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61章

  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是一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处建成的十五层高居民楼。在当时,这栋居民楼可以说是麒麟市的地标式建筑物,可着麒麟市再也找不到能超过十五层楼高的建筑物。当地人都管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叫十五层大楼。

  给我们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上小学时就有个同学住在这栋十五层大楼里面。不过初中毕业就搬走了,现在想起来,那位同学都是一身的冷汗,幸亏走得早,要是再抻几年,赶上了那几件事儿,就算人品好,当场死的不是他,那结局不是活活吓死,就是被吓疯,在精神病院里过完下辈子。

  本来这十五层大楼自打住人以来,一直安安稳稳的。顶大了不起就是楼上楼下的邻居,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骂骂闲街,还没有过发展成武斗的记录,(都是老实人,能动口就尽量不动手。)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九七年的一天。

  香港回归后第三个月的一天清晨,住在十层的王善很往常一样,站在电梯口,两眼盯着指示灯不断变换的数字。一分钟后,电梯门打开,王善迈开的腿还没等跨进去,整个人已经愣住了。

  电梯里就像沙丁鱼罐头一样,满满当当的全是人。这电梯半旧不新的,最大载重数也只有十二人,现在看上去,二十个人都不止
  电梯口站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人,他不是十五层大楼的居民,起码王善就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看了王善一眼:“进来吧,就差你一个了。”王善一个恍惚,脑子里失去了意识,晃悠悠的进了电梯里。

  “嘀.....!”电梯的超重警报终于响了起来,王善清醒了过来,什么时候进的电梯,自己竟然不知道。听见超重警报,王善下意识的退出了电梯,门口那个黑衣人有点失望,但还是向王善笑了笑:“下次吧,还有机会....”

  电梯门慢慢关闭,接下来的一幕让王善直接瘫倒了地上,就见指示灯显示的楼层数字翻着跟头向下掉。几秒钟后,“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阵粉尘烟雾从电梯门的缝隙中涌了出来。

  “电梯掉下去了!”楼下的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这次事件最终被定性因为电梯故障而导致的意外惨剧。王善后来看了遇难者的名单,上面全是十五层大楼的居民,王善就算有的叫不上名字,但也能联想起他的摸样,可上面偏偏就是没有那个神秘的黑衣男子。

  从这之后的几天,十五层大楼里一直都沉浸在哀伤的气氛中,就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时,第二波更惊悚的悲剧已经拉开了帷幕,很遗憾,在这次生者的名单里,并没有王善的名字.....

  距离上次电梯意外坠落后的第七天夜里,也就是中国人嘴里常说起的头七。那天晚上,住在六楼的吴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她刚过完了九十九岁的生日,也算正式进入期颐之年了。

  整个十五层大楼都弥漫着一股香烛和烧纸的气味。这个味道让吴老太太很不舒服,本来她的生活习惯极有规律,最晚九点钟就应该睡了,可现在躺在床上眼睛瞪的大大的,两只眼的眼皮一直在跳,就是睡不着。

  直到了十一点多种,吴老太太迷迷糊糊在半醒半睡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房间里进来了人,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孙子(她的儿子三年前病逝),也不在意。

  “秀芝...走啊...秀芝...走啊....”

  吴老太太一个激灵,吴秀芝是自己的本名,不过现在都知道她是吴老太太,而吴秀芝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这个声音很熟悉,不过有三十多年没有听到了。吴老太太睁开眼睛,看见一个人正站在自己的床边,正是自己死了三十年的丈夫单仁。

  一时之间,吴老太太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暗暗地掐了自己一把,虽然年纪大了,反射神经不太灵敏,但还是能真切感到一阵痛楚。

  自己死了三十多年的丈夫来了,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吴老太太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生死已经释然了:“阿仁,是你吗?你来带我走?”

  床边的男人摇了摇头:“还不是时候”他说话的时候有点心神不宁:“秀芝,我现在说的话你要听清楚,在今晚十二点之前,你要和孩子们离开这栋楼,记得,半夜十二点之前!”

  吴老太太的反应有点缓慢:“离开这栋楼?为什么?我们住的好好地,离开这里,我们几口人能去哪?”

