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55章

  当地警察局还安排了几名警察,来协助部里特案室的领导,调查这些天来经常有人无故昏迷的案件。他们之前和王副主任接触过,不过对王副主任的帮助不大。

  和警察聊了一会,麒麟市有人昏迷的事情已经闹了小半年。开始是有人在半夜发现有人倒在大马路上,有人路过也不太在意,还以为是个醉鬼,没想到到天亮时,倒地的人也没醒过来。有好心人打了120,把人送到医院。

  进了医院时,那人已经人事不知。经由医生诊断,此人已经丧失行为意识,成为了一个标准的植物人。但是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外伤的痕迹,全身各主要脏器也看不出来病变的迹象。医生也琢磨不透,这个人是怎么变成的植物人。

  警察局接收后,起初还以为这只是一起个案,没想到过了几天,突发昏迷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每两、三天就有一个人变成了植物人。开始还只是三更半夜出事,后来大白天的就有人突然昏倒。

  当地警察成立了专案小组,省厅还派了专员督办。想尽了办法也没找到线索。昏迷的人还在陆续不断地增加着。两天前,来了两个部里特案室的特派员督办此案,本来警察们还以为终于有了希望,没想到希望那么快就变成了失望,还不到一天,两个调查员就被人发现昏倒在麒麟市中心公园的仓库里。两个调查员转眼成了被调查人员....

  这边刚听完警察们的介绍,那边王副主任也没了耐心,他把我们聚集到医院的会议室,开上了小会。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不过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仔细检查了鲍喜来和李庭。发现他们俩昏迷的原因都是少了一魂二窍。他二人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要掏出武器的迹象。

  我相信鲍喜来和李庭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暗算的。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要加倍的小心,别步他俩的后尘。”

  王子恒说完,从身边的公事包里抽出了几张纸,接着说道:“我把鲍喜来和李庭来麒麟市后调查的地方分成了三个区域。你们分成三组,分别调查这三个区域。不论发现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第一时间联络我和其他几组人。”

  说完,王副主任把资料分到他们二室自己人的手中,和在沙漠是一样,还是没有我们一室什么事。

  我和孙胖子各自点上一根烟吐着烟圈,看着王子恒没有说话。破军已经习惯了王副主任的作风,等他给二室分完组,发了资料后才对他说道:“你们出去调查,我们几个干什么?”

  王子恒皱了皱眉头:“你们负责后勤,外面那几个警察就交给你们了,看看他们对植物人事件有什么看法”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什么事自己处理。有事没事都别给我们打电话。”

  “那我们一室的人来干什么!”孙胖子不干了,他和王子恒在沙漠就有了底火,现在有了发泄的机会。

  “我没让你们来”王子恒一声冷笑,不再理会孙胖子,带着二室的人扬长而去。

  “我们一室哪得罪他了?一次一次的,他还没完了?”孙胖子看着他们的背影,恨恨说道。

  破军很不见外的从孙胖子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别理他,民调局里除了丘不老,他看谁都不顺眼。这次的事不简单,让他们呆在这更好。”

  抽完烟后,我们三个离开了会议室,门口等候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就留下了一个年轻的。

  问了这个小警察,才知道几分钟前,在一户居民区的楼道里发现了线索,王子恒已经到了现场,警察局里已经乱翻天了,有头有脸的全倒了案发现场。

  我向小警察问道:“这都是第几个了?”

  “七十九个,四个半月”

  孙胖子惊愕的说道:“四个月,一百二十多天,就有九十七个人出事,差不多一天一个.....”

  “咳....”小警察拦住了孙胖子:“孙领导,没有那么多....是七十九个人”

  “差不多”孙胖子拍了拍小警察的肩膀:“天都亮了,你们这里什么吃早饭的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解决温饱问题问题就靠你了。”

  小警察有点不习惯孙胖子的自来熟,他比孙大圣高一个头,反而要弓着腰,来迁就这位部里领导的亲和动作。

  “我们这里是小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也就是粉团、豆浆之类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各位领导的口味。”小警察笑着说道。

  孙胖子听到有吃的就来了情绪:“什么粉团,好吃吗?”

  “我们小地方的口味,不过还不错,有咸的有甜的,值得尝尝”

  孙胖子有点等不及了:“那就别楞着了,快点走啊,地方远不远?”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大圣,你倒是在哪都不见外啊,我们是来办公事的,没有那么多讲究。吃的东西随便凑合一口就行了。”

  孙胖子没等说话,小警察先微笑着对我们说道:“您别客气,我来就是为几位领导服务的,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我就行了。”

  “呵呵”孙胖子越看小警察越顺眼,连连拍了他几下肩膀:“小鬼,好好干,有前途....”

