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68章

  到了银行我才知道,敢情转账之后,孙胖子就立即将八百万自动转了几家银行,已经分三份到了他名下的账号,我开始怀疑了,业务这么熟悉,他以前到底在哪作卧底的?

  在孙胖子的极力推荐下,分到我名下的两百万变成了一张银行卡,我本来想要存折的,那个小本本看着踏实。不过孙胖子说存折的安全系数不如银行卡,看他在这方面几乎就是专业人才,我听取了孙胖子的意见。

  还没等出银行的大门,我的手机就响了,打电话的是我三叔,电话里说了二十多分钟,总结就一句话,让我请假回趟家。

  老家出了大喜事。我的三太爷爷(爷爷的三叔)刚过完一百一十岁的生日。老人家就此成为我们老家有县志以来最长寿的老人。

  为了配合小清河的旅游项目(去年有一家外地企业到我们老家的小清河投资开发的旅游资源),我们县长已经拍了板,借着三太爷爷的大寿,恢复消失了百年的船河大戏。我爷爷也发了话,所有在外面打工的沈氏宗族男丁,都要在三太爷爷大寿之前赶回来,为三太爷爷贺寿。

  考虑到我是少有的在外地工作的公务员(主任级科员,理论上是干部),我爷爷给我放宽了限制,大寿那天要是回不来的话,船戏那天一定要赶回去。

  讲完电话之后,我摸着藏在内衣里的银行卡,一年多没回老家了,着是该回老家看看了。正好这时孙胖子也给吴仁荻的那四百万办好了转账手续(也亏得有他,要是换我,八成要提着钱跑到南京送去了)。

  出了银行大门,在闲聊时,我跟他说了我老家的事,孙胖子一脸的古怪,很有些不自然。我这才反应自己是说错话了,胖子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说老家那一大帮亲戚的事,有点刺激他了。正想找点别的什么事情来叉开话题时,没想到孙胖子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道:“带着我吧”

  回了民调局就直奔一室,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郝文明,没办法,我和孙胖子先找到了破军,他是民调局的老人,向他咨询一下,向我们这样的调查员能不能请个七八天的大假。没想到破军笑呵呵地看着我们俩:“请什么假。你们本来就有半个月的休假还没有用。”

  破军解释了,按民调局的规矩,调查员在处理完类似麒麟市这类大的事件后,都可以申请五天的假期来调整状态的,如果遇到特殊情况,要连续处理几个事件时,休假是可以累积的,。加上上次在沙漠地下那件事,再加上周六周日的法定假期,我和孙胖子还有半个月的假期。不过干了这么久,怎么没人告诉我们还有休假?

  这时,郝文明溜溜达达的回了一室,听见我们说假期的事,郝主任显得很惊讶的说:“你们还没休啊?不是我说,你们也知道平时领导工作多忙,休假这样的事,要提醒一下领导嘛。”

  这时也没心情和他掰扯了,我和孙胖子办好了休假的手续。我开始打电话联系在火车站工作的战友,买两张回老家的火车票。说了没几句,孙胖子就扣了我的电话:“还火车票?坐飞机吧....”

  孙胖子人面广,他托人买了两张明天下午直飞铁岭的机票。事情看似办得很顺利,就等着明天上飞机了。不过我心里一直觉得堵得慌,好像有什么事没办,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还是孙胖子一句话点醒了我:“你太爷爷大寿,你是不是得准备点礼物?”

  就是礼物!我刚才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就是贺寿的礼物,而且现在已经晚了点,去市中心的商业大楼怕是来不急了。置办礼物的事只能明天再说了。

  不过还有个技术性的问题。我和孙胖子的装备怎么办?放在宿舍不放心,带着走又怕说不清楚。我们是去探亲,揣着把手枪和甩棍算是怎么回事?再说了,机场安检就过不去。

  这时候,郝文明和破军出去吃饭了,也没个问主意的人。想来想去,装备是从哪来的,再送回那去呗,帮着保管几天,总应该没有问题吧。

  于是乎,我和孙胖子带齐了装备,直奔五室,万幸,欧阳偏左还没有走。不过,任凭我们好说歹说,这酸货就是死不松口:“莫这个规矩咧,额这里只管出货,保管不归额们管”后来,我讲了我的情况,问他该怎么办?

  欧阳主任打了个哈哈:“你们俩个瓜怂,枪和棍棍带着麽,又不沉咧”

  孙胖子直摇头,他以前虽说是卧底,可也算是警察出身,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就算是去外地办公的警务人员,如果需要配枪,是要随身携带持枪证明和上级机关下达的公文。况且我们这种连工作单位都不敢张扬,动不动就要掏别的单位证件来撑场面的人了。

  “瓜怂了吧?”欧阳偏左嘿嘿一笑:“你俩等一哈,给你俩点好东西”说着,欧阳主任进了五室里面的套间,没过一会,欧阳主任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两件警服:“刚做好地,正好是你俩的尺码,便宜你俩咧”

  等看清了警服上面的警衔标志,孙胖子瞪大了眼睛:“欧阳主任,你玩的太大了吧?二级警监,我和辣子穿上这身,谁信啊?”

  我不清楚二级警监意味着什么,回头对孙胖子说道:“二级警监?很大吗?”

  孙胖子叹了口气:“不算太大,比你们老家县长大两级”。听他的话,我也吓了一跳,忙对欧阳偏左说道:“欧阳主任,这就太夸张了,您受累,给换一身,能和县级干部平级就行。”

  “就这两件,爱要不要”欧阳偏左还来了脾气:“瞧你们俩个瓜怂地样子,怕个俅?天塌下来有高亮顶着,再说咧,你俩以为这两件是假地?实话说,就没有比这两件更真的警服咧?”说着,又掏出两个卡式身份证件递过来:“拿上,这是配衣服地”

  我瞅了一眼,我的那张是警察部助理巡视员——沈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