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54章

  今天的事有点莫名其妙,我和孙胖子莫名其妙的被破军拉来,又莫名其妙的看了一场重口味的驱魔秀。刚看的过瘾又莫名其妙的被破军拉走,今天过的....真是莫名其妙。

  回到民调局后,破军写了一份报告,顺手交给了我:“辣子,我有事去地下二层,报告帮我交给欧阳偏左备档,没问题吧?”

  我接过报告,瞟了一眼是刚才三室驱魔的事件总结:“没问题,你忙你的,这个我帮你交。”

  破军刚走,孙胖子就溜溜达达的凑了过来:“辣子,别着急,里面是说刚才雨果驱魔的事吧?”

  我看着孙胖子,晃了晃手里的报告说:“你的嗅觉倒是很敏锐嘛。”

  “大军写报告时我瞅了几眼,他根本就没有避讳的意思,现在要你送报告,摆明了就是要我们先看看”孙胖子看了一眼门口后,接着说道:“快点吧,趁郝头没来,先弄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的好奇心不亚于孙胖子,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样子,我犹豫了片刻后,好奇心还是占据了上风,抽出了报告的内章。

  事件的起因是半年前,珠宝商人李某夫妇在教堂做完礼拜后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交通事故。他们的车和一辆法院的卡车相撞(事后才知道,当时车厢里装着的,是一个刚执完死刑的死囚尸体),李某当场被撞晕,索性伤的并不严重,经过简单的急救,李某很快苏醒过来,当时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恶梦才刚刚开始。

  经过车祸之后,李某的性情大变,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无故殴打自己的老婆(吴姓女人)不算,还用屎尿污了自己家中圣像(绑在横竖架子上的大胡子男人)

  开始李夫人还以为自己丈夫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请了这方面的权威医生到家给李某诊病。没想到李某当时就发了飙,跳到医生的身上,对着他的脸咬下去,,撕下了脸上的肉,一口吞下了肚。

  李夫人惊恐过后,喊来了正在楼下巡逻的保安,想要拉开李某。惊愕的一幕出现了,李某当时趴在医生的身上,头部突然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直接扭到了后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众人。李夫人这是才发现,李某的目光愣愣地,没有半点生气。

  一个保安乍着胆子走到李某的眼前,想要抱住他。在动手的一刹那,李某的头古怪的扭向了保安的方向,两双眼睛对视的时候,保安‘嗷...”的一声,连滚带爬的退了回来。

  那个保安惊魂未定,缓了一会之后,才指着李某说道:“他眼睛里还有一个人”。刚才两人四目相对时,李某的瞳孔反射出的不是那名保安,而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壮男子。

  保安再没人敢上,最后李夫人许以重利(多少钱报告里没写)。众人拼了老命才将李某制住,用绳子将他捆在了床上。这时的李某已经没了当初的摸样,对着眼前这些保安和自己的老婆一个劲儿的冷笑,嘴里开始胡说八道,说的都是和李某生平不相干的事。

  李某夫妇都是虔诚的教徒,李夫人看眼前的情形,开始寻求主的帮助,当天就联络了当地教区的牧师。等亲眼看见李某时,来的牧师也毛了,以前也倒是听说过恶魔附体的事情,那基本都是当成神话故事听的,没想到今天会让自己撞上....

  牧师胆子也大,先是把自己的十字架套在了李某的头上,然后转着圈对着李某念起来圣经。他也是倒霉催的,看见李某安静了很多,便刚松了警惕。伸手摸向李某的头顶时,李某突然抬头,将牧师的食指生生咬断。第一次驱魔就这么结束了....(题外话,李夫人安排牧师和神经科医生在同一间病房)

  之后李夫人又联络多次教会,在尝试了多次驱魔无果后。事件被民调局得知,考虑到事主的宗教信仰背景,便交给了三室负责。

  不过当时尼古拉斯.雨果主任和莫耶斯都不在国内,为了应急,雨果向中国区大主教借了十字架应急,可惜功效甚微,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驱魔事件。

  之后就是驱魔的过程,破军写的中规中矩,我和孙胖子都是当事人,这些草草看了几眼就过去了。

  看完之后,我将报告整理好,准备给欧阳偏左送去。没想到孙胖子主动要陪我过去:“一起吧,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说什么?”我看了他一眼:“鬼鬼祟祟的,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

  孙胖子笑眯眯的伸出三根手指头:“我们那三个小圆球有买家了,和你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小点声”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忘了一件事,不是我们俩的小圆球,别忘了白头发也掺合进来了,他可没说要钱还是要小圆球,等他有了说法,我们再出手吧。”

  “切,看你那样子”孙胖子无所谓的一笑:“我都想好了,三颗小圆球,一人一颗,我们俩的自己处理,他的让他自己办。不过话说回来,当时也邪了门了,白头发是怎么知道我们打下来三颗...小圆球的?”