  出了医院的大门,小警察拦了辆出租车,正要上车时,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苦着脸说道:“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局里的电话,所有警察都要放下手里的活,上街巡逻。不过,那家粉团店出租车司机都知道,我就不陪各位领导了"

  破军已经坐进了车里,听到这话,打开车门对小警察说道:“要不先送你去警察局吧,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小警察摇了摇头:“我们是两个方向,不顺路。我再打辆车就行了”说着告诉了司机粉团店的地址。又抢先给了车钱,没等我们客气就转身上了另外一辆出租车。

  这些小警察招谁惹谁了?我叹了口气,对破军说道:“用不用和局里联系一下,听听局里的意思?”

  “不用吧”孙胖子冷笑一声:“王....副主任他们能解决,再说了,王....副主任不会喜欢我们插手他们的工作。

  破军的意思也是倾向孙胖子:“有问题的话,王子恒会联络局里的,我们不用太主动”

  五、六分钟后,就到了小警察说的那家粉团店,可能还没到吃早饭的时间,小店里空空荡荡的,一个客人都没有。

  小警察介绍的没错,粉团的味道很是不错,光口味就有七、八种,咸的是咸肉、火腿。甜的有豆沙、芝麻等等。孙胖子替我和破军做主了,一种口味两个,加上豆浆和咸菜,足够吃饱了。

  我们吃的正欢时,破军的电话响了,是民调局的内号。破军听了没几句,他的眼睛就直了,紧接着嘴里的豆浆全呛了出来,咳嗽了一阵后,说道:“别....吃了,二室....又出事了”

  孙胖子刚把一个咸肉粉团咽下去:“不是有王副主任看着吗?”

  我递给破军一杯水顺顺气,他喝了之后咳嗽好了很多:“出事的就是王子恒,两分钟前,巡逻的警察发现了他躺在一个居民楼的楼道里。已经往医院送了,现在二室的人都往医院赶”

  我和孙胖子顿时没有了胃口,孙胖子把已经送到嘴边的粉团又扔回了盘子里:“王子恒也成了植物人,那我们怎么办?”

  破军说道:“这次王子恒到没成植物人,发现他时,王子恒的四肢已经骨折,肋骨也断了最少四根,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大量出血导致昏迷。”

  虽然我们三个对王子恒都没什么好印象,但现在听到他的下场这么惨,心里难免有点黯然。

  孙胖子喃喃道:“都打成成这样了,人还能要吗?”

  我和破军都没理他的话头,我对着破军说道:“局里什么意思?我们是继续查下去,还是回去,局里再派人手?”

  破军掏出一根香烟,点上抽了一口:“我们原地待命,尽量别做刺激凶手的事情,局里安排了主任级别的人马,正往这儿赶”

  孙胖子拿起破军放在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来点上了火:“我们现在怎么办?”

  破军吐出一个烟圈:“结账走人”

  还没等出粉团店,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刚才分手的小警察从车里跳了出来,和我们走了个对头:“幸好我来的及时,各位领导还没走,和你们一起来的王主任出事了”

  孙胖子说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你还特意来通知我们?不是我说,小鬼,有眼力价”

  小警察笑了笑:“我来不光是为了通知这件事,我们局长下了指示,为了确保各位领导的安全,每组领导的身边都会安排一个配枪警察,你们也知道,最近我们麒麟市厄运不断,我们局长再也受不了大的刺激了。”

  上了小警察的车,走了没多久,就看见对面大街上溜溜达达的四个熟人,正是二室的调查员。他们是从一室转过去的,和破军的关系不错。这四个人的身边也跟着一个警察,看来王子恒出事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了。

  破军让小警察停了车,和他们打了个招呼。看见了破军,那四人的表情才算好了一点。正要走过来的时候,四人好像同时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对着破军裂开嘴笑了起来。

  他们把破军笑毛了,破军对着后视镜照了照,还以为自己的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没有看见,一幕匪夷所思的景象却出现了。本来还笑得合不拢嘴的四人突然一翻白眼,同时瘫倒在地。

  “出事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破军,他打开车门,几步跑到了四人的身边,那四个哥们已经昏迷,破军逐一号了他们的脉搏,又翻开他们的眼皮,看了看瞳孔有什么变化。

  破军手脚也麻利,等我和孙胖子过去时,他已经检查完了:“他们也是,丢了一魂二魄。”

  凶手就在附近!我和孙胖子四处查看,破军低声道:“别乱看!我们不是对手,现在别刺激他,等主任们到了再说。”

  我伸手摸枪:“他就在附近,只要能找到他,我就能解决问题。”

  破军说道“辣子,别乱来,你看见他时,别解决的八成是你。”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枪柄,听了破军的话,又只能慢慢松开。

  “那不是一般人,能转眼之间,就据走四人的魂魄。郝文明都未必是他对手”破军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人,咬牙说道。

  孙胖子说道:“那他怎么放过我们了,就对二室的人下手。”

  破军抬起了头,看了我和孙胖子一眼:“他可能觉得我们最弱,不值得他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