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62章

  几分钟后,我和孙胖子到了十楼,这十层楼走上去,虽然是这一路是阴风阵阵,但是并没有亲眼看见什么实体的东西。我默默的给自己宽心:看不见我就当你们不存在....

  “辣子”孙胖子叫住了我:“前面好像有人....”

  我也看见了,在前面的电梯口,有一个黑衣女‘人’在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动作,他反复的按着电梯的下行键,仿佛真的能将这部停了十年的电梯按下来。

  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那个女‘人’突然停了手,转头看着我和孙胖子,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电梯就快来了,一起下去吧”

  在这一秒钟前,我一直以为遇到这样的场面,我会掉头就跑。没想到当事实就在眼前时,我完全没有要逃走的意识,还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些兴奋,想想也是,在民调局里的这几个月,我就剩下练胆儿了,套一句俗话,我成长了…..再说了,几个鬼而已,二十多个小时之前,我和孙胖子灵魂出窍,理论上,我们俩当时和他们属于同一种物质。

  孙胖子的表现更出人意料。他倒背着双手(我看的清楚,他是握住了别在后腰上的甩棍)溜溜达达的走了过去:“你去几层?我们和你也不知道顺不顺道?”

  孙胖子的反应让按电梯的女‘人’有些出乎意料,她盯着孙胖子半晌后才幽幽说道:“地下十八层,就差你们俩了”他说话的同时,身后的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满满当当站了二十多个‘人’。对着孙胖子和后面的我说道:“进来吧....还能进来两个人”

  孙胖子回头对着我一呲牙:“辣子,他们让你进去”我说道:“少来,要下十八层你自己下,别算上我。”

  电梯内外的众‘人’都在冷冷的看着孙胖子和我。门口那个按电梯的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我俩一个劲儿的冷笑:“下不下十八层地狱,也由不得你们了,既然来了就别走了”说完一张嘴,血红色的舌头伸出来七、八尺长,对着孙胖子的脖子卷了上去。

  说实话,在我看来,当时的景象已经没有了任何恐怖的感觉,只是感到有些恶心。孙胖子已经缩颈藏头,同时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慢了一步。一条还在滴着口水,湿淋淋的舌头在孙胖子的脸上重重的舔了一下。

  孙胖子慌乱之中忘了闭嘴,他们俩的舌头有过一次短暂的接触。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舌吻……我看的喉咙深处直发痒。

  “呸呸呸呸…..”孙胖子嘴里的口水连同粘液吐了出来。那个女‘人’缩回了舌头,她双手的指甲暴长,就像套在指甲上的十把钢刀,探出去插向孙胖子的天灵盖。

  孙胖子也没闲着,他抽出了别在后腰的甩棍,迎风一甩,向着女‘人’的双手抽去。

  甩棍打在女‘人’的胳膊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想到紧接着火光一闪,以女‘人’手臂的伤口为中心,瞬间着起了火。火焰直接将女‘人’的胳膊烧断,在女‘人’的惨叫声中,火焰将她包裹了起来,只过了片刻功夫,女‘人’被烧成了一道人形的灰烬,窗外一股风吹过,这道人形灰烬四散飞离。

  不光是我和孙胖子,在电梯里看眼的那二十多位也蒙住了。其中一人反应的快一点,怪叫一声,化作一阵烟雾,消失在电梯里。那一声怪叫提醒了其他‘人’,一秒钟后,电梯里空空荡荡的,真正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孙胖子握着甩棍愣在当场,我在他后面也惊讶的合不拢嘴,上一次用着甩棍还是在沙漠地下,那次的对手是魂髦,不过可能对手过于强大,当时还试不出来这甩棍的威力。

  孙胖子将甩棍在空中虚劈了几下。看着上面刻着咒文越看越顺眼。

  “辣子,没看出来,这甩棍好东西啊”孙胖子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直线。

  我先收住了心,对着孙胖子说道:“一会再显摆吧,吴仁荻还在上面等着呐。敢让他等着的,民调局里翻遍了,也轮不着咱俩吧?”说到了吴仁荻,孙胖子的注意力才算离开了手中的甩棍,不过还是有些意犹未尽:“辣子,你说冷兵器都这样了,那局里配的那把枪还了得吗?”

