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45章

  丘主任本来是个冷面人,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一个人憋得太久的原因的原因。再说话竟然有点话痨的倾向。

  据丘主任说,他心里本来就不认为这里是大月氏国王城的遗址。大月氏国没有错,不过不是王城,应该是大月氏国某位国王的陵寝才对。尤其是进了深坑不久,还遭遇到了古时河套地区游牧部落特有的巫术——纳达杰。更证实了邱主任的猜想。

  纳达杰是当时大的游牧部落(如匈奴、大月氏、乌孙等国)用来守护国王陵寝的巫术。

  传说是在陵寝修好的当天,将九十九名战俘的身子埋在陵寝的入口处,头部露出地面上。在头部前一尺的位置摆满酒肉吃食。

  这些战俘身子手脚埋在地下,眼睁睁看着面前的酒水食物,最后却活活饿死。这些战俘死后可谓是怨气冲天。

  为了让其怨上加怨,这些战俘饿死后,巫师就马上作法,阻止他们的魂魄出离身体。这些人的尸体会在烈日之下暴晒三天(不能超过三天,否则就算有法器也挡不住他们巨大的怨气,会对陵寝内国王的灵魂形成威胁)。

  到了第三天晚上,巫师才会将他们的魂魄抽离出来,分成几组,安置在陵寝的几个重要位置。形成守卫陵寝、防止盗墓贼的法阵。

  丘不老一行人下来不久,就着了纳达杰的道。好在丘主任加了小心,只是手下调查员吃了点小亏。

  丘不老也是个人物,当时场面虽然被动,但还是马上扭转了局面,一连拔了三个纳达杰法阵(之前在地面上听到惊悚的声音,就是拔掉纳达杰时发出的‘阴破’)

  再往前走时遇到了岔路,丘主任和手下分兵两路。

  丘不老进入岔路后,走了一段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但老是一阵一阵的心慌,右眼皮跳个没完。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丘主任也越走越心虚,最后在岔路的尽头发现了考古队失踪的四组人。

  当时那二十多个人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四处没有多余的脚印,在他们周围摆了一个防御法阵。看样子是这个法阵救了他们。

  丘不老检查了这些人的身体状况,发现他们昏迷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的魂魄被人用法术禁锢住了。这种法术没有什么杀伤力,只是封了人的六识,来一次深度的睡眠而已。

  邱主任更感兴趣的是摆在地上的阵法,一把小号的桃木剑插在地上,周围看似凌乱的摆着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刚才丘不老不知原因的心慌,看来八成就是这个阵法带来的效果。

  布阵的人是个高手,能让丘不老在几百米外都感到不安,要不是非走不可,邱主任说什么都会绕开这条路。就算是遇到纳达杰里的饿鬼,都不敢靠近这个阵法半步。

  失踪的人员找到了,任务可以说完成一半了,可惜无线通讯器不给力,信号被屏蔽了,联络不了地上。丘不老只得再从原路返回。

  等他沿着原路走到头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只要出了岔路就只有一条路直通地面。可是那条路没有了,或者说是多了九条路,在丘主任的面前竟然凭空出来了十条路。

  是魔障!丘主任的心里没底了。当初给陵寝设计法阵的人算得上是大师级别的了。在外围埋伏的那几个纳达杰,现在看起来只能算是开胃菜,眼前的魔障才是头盘,他奶奶的,看起来就算破了魔障,应该还会有别的大菜。

  魔障的学名叫做十出九曲阵,进时路一、出时路十。这十条路只有一条是生路,能不能活着出去只能靠运气。只要阵法一发动,就连摆阵者自己都不知道该选哪一条路,能活着出去。真正是九死一生了。

  丘主任没敢轻举妄动,在每条出路口上都卜了一卦。十卦都是一个结果——此路凶险、有进无出。这时的丘主任真有点毛了。这明明就是十出九曲阵啊,一定有一条路能出去,没道理都是死路啊。

  就在丘主任一筹莫展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嘎嘎....”一阵声响。没等丘主任明白过来。头顶上突然掉下了一个二百六十斤的大胖子,将丘不老生生砸晕。

  我们一直等到丘不老说完。郝文明才说了我们的遭遇(怎么下来的部分没说)。丘不老也是听得呆了:“这里不是大月氏国?是古稚国的陵寝?不可能!我刚才还破了几个纳达杰,古稚国的时期,还没有类似纳达杰的阵法。”

  郝文明又拿出电话,给丘不老看了刚才拍的照片。证实了他的说法。丘主任看了直摇头,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认为这里会是古稚国的陵寝。

  孙胖子在俩人争论的间隙插了句嘴:“两位主任,管它是大月氏国、还是古稚国,等出去以后再慢慢研究。现在是不是考虑考虑怎么出去?”

  “大圣,我们可以从主墓....”话说了一半,剩下的被我自己咽了回去。抬头时才发现,头顶上的暗道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把破军拉了过来:“破军,你扛着我上去看看。”

  “省点力气吧,别折腾了”丘不老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们现在位于魔障中心,空间已经混乱了,除了眼前这十条路,不会再有别的出口。”

  郝文明不作声,算是默认了丘不老的说法。

  孙胖子围着十条路转了一圈后,说道:“十条路,我们五个人,一人走两条路。也不算什么。”

  破军苦着脸摇了摇头:“大圣,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个魔障又叫九死一生局。除了一条生路之外,剩余的九条路都是死路,有去无回。”

  “切”孙胖子满不在乎的一笑:“破军,你那是什么表情,现在有两位主任,你还怕这个魔障搞不定?”

  “你想得太简单了”破军苦笑的看着孙胖子:“魔障是不受控制和没有规律可言的。”

  “你的意...意思是能...不能出去,就全靠运气了?”孙胖子真的急了,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郝文明一直没有说话,眯缝眼睛一直在看着孙胖子,突然向他招了招手:“大圣,你过来。”

  “郝头,你叫我?”孙胖子不知他想干什么,犹犹豫豫的走到郝文明身边。

  郝文明古怪的一笑,手指着十条路画了个圈:“选条路”

  “你让我选路出去?”孙胖子的绿豆眼瞪成了黄豆眼:“郝头,你开玩笑吧?”

  “开个屁玩笑,快点,不是我说,赶时间呢”郝文明看着有点不知所措的孙胖子,语气稍微平和了一点,继续说道:“大圣,现在我们五个人里,就属你的人品最好,你选一条路出去最合适。”

  旁边破军和丘不老也是一脸不解,他俩搞不清楚郝文明葫芦里埋得什么药。

  孙胖子围着十条路转了好几个圈,还是拿不定主意,郝文明有点急了:“孙大圣,快点!不是我说,都在等你。”

  “就它了”孙胖子把我们豁出去了,他指的是自己对面的一条路。

  郝主任哼了一声:“不是我说,早这样不就得了。来吧,就这条路了”说着带上孙胖子,向指定的那条路走去。丘不老看着郝文明的背影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了上去。

  破军和我走在最后面,破军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辣子,大圣有谱没谱?”

  我说道:“差不多吧”

  破军看了我一眼:“什么叫差不多?我们的命现在由孙大圣做主了。他要是选错了,大伙儿就一块玩完了。”

  我多少知道点孙胖子的底细:“给你一副扑克牌,让你凭运气连抽十次红桃尖,你行吗?”

  破军说道:“开玩笑吧?谁的运气能那么好?”

  我指着孙胖子的背影:“就是这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