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60章

  一转眼,斗地主斗到了晚上六点多,孙胖子先受不了,嚷嚷着带头去餐厅吃了晚饭。到了餐厅还没等坐稳,就看见吴仁荻和破军也溜溜达达的进了餐厅。

  人到齐了,我们重新拼了一张大桌子坐下,晚上酒店不设自助餐,依着破军的意思,随便点个工作餐对付一口就行,不过孙胖子不干,这货穷讲究,吃的东西绝对不马虎,他客气了一下,拉着杨逍一起,点了六、七个当地的特色菜。

  点了菜谱等上菜的时候,吴仁荻很难得的给了杨逍一个笑脸,更难得的这不是他特有的讥笑、冷笑之类的。而是标准正常人类之间用来交际的亲切笑容:“辛苦你了,你们局里还是没有昨晚有人昏倒,成为植物人的消息?”

  杨逍有点受宠若惊:“没有,我局里已经派了人员下去排查了,再加上濮领导(破军)已经交代过这件事的重要性。只要有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吴仁荻点了点头,又客气了几句。有问题....这完全不是吴仁荻的处事风格。我看了一眼和我一样目瞪口呆的孙胖子,又看了看在玩着菜谱的破军。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现在六室不设调查员,吴仁荻已经开始物色人选、储存后备人才了。

  不多时,点好的菜肴陆续上来,大家动了筷子。孙胖子吃的最欢实,能动手的绝不动筷子,几分钟的功夫,将离他最近的一只鸭子拆成了骨头。

  相比之下,杨逍就没什么胃口,吃了没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我明白他的心思,叫过服务员,点了一份扒鹿肉和清炒时蔬打包带走。这里面除了我只有孙胖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笑嘻嘻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开始和一盘子油爆虾较开了劲儿。

  不一会,两个已经装盒的菜肴连同主食送了过来,我交到了杨逍的手上:“快七点了,给嫂子送去吧,不知道嫂子的口味,凑合吃点。”

  杨逍的脸色涨红,连连摆手:“不用了,家里都准备好了,我送去就行了”

  吴仁荻和破军不知道怎么回事,孙胖子讲了杨逍老婆的事,吴仁荻:“哦”了一声,转过脸对着杨晓说道:“伤了脊椎倒是挺麻烦的,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认识一个大夫,在脊椎治疗上面有些造诣,就算完全治好,也不是不可能。”

  吴主任这是转性了,竟然主动要帮杨逍联系大夫,要是在半天前,打死我都不相信。

  杨逍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已经进入手术程序了,而且这次的预期很高,要是现在变动,我怕…..”

  吴仁荻没等杨逍说完,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那就算了,我明白你的想法。要是有需要,记得找我。”

  杨逍客气了几句后,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才带着打好包的饭菜离开了酒店。

  杨逍走后不久,我们这顿饭也到了尾声,吴仁荻将喝干了的汤碗放下,对着我们说到:“都吃的差不多了吧?走,出去消消食。”

  孙胖子哀怨地将嘴里的腊肉咽下去:“吴主任,你不是还玩灵魂出窍吧?”

  吴仁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你是去不去呢?”

  “去.....”孙胖子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二十分钟后,我们又回到了麒麟市中心医院,还没等进医院大门,破军接了个电话:“嗯?!王子恒醒了”吴仁荻在旁边也愣住了,王副主任还要三五七天才能醒,这是他亲口说的,不可能看走眼啊。

  吴仁荻没了要进医院的意思。他突然转头看向破军:“王子恒在哪出的事?”破军愣了一下,想了五六秒钟后才想起来:“好像是一个居民楼里,具体位置不知道,要不我问一下王副主任?”吴仁荻点点头:“快点,我要知道准确地址”

  破军守着王子恒的调查员打了个电话,问清了地址后,对吴仁荻说道:“是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

  吴仁荻想了一下,对破军说:“你去办我们下午说好的那件事,把二室那帮人一起带上”

  “那王子恒呢?”破军说道

  吴仁荻白了他一眼:“管他管什么?他能醒来就死不了”

  破军答应了一声,转身进了医院。我和孙胖子也要跟着去,被吴仁荻叫住:“谁让你们俩也去的?你们和我去王子恒出事的那个地方”

  不是本地人不知道准确地址,开车反而更慢,我们放弃了大切诺基,上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我们的目的地时,出租司机反而愣了:“天都黑了,你们去那干什么?”

  司机话里有话,我问了一句:“那是什么地方?天黑就不能去吗?”

  “你们是外地的吧?我说嘛,大半夜的本地人谁敢去那个地方。三位,换个地方吧,麒麟好玩的地方多了,这个时间,金碧辉煌人还不多....”难怪说十个出租司机九个是话痨。

  孙胖子冷笑一声:“去那个什么金碧辉煌,你有提成吧?”

  出租车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孙胖子一眼:“小胖哥,我也是为你们好,你说的那个地方,就算是大白天,我们麒麟的本地人都不敢靠前,那个地方是有名的凶宅”

  “怎么个凶法?”听见这个,吴仁荻就来了情绪。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司机的嘴反而紧上了:“算了,你们也别打听了,知道了也是事儿,我现在想起来,晚上睡觉都会做噩梦”

  “你”吴仁荻向孙胖子一扬下巴:“钱包给我”

  “什么?”孙胖子听清楚了,但没想明白:“哦,你说钱包...要那个干嘛?”

  “费什么话,拿来”

  孙胖子莫名其妙地将钱包掏出来,递给吴仁荻。吴主任很潇洒的从里面抓出一把粉红色的老头票递给司机:“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越快越好,再讲讲那里到底出过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