  床边上的男人有点急了,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来不及细说了,今晚这栋大楼里要死人,死很多人。十二点之前不离开这栋楼,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吴老太太这才慌了,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再想回头问自己的老伴时,才发现,就这么一回头的功夫,本来在床边站着的单仁已经消失不见了。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写了一个的字,打开台灯才看清,是一个血红的‘走’字。

  这时,吴老太太的孙子进了他的房间,他一脸惊恐的对奶奶说:“我刚才看见爷爷了....”

  吴老太太一家五口是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离开的十五层大楼,在他们出大门的时候,看见了有二三十个人进了大楼。进去的人他们几乎都认识,正是七天前遭遇不幸的那二十六个人。

  第二天天蒙蒙亮,一声声惊叫吵醒了十五层大楼里还在熟睡的人们。十来分钟后,警察到了,昨晚又死人的消息终于传出来了,这栋大楼里昨晚十二点后,死了六十九个人,其中四十一人是七天前电梯事故死难者的家属,原本还庆幸逃过一劫的王善,他的名字也出现在死亡名单里。

  这些人死因只有一个——自杀,但是死法各异,有上吊死的,有拿菜刀砍死自己的(不是抹脖自杀,发现时脑袋和身子已经分家了),还有的用铁丝活活把自己勒死的.....王善是吞了铁钉子,胃部大出血身亡。这些人死亡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死的无声无息,有的死者是头部撞墙死的,可是住在他旁边的邻居却什么都没听到。

  警察查了一个多月,也没查到什么线索,最后给了一个群发性精神分裂爆发的结论就不了了之。一时之间,有关十五层大楼的谣传已经起来了,说那里以前是一个坟地,这次是阴鬼占阳宅。

  十五层大楼剩余的居民已经毛了,纷纷找门路搬家。有条件的买了房子马上搬家。条件差一点的,也租了别处的房子,不久之后搬走,半个月后,好端端的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这栋十五层大楼变成了一栋空楼.....

  二十多种后,出租车开到了一块空地上,司机指着三四百米外的一栋建筑物说道:“中山南路一百三十五号——十五层大楼就是那里了,你们要是想拍照,在外面拍几张照片就行了,千万别进去”看样子是把我们三个当成哪个小报灵异版的记者了。

  孙胖子一瞪眼:“你把车停这儿算怎么回事?还有一里地呢”

  “老板,整个麒麟市也就是我,敢把车停的离十五层大楼这么近。你要是不满意,我退你车钱总可以了吧?”出租车司机指着里程表掏出了三十来块钱:“喏,三十二,退给你,两清了。”

  “少来这套,刚才给了你四百,要退都退了”孙胖子翻着眼皮说道。

  “那是咨询费....”

  吴仁荻终于发话了,他看了一眼我和孙胖子,就说了两个字:“下车”

  看着那辆出租车绝尘在夜色当中,孙胖子把注意力转到吴仁荻的身上:“吴主任,我那四百块是算办公经费吧?回去报销应该没问题吧?”

  吴仁荻没理他,眼看着前面十五层大楼的方向,看了一会,回头向我要了根香烟。我没有多想,掏出根烟递给了他。香烟在吴主任手上拿着,没看他有要抽的意思。我还寻思是不是要给他点上。也就是我一措神的功夫,吴仁荻手中的香烟已经点上了。

  没看他点火啊,不过这时的我也顾不得细想了。吴仁荻的手上已经开始了动作,他伸出右手手掌,向正在徐徐升起的青烟扇了扇。就见那股烟改了方向,向着十五层大楼的位置横着飘去。

  吴仁荻冷笑一声,将香烟扔在了地上。回头对着我和孙胖子说道:“带你们俩见识点好东西。”

  吴仁荻走在前面,我和孙胖子紧跟在他的身后。离十五层大楼越近,越觉得那栋楼里阴气逼人,我甚至都找到了当初在云南水帘洞里的感觉....

