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53章

  神曲一响起,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就连床上的男子都忘了嚎叫,侧着头盯着雨果。

  尼古拉斯.雨果主任尴尬的掏出了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并没有马上接。先是低头对着床上的男子说道:“对不起,耽误你一会儿,马上回来,不会太久”这话说得,就像是和一个老朋友在聊天时,自己有点急是要离开一会,先表示了歉意,还承诺了回来的期限。说着很随意地摘下了自己的十字架,顺手扔在了床上男子的身上。

  雨果的十字架看来有点来头,和它接触的一刹那,床上男子就是一颤,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肚子上的十字架,在他眼里,十字架不再是十字架,已经变成了一条毒蛇。想要把它甩下去,却始终提不起勇气。

  雨果拿着电话,直到走出了房间才接通了电话。孙胖子是个好事的,装作系鞋带后退了两步,靠近了房门,竖起耳朵听起了贼话。

  雨果说的还是拉丁语系的某种语言。有几句话飘进了我耳朵里,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孙胖子还蹲在地上,笑眯眯的听得有滋有味,他能听懂?看来以前小瞧这胖子了….

  我也蹲在了孙胖子的旁边:“你听见什么了。”

  孙胖子笑着向我挑了挑眉毛:“雨果的女朋友从意大利过来了,在机场要他去接。”

  我说道:“意大利语你也能听懂?看不出来啊,大圣你深藏不漏啊。”

  孙胖子向我一呲牙:“当年在缉毒处的时候,客串过一次西西里岛的华侨,意大利话我正经学过小一年。没想到,今天能再用上。”

  孙胖子的心思还是在雨果的电话上:“到底是外国人,就是开放,你听听这词儿,照耀着我生命的女神。我们的相遇是上帝的旨意,不要忤逆上帝的意思,甜心,今天就让我们结合成一体吧。哎...”孙胖子回过味了:“那女的是不是他的意大利网友?”

  房间里莫耶斯的脸上已经是茄子色了,他也顾不得形象了,对着正在房间外打电话的雨果吼了一声,虽然听不懂,也能猜到他话里的意思。孙胖子也没忘了翻译:“你有完没完!”

  雨果不是很情愿的挂了电话回到房间,低着头嘟囔了一句,这句话声音太小,孙胖子都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他不想得罪莫耶斯,不过眼前还有一个对象可以发泄。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雨果笑眯眯的回到了床上男子的身边:“好了,我们现在继续,对了,提醒你一下,我之后的方法可能会激烈一点,今天之后,你有可能以后都无法沐浴在主的圣光之下,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讲,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五秒钟内你离开这位教友的身体,我就当没事发生过,五!时间到,你放弃了”

  自从刚才被圣水淋上,床上男子身体里的恶灵就感到像是被硫酸浇到身上一样,恶灵已经感到了事情不妙,等到之后和雨果的十字架又来了次亲密接触时,恶灵想离开床上男子的身体已经做不到了,十字架就像一个看不见的牢笼,将他死死地困在床上男子的体内,那时恶灵的心里已经开始冒苦水了,想不到雨果主动给了他一个机会,等没想到的是,机会来的快,去得更快,雨果省略了一、二、三、四,直接把五放了出来。

  床上男子用一种尖利的声音喊道:“我走!我马上就离....”

  “啪!”雨果抬手又是一巴掌:“晚了,早干什么了!”说完接过手下调查员替他端着的水碗,左手扒开床上男子的嘴巴,将碗里的圣水灌了下去。

  还可以这样?房间里的人都惊呆了。雨果将一碗圣水都灌进去之后,莫耶斯首先缓了过来,对着雨果喊了一串意大利话:“雨果,你在干什么?难道你疯了吗?你这是在亵渎纯洁的圣水!”(孙胖子译)

  雨果正捂住了床上男子的嘴巴,不让他将圣水吐出来:“这是用圣水洗涤这个恶灵身上的罪恶,莫耶斯,别那么大惊小怪的,这个方法最直接。”(孙胖子译)

  接着雨果又用汉语高声颂道:“主啊,请您彰显您伟大的神力,将这个附身于您忠诚的教徒身上地恶灵,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杀掉吧,阿门!”最后一个字出唇时,雨果松开了捂住男子嘴巴的双手,一股腥臭又粘稠的液体从床上男子的口中喷了出来。

  雨果走到窗边,拉开了床帘。一道阳光照射在黏糊糊的液体上,这摊液体冒出一阵气泡之后,“啪“的一声又着起了火,几分钟后,烧的干干净净,地面上只留下了一片黑色的焦痕。

  雨果驱魔的动静太大,已经惊动了刚才出去的女主人。她在门外敲了敲门:“尼古拉斯神父,里面还好吧?可以让我进来吗?”

  “您请进,吴姐妹”雨果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

  女人进了房间,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后,又把目光转移到了雨果的身上:“雨果神父,我没有打扰您神圣的仪式吧?”

  “你来的时间恰到好处,吴姐妹,驱魔的仪式刚刚结束。仪式的过程非常完美。你丈夫已经脱离了恶魔的控制。”

  “我丈夫好了?”女人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和诸位的帮助....”说到这时,女人已经泣不成声。

  “好了,吴姐妹,上帝对他忠诚信徒的试炼已经结束,我说过,一切都在主的注视之下。”雨果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又接着说道:“你丈夫虽然已经摆脱了恶魔的控制,但是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虽没有大碍,但还是需要安静的修养....”

  看着雨果说话时庄严法相的样子,我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分裂成双重人格了。刚才打电话时语气轻佻的无与伦比,现在说的话又神圣庄严的一塌糊涂。

  一直在冷眼旁观的破军终于说话了:“差不多了,这儿没我们一室的事了,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