!我明白过来,眼前就是突然一花,这个暗室里已经凭空多了几个人。

  站在我前面的是一张蓝汪汪的大脸。花白的头发、胡子都打折卷,——蓝爸爸,呸!不是,是壁画上的那个蓝脸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