  吴主任没打算现在就进去,他先是带着我和孙胖子围着十五层楼远远地转了几圈,最后在一个空地上站住了。这块空地空有些另类。十五层大楼空置了十多年,周围的土地上杂草重生,也没有人敢来清除。奇怪的就是我们脚下五米见方的空地与众不同,寸草不生不算,踩上去还异常的松软。

  “就是这儿了”吴仁荻用脚在空地中心的位置画了一个圈。然后看着我和孙胖子说道:“你们俩过来,在这个位置挖”

  挖?我和孙胖子对视一眼,同时一皱眉头。孙胖子向吴仁荻一咧嘴:“吴主任,有工具吗?”“没有”吴仁荻回答的很干脆,不过看了一眼我和孙胖子苦瓜一样的脸色后,又多说了几句:“用手挖吧,这里是集阴地,独阴不长,地质非常的松散。而且下面的的东西也埋得非常浅。”

  吴仁荻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和孙胖子也只能挽上袖子,在他画了圈的位置开挖了。和吴主任说的一样,这块土地真的松软到了极致。看起来是泥土地,但挖上去的手感就像是在挖沙子。

  挖了差不多半尺时,泥土里露出一撮黑色的头发.是个死人....虽然最近对这类的‘东西‘多少有些免疫了,但是刚刚才听完这十五层大楼里的恐怖故事,接着又挖出了一个死人,我的心脏难免有点砰砰乱跳。

  孙胖子坐在里地上:“吴....”

  吴仁荻打断了他的话:“我看见了,继续,别停”

  虽然心理面一百二十个不情愿,但也只能继续挖下去。不多时脑袋和肩膀露了出来,我这才看清,土里埋着的是一个两三岁左右大的小姑娘。没看见土里有衣服,她应该是全身赤裸被埋在土里的。

  “谁那么造孽!”孙胖子看见了是一个小姑娘的尸体,叹了口气,愤愤的对吴仁荻说道。

  吴主任默默地没有出声,突然走过来,双手抓住尸体的肩膀,手上一用力,将这具小小的尸体从地下面提了出来。这个小姑娘还保留着被埋在土里时的样子,她左手指着十五层大楼的位置,右手握着一把小刀,刀尖已经插进了她自己的胸膛。

  这次没等我和孙胖子问,吴仁荻自己先说道:“有人在这里摆了个降阵,这个小女孩的尸体是阵胆,现在让这具尸体出离了这片集阴地,这个降阵就算破了。”

  我在档案室里见过降阵的资料。好像说是从云南巫蛊中分离出来的一个流派。具体的详细资料就记得不太清楚了。而孙胖子压根就没听说过“降阵”这两个字:“吴主任,降阵怎么讲?”

  吴仁荻看了他一眼,说道:“说的简单点,你们上次在沙漠里,应该见过了丘不老摆的拜六方阵吧?”看我和孙胖子直点头,他又说道:“这个降阵的作用和拜六方阵正好相反,他给周围百里的孤魂野鬼传递了类似这样的一个消息——你们都来吧,到这栋大楼里尽情的杀戮吧”

  孙胖子听得直瞪眼“这个降阵是谁摆的?害了那么多的人,还反了他了”

  “谁摆的降阵?”吴仁荻冷笑着看了看已经距离不远的十五层大楼:“进去就知道了”

  我说道:“你是说,那个摆下降阵的人还在十五层大楼里”

  吴仁荻点了点头:“没错,也许他还能给我一点惊喜。”

  虽然已经料到要进那栋楼里,但是现在经由吴仁荻的嘴里出来,难免还是有点紧张。过了一根烟的功夫,我们到了十五层大楼的正门口。

  楼里停水停电已经十多年了,里面黑洞洞的。我和孙胖子咋着头皮跟在吴仁荻的身后,进了大门就看见两部并排的电梯,由于停电,电梯门大开着,早就失去了运人载货的作用。

  电梯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排楼梯。应该是通过楼梯将十五层大楼分成了两个区域。

  “走吧”吴仁荻走向左边的楼梯,我和孙胖子自然要紧跟着他。没想到吴主任一回头:“我们分开走,你们俩走那边的楼梯”

  .......吴仁荻,你是在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