  孙胖子说的也是个办法,要夜明珠还是要现钱,吴仁荻自己决定不就得了?我替他瞎操什么心?

  我说道:“别拿他当一般人,破军说过,在民调局里宁可得罪局长,也不能得罪六室主任,二室的主任丘不老够牛了吧,看见白头发一样的头皮发麻....”

  我和孙胖子边走边聊。到了五室,才知道欧阳偏左几分钟前去了地下二层,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或者说回不回来)

  心里存了事,就不想在这浪费时间。我和孙胖子直接搭电梯进了地下二层,在里面找了好一圈,才在紧立面一个房间里堵住了欧阳偏左。

  这个房间长年锁着,我和孙胖子从没进去过,现在有机会了,我向里面看了几眼的,桌子上已经分成了若干小格。里面清清爽爽的摆着几百张符咒。

  交完报告后,孙胖子嬉皮笑脸的说道:“欧阳主任,这些符纸我看的眼熟,是我们滴血的那种吧?”

  欧阳偏左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嗯,你蒙对咧。”

  看他的心情不错,我也插嘴道:“欧阳主任,上次你说,要是我们出事了,符纸会有显示,怎么个显示法?”

  “你们要是出咧意外,这些符纸就会自己烧起来。”

  孙胖子听到这话,脸色就变了:“你说的是不是这样的火?”

  他手指着欧阳偏左身后两张刚刚着了火的符纸说道.....

  欧阳偏左这才反应到两张符纸已经烧成了灰烬,他脸色大变,一个高蹦起来,手指着孙胖子:“老实讲,是不是你点的?”

  孙胖子听了这话,气的一口血好悬没喷出来:“欧阳主任,我没事放火点它干嘛?我也是奔三的人了,早过了玩火的年纪了。”

  我在一旁也替孙胖子说道:“欧阳主任,符纸真是自己烧起来的,我亲眼看见的,大圣只是早我一步提醒你的。”

  欧阳偏左抽出了只剩灰烬的那两个格子,把灰烬清理干净后,格子底部露出两个名字:二室鲍喜来,二室李庭。

  看清了名字后,欧阳偏左拿起了桌子山电话拨了几个数字:“出寺咧....”

  五分钟后,民调局的会议室里,高亮已经等在那里了。奇怪的是除了欧阳偏左之外,再没有主任职别的人在场。就连郝文明都不知去了哪。

  高亮和欧阳偏左一直在耳语,等人到了差不多了(其实只有二室的十来个人,和我们一室的三个精英),照例由高局长开始发言,刚才在欧阳偏左那里‘自燃’的那两个人是二室的调查员,他们俩一天之前去了麒麟市,调查一起连续有人无辜昏迷的事件,没想到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这两人就出事了。

  知道他俩的符纸自燃后,高亮马上联络了两人,两人的电话通了,却没人接。高局长查了两人电话的卫星定位后,联系了当地的警察,去查看两人的情况,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

  除了确定鲍喜来和李庭出了事之外(最低限度,昏迷、无意识),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甚至到底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民调局自从成立以来,很少会发生这样的情况。高局长开始安排第二波人马,要对重新调查麒麟市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由于几个主任都不在民调局内(雨果还在做驱魔的善后工作,欧阳偏左留守民调局),此次事件由二室副主任王子恒负责,他已经先一步去了麒麟市。二室剩下的调查员随后赶上。我、孙胖子和破军照例还是前去协助。

  完了,这次落后娘手里了。上次在沙漠里,当着郝文明的面,王副主任就敢对我们一室冷嘲热讽的,现在郝主任不在身边,天知道王子恒要怎么折腾我们几个。

  高局长安排完行动之后,叮嘱了这次行动用的是公安部特案室的招牌后,便散了会。欧阳偏左和郝文明的关系匪浅,他爱屋及乌,临走时还嘱咐了我们三个几句,这次还是二室是主力。我们一室只是去协助的,别随便逞强。

  麒麟市是南方的一个地级市,虽说不大,但也有三百万的人口。可惜当地没有机场,下了飞机,又坐了五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在后半夜时,我们一行人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在来的途中,我们就得到消息,两名符纸自燃的调查员已经找到。是在一个公园的仓库里发现他们的。

  发现他们时,两人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状态,外界的刺激对他们没有任何反应,也就是俗称中的——植物人。两人身上没有任何外伤,身上的财务和民调局的装备都没有丢失。看起来他俩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着了道。

  王子恒就守在两人的身边,看来他也是没有什么头绪。王副主任紧锁着眉头,翻看着两人出事之前,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看了半天,也没找出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