  我看着孙胖子,说道:“你想干嘛?”

  孙胖子冲着我挤了挤眼:“我能干嘛?向上面走的时候,让手枪也开开张.....”

  可惜,和孙胖子预想的不一样,一直到了十五楼,再也没有刚才那种乱七八糟的‘人’出现,孙胖子直撇嘴:“就这也敢叫鬼楼?以后改名叫精神文明示范大楼得了”

  在十五楼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找到。“大圣”我对这还在唠唠叨叨的孙胖子说道:“有点对劲儿”

  “不对劲?”孙胖子左右看了几眼:“哪不对了?”

  “吴仁荻不是说摆降阵的人还在这栋楼里吗?这都顶层了,人呐?”

  孙胖子眨巴眨巴小眼睛想了想:“他们会不会在下面遇上了,吴仁荻已经解决了?”

  孙胖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点了点头:“那就再等会吧,吴仁荻早晚要上来,等他上来再说吧”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天台的位置传来一阵声响,声音虽然不大,我和孙胖子还以一激灵,孙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在上面”我点点头,拔出手枪,和孙胖子一前一后,蹑手蹑脚的上了天台。

  踏进天台后的一幕让我和孙胖子惊呆了。在天台中心水塔的位置上‘钉’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四肢、身体被七根巨大的钉子钉在了水塔的墙上。他垂着头,靠在墙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辣子,过去吗?”孙胖子举着手枪,转头向我说道。

  这时,我已经看清了钉在水塔上那个人的面目。

  “过去?”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我咬牙说道:“还是想想怎么逃吧”

  孙胖子也紧张起来:“你看见什么了?”

  我指着水塔上的那个人说道:“被丁的那个是吴仁荻”

  “小罗喽就是小罗喽,上个楼梯都这么慢”水塔背面的阴暗处传来一个声音,一个人慢慢的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一身皱皱巴巴的警服,一副娃娃脸。虽然和他不是很熟悉,但好歹也打过几天交道。来人真是之前我口中的小警察——杨逍。以前一直以为他人畜无害的,真是看走我的天眼了!

  我瞪着杨逍,向吴仁荻的方向一仰脸:“你干的?”

  杨逍冷冷一笑,还没等说话,孙胖子迷迷糊糊的抢先插嘴道:“辣子,你抽什么风…..”话说了一般时,孙胖子脸上猛地抬起枪口,对着杨逍就是一梭子:“费什么话,直接削他!”

  到底是干过无间道的,戏演的就是逼真。就凭刚才这场戏,随便去哪个影展都能拿个影帝回来,就连我都想到他有这手,可惜了,浪费了一次双打的机会。

  在孙胖子枪响的同时,杨逍的身体左右来回几个九十度的侧弯腰。子弹擦着他的衣服飞了过去。这个动作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得了的。就算是身体柔韧度极好的柔术演员也不可能办到。

  虽然躲过了子弹,但看得出来,杨逍躲得存属侥幸,刚才那下要是慢了一点,就会被子弹射中。

  “胖子,没看出来啊,差点着了你的道。”杨逍重新站了起来,对着孙胖子冷冷说道。

  “怕你啊”孙胖子同样冷声说道。他回答的硬气,只是在硬气回答的同时,孙胖子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辣子,交给你了”回头看他时,已经在天台的门口了。

  “别妄动,你们俩不是他的对手”我马上就要开枪时,水塔上钉着的吴仁荻说话了:“他已经有了防备,现在就算子弹打中他,也伤不了他了”吴仁荻说话时有气无力的,被七根大钉子钉在墙上,没死已经够走运的了。

