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49章

  我和孙胖子向郝文明他们的方向飞奔过去,那个‘人’就跟在我们的身后,他(她或者它)一直保持着七、八米的距离。

  孙胖子跑的急了脚下拌蒜,一个趔趄,在倒地的瞬间被我揪住衣服领子提了起来。就耽误了一秒钟的时间,身后的那个‘人’已经赶过来了。那个人的手指尖已经触到了我的脖子,我浑身的汗毛孔已经立了起来。

  “啪!”孙胖子回头向那个‘人’的身上开了一枪,子弹打在铠甲上后,反弹到我脚面不到一米的水面上,打出一个小水花。

  “别开枪!子弹能反弹!”说话的功夫我已经抽出了甩棍,猛的回身,对着那个‘人’的头抽了过去。

  甩棍很实惠的抽在他的头盔上,就算是石头,这一下子也能打得四分五裂。可惜这头盔不是石头。

  “当!”的一声,甩棍当场被震飞,我的右手被震得抖个不停。而头盔上连一道裂痕都没有。打不了,跑!

  再想跑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人’的手已经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提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举了起来对准我的心口。看架势要直插胸口,将里面的心脏挖出来。

  关键时候,孙胖子冲了过来。他抱住了那个‘人’的胳膊,手枪伸进他头盔和铠甲的缝隙,“啪啪啪啪”将枪里的剩余的子弹一股脑射了进去。

  还是民调局特制的子弹起了作用,那个‘人’中枪的部位喷出了一股黄色脓水。虽然有头盔挡着,看不清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但还是能感觉到枪伤给他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他松开了我的脖子,跪在了地上,两只手捂住了伤口,头盔里发出了一阵阵嘶哑的嚎叫。

  我握着手枪想要再给他来一梭子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动!你们快点过来!”我听得清楚,说话的是丘不老。

  我回头才发现,丘不老,郝文明和破军已经跑过来。丘主任身后背着的长条包裹已经不见了,手上却多了一把漆黑的乌金刀。

  刚才我在开枪打‘星星’的时候,就惊动了他们三人。也顾不得研究抱月玉棺了,三人一起向枪响的地方冲过来了。虽然晚了半拍,但还不算太迟。

  这就算看见亲人了,不过他们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劲,三人都紧绷着脸,尤其是丘不老,他握刀的手太过用力,手指关节变得雪白。

  “你们到我们身后来。”郝文明说道。看来真的有麻烦,郝主任竟然忘了他的口头禅了。

  那个‘人’已经没有杀伤力,两位主任至于这么紧张吗?虽然想不明白,我和孙胖子还是站到了破军的身边。

  孙胖子在破军的耳边低声道:“大军,不用这么紧张吧?这个怪物已经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破军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你再好好看看吧。”

  果然将破军说的那样,再看向跪在地上的那个‘人’时,已经有了变化,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脓水,那个‘人’的手伸进了伤口里,在里面一阵的搅合。在我的位置,能清晰地看见他脖子里一节一节的白茬脊椎骨时隐时现。半根烟的功夫后,他的手拿了出来,里面握着一把子弹头,手掌向下一翻,把十来颗弹头扔进了水中。

  我和孙胖子对视了一眼,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民调局特制的子弹对他没有作用,也就是让他疼了一分来钟,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郝,动手吧!”丘不老喊喝一声,没等郝文明,他人已经先动了。丘主任手握着大刀片子斜着对那个‘人’就是一刀。一道火花闪过,那个‘人’的盔甲被砍出了一个口子。他伸手抓向丘不老。丘主任身子向后一仰,使了一个铁板桥,脚下一使劲,从那个‘人’的裤裆里钻了过去(他三米多的身高,裤裆的高度也将近一米半,丘不老的个子不高,低着头能直接走过去)

  “你们别乱动!”郝文明扔下句话,抽出甩棍也冲了过去。郝主任的甩棍和我们用的不一样,甩开之后,最前端竟然露出五寸多长一个刀尖,这那还是甩棍,分明就是一把能伸缩的长匕首,绝对属于管制道具了。

  那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丘不老身上,完全没防备又有人杀过来。郝文明的刀尖捅进被丘不老砍出的那一道口子,捅进去后顺势在里面一搅,拔出来时又喷出一股脓水。那个‘人’“嗷!”的一声惨叫,已经顾不得丘不老了,伸手向郝文明抓去。

  后面丘不老看出便宜,跳起来(不跳够不着)对着他的后背又是一刀。这一刀是的力量大了些,那个‘人’后背的盔甲被砍掉了一块,乌金刀还捎带着削下来一块皮肉。

  丘不老这一刀虽然占了便宜,但马上又吃了大亏。那个‘人’受伤之后,速度却变得快乐,丘主任双脚刚落地,那个‘人’已经又转回身,抓着丘不老的肩膀,将他按在地上,抬起右手对着丘主任胸口的位置,猛的抓了进去。

  完了,我心里一阵紧缩,刚才他就想这么对付我来着,还好孙胖子救了我一命。这一下子的力道奇大,丘不老的命保不住了。

  没想到他的手只是抓破了丘不老的外衣,就在寸进不得。那个‘人’顿了一下,又试了几次,还是抓不破丘不老里面的衣服。

  郝文明趁这个机会,手中刀尖又扎进了那个‘人’后背裸露的皮肉里,郝文明也真下得了手,一下不算完,拔出刀尖,又连续扎了四、五下。

  那个‘人’吃痛,丢下丘不老,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过身,一巴掌打在郝文明的胸口,将郝主任打得飞起来七、八米。这不算不完,那个‘人’跳了起来,在空中抓住郝文明,一手抓手,一手抓脚,看样子是要把郝文明活活撕成两半。

  我们三个看眼的都急了,几乎同时举枪对着他后背的皮肉就是一梭子。地上躺着的丘不老也突然起身,向那个‘人’的裤裆就是一刀。

  “嘎....!”那个‘人’的叫声都岔了音,提着郝文明的腿,向丘不老抡去。丘主任躲闪不及,抱着郝主任飞出去十多米远,两人非死即伤,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那个‘人’也忍受不了痛楚,跺着脚连连惨叫。然后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将身上套着的铠甲脱了下来。

  “他什么意思?”我换完弹夹后,对着破军说道。这是破军脸上已经变了颜色:“小心!他是要拼命了!”

  那个‘人’突然将手里的铠甲向我们扔过来,同时以电闪一样的速度向我们冲过来,他几乎是和铠甲同时冲到我们的身前,我们三人躲过了铠甲,却躲不过他的速度,看见就要命丧在他的手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向后退!”

  与此同时,一个红色的火球打在那个‘人’的身上,转眼间,他的全身都被焰球包住,这个火球好像专门克制他,那个‘人’在水里来回打滚,想不到的是,火焰遇水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还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十来分钟后,那个‘人’终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火焰又烧了十来分钟,直到把他烧成了一把灰烬才渐渐的熄灭。

  打出火球的是郝文明,他手里还有发出火球的装置,一个小小的金属筒。

  孙胖子长出一口气,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屁股坐在水面上:“郝头,有杀手锏就早点用嘛,别等到最后关头了,我怕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他不脱铠甲的话,这火根本就烧不着她。不是我说,别看眼了,过来扶我们一把”郝文明半趴在水面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