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51章

  从洞里出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欧阳偏左正在组织第二拨人下去,之前丘不老带下去的五个精英都陆续回到了地面,他们并没有带回什么好消息,还把自己的主任丢在了地下面。

  二室的副主任王子恒已经急得火上房了,找了欧阳偏左多少次,要带齐二室调查员再探地穴。欧阳主任生性谨慎,没有答应。加上前半夜,郝文明连同一室全部人马也相继失了踪。加上丘不老初下洞穴时也并不太顺。

  一系列的事件过后,欧阳偏左也不敢再轻举妄动。给高亮打了一夜的电话,高局长的手机一直显示忙音,没有联络上。

  直到天光放亮,地底下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欧阳偏左终于坐不住了,和王副主任商量之后,安排了第二波下洞穴的名单。

  除了两个看守地面和继续联络高亮的人外,剩余几十号人倾城出动,欧阳偏左打头,王子恒押后。

  在洞口处还增加了几个滑轮和索道登山绳。众人都站在了洞口处,眼见欧阳主任就要第一个跳下去。洞穴的里面有人喊了几声:“你们摆姿势啊!不是我说,下来几个,把人抬上去!”

  失踪的人员经过欧阳偏左简单的治疗后,基本都恢复了正常。经过询问,这些人都是进了洞穴后不久,就被一股黑色的烟雾笼罩住了。被烟雾笼罩的一刹那,他们就丧失的行动能力,但还有些意识,几乎每个人都看见了烟雾中出现了不停变换着的人脸。

  随着在烟雾里的时间慢慢变长,这点意识也开始越来越弱。在最后几个人的意识消失之前,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白头发的男子,将他们从浓雾中拖了出来,然后用一块类似抹布一样的破布,抽散了那股烟雾。之后发生了什么,再没有人知道。

  之后,欧阳偏左拉上了郝文明和丘不老,在一旁开起了主任级别的小会,王副主任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参合进去。

  具体的没听到,只是刚开始没多一会,欧阳主任就一声惊呼:“白头发也来咧?这是额们三个调查室的事情,管他什么事。”

  郝主任想捂住欧阳主任的嘴,下手晚了一点,他还是喊出了几句。丘主任皱着眉头说道“你小点声,再把我的人....”三位主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后面说的什么只有他们三个能听清了。

  这件事终于告一段落,失踪的人员全部救出,没有一人伤亡。这个结局还能让人接受。而丘不老给考古队的官方解释是,让失踪人员着道的是一种类似‘致幻剂’之类的神经毒气。他们在烟雾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这种神经毒气的出处,是陵墓的主人用来对付盗墓贼的。

  随后漏洞百出,但好歹有了官方的说法。这支考古队将会暂时撤回休整,为防止陵寝内再有类似事件发生,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民调局这次的临时工作名号)将会对这个墓葬群进了一次考察。确定陵寝内没有安全隐患后后,甘肃考古队再重新入驻。

  最后民调局方面来了电话,一室、二室人员撤回。欧阳偏左留下,他五室的人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这次民调局唯一的收获就是那两个魂髦了,丘不老和他一室的调查员亲自押送,先行一步回了民调局。本来可以搭便机一起回去的,没想到郝文明哪根筋没搭好,又在沙漠里呆了一夜,他和欧阳偏左聊了半宿,第二天,才带着我们三个人,搭乘民航的航班回了民调局。

  回到民调局后,也没有人向我问起沙漠里的这件事。我、孙胖子和破军三人还是每天分类、传送文件,干着传达室的活。

  孙胖子倒是和我提起过那三颗夜明珠怎么出手。他不问还好,一提夜明珠的事,我就头疼,想起吴仁荻当初说过,他也要一份。这一份怎么分,分多少?我可不敢给他做主。

  依照孙胖子的意思,把夜明珠一卖,得个千八百万的,我俩一分,民调局的活也不干了,全中国这么大,随便找个地方一忍,舒舒服服的过完下辈子不就得了?不过我一句话就让孙胖子打消了这个念头:“大圣,你觉得全国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古稚国的古墓难找吗?”

  想找吴仁荻,吴主任还就偏偏不出现了。回到民调局一个多月,我和孙胖子动不动就找借口去六室转一圈,得到的消息就两句话:“吴主任不在,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

  又过了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和孙胖子照例在午饭前去六室转了一圈,依旧没有吴仁荻的消息,再向食堂走的路上,我接到了破军的电话:“辣子,先别吃饭了,你和大圣马上去停车场,我们三个要一起出去一趟。”

  等到达停车场后,破军已经坐在车里等我们了,他先是一人给了一个十字架项链:“都带上,我们要出去一趟。”

  “大军,什么事不能吃完饭再办?”孙胖子饿了就要吃、困了就要睡,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废寝忘食’这句话。

  “急事,先上车,车上告诉你怎么回事”说着破军发动了汽车,等我们上车后,一脚油门,车子开出了民调局的停车场。

  “这次我们是配合三室的行动,不需要我们动手,看着就行。”破军边开车便说道。

  三室?是负责国际宗教事务的,他们主任还是个外国人,他们能有什么行动?

  破军又说道:“三室是个特例,他们如果有行动,必须要有其他几室调查员在场,这次轮到我们了。”

  “他们自己不能干啊?”我坐在副驾驶,看着前面熙熙攘攘的车流说道。

  “这是高局定的规矩,没办法,本来定的时间是下个星期,那边好像出了什么变化,雨果主任决定提前到今天,正好让我们赶上了,安原计划去的应该是二室的人。”

  我又问道“大军,到底三室这个是什么行动?”

  “不知道”大军摇了摇头:“三室没交底,去了才知道。”

  二十多分钟后,破军将车开进了一个别墅小区里。万华小区,我看见了别墅区的牌子。这里的房子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房价先放在一边不提,光是物业费,我一年的工资全交了还不一定够。

  车子开进了最里面,在一个四层楼的别墅前停下了,门口稀稀拉拉的站了四、五个人,我扫了一眼,都不是外人,民调局三室的调查员。

  “早来了啊”孙胖子笑眯眯的下车。刚和三室的调查员客气了没几句,就套出了今天行动的目的。

  天主教中国教区的一位教友,在半年前被邪灵附体,试了很多方法,也找了几个神父和牧师,都不能将附身的邪灵驱除。事件后来被民调局得到,交到了三室主任——尼古拉斯.雨果的手上。本来订好了下礼拜进行驱魔,没想到两个小时前,被附身的教友情况突然恶化,雨果主任做了决定,马上开始驱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