  看着我将信将疑的样子,杨逍冷冷一笑:“给你个机会,现在打我一枪试试”,我叹了口气:“还打什么?你当我傻....”瓜字还没出唇,我抬手对着杨逍的眉心就是一枪。

  “啪!”的一声,杨逍纹丝没动,他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一个弹头被挡在了眉心处掉在了地面上:“你们俩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杨逍看着我一阵的冷笑,他有了防备,偷袭看来是没用了。

  “这就完了?”杨逍的语气有些不削:“那是不是该轮到我了?”说着晃了晃身子,向我的方向走过来。

  杨逍走得很慢,似乎还在提防我和孙胖子:“放心,你们死不了,就是会被抽走一魂二魄而已,你们睡上几年,运气好的话,三五年之后就能醒来,再适应几年,起码生活自理不成问题”

  杨逍越走越近,我连连向后退去,心里暗骂孙胖子,你倒是打开门快跑啊。回头刚要提醒他时,才发现孙胖子正哭丧着脸看着我:“出不去了....”

  和昨晚在医学院时一样,天台的唯一出口处被一团黑色的阴影笼罩住,把正要冲出去的孙胖子挡了回来。

  “哈哈哈哈....”杨逍一阵狂笑,好像看见了这世界上就好笑的事情,笑的眼角都出了眼泪:“这个可不是我干的”他指着还在水塔上钉着的吴仁荻笑道:“你们吴主任怕我跑了,才设了这个禁法,没想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搬起石头,砸了你们的脚。哈哈哈哈”说着又是一阵狂笑。

  吴仁荻无力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算我倒霉了。不过....你要那么多魂魄干什么?不是想腌起来过冬吧?”

  “嗯?还有力气能说笑?”杨逍回头看了吴仁荻一眼:“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没问题,有一晚的时间,我慢慢说,你们慢慢听,反正没了一魂二魄,你们浑浑噩噩的也想不起来今晚发生的事情了”

  一抹月光照在杨逍的脸上,他的脸色苍白了许多,看上去,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哀愁。

  杨逍娓娓说道:“从头说起吧,有一件事没有骗你们,我的确是云南人,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叫杨枭,是枭雄的枭。

  麒麟市我很早以前就曾经来过,有一件东西当时我没有取走,十年前再回来的时候,我藏东西的地点已经盖起来这栋大楼,要不是我那件东西埋得极深,只怕当初在挖地基的时候就见了天光了。

  那件东西对我有莫大的关联,不可能放弃,就只能得罪这大楼里的居民了。你们也看见了,楼下的那个降阵就是我摆的。

  本来以为,这楼里没人了,我就有机会到地下,拿回我的东西,没想到那件东西在多年后,已经被地脉融成了一体....”

  “是地珠吧”杨枭说的正起劲儿的时候,突然被吴仁荻来了这么一句。

  杨枭愣了一下,转脸直视吴仁荻,直到确定那七根大钉子还牢牢的钉在他身上时,才缓缓说道:“你怎么知道....”

  吴仁荻无力的看着杨枭:“你自己说的,能隔着多年还被地脉融成一体的,除了地珠,你告诉我还能有什么东西?明明知道是地珠还敢深埋在土地里,嗯,你说你是怎么想的?”吴主任输人不输阵,最后一句话说的就像一个在教训儿子的家长。

  杨枭的脸上半青半白,看架势马上就要动手。

  “你还没说,你要那么多的魂魄是干嘛用的”孙胖子看出不对,出来扯开了话题。

  可能是有秘密憋在心里太久,杨枭也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我们现在在他的面前,基本上就是属于待宰的羔羊,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杀伤力。

  “还记得我和你们说过我老婆的事吗?收集这么多的魂魄也都是为了她”杨枭不再理会吴仁荻,看着我们慢慢的说道:“我的体制和你们不一样,我很难会有子嗣后代,死胖子....你那是什么表情?”

  孙胖子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是同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