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71章

  我爷爷的脸色当场就变了,瞪着眼睛对我亲爹说道:“这次是哪个?怎么死的?”我亲爹苦着脸说道:“是县里沈抗美的大小子,傍晚吃饭的时候喝多了,刚才戏看了一半,上茅楼的时候,掉粪坑里淹死了,娘的,终于轮到咱们老沈家的人出事了。”

  爷爷叹了口气:“都是命啊,老大,报警了吗?”我亲爹说道:“哪敢不报,老马和熊胖子一会就到,嗯,这不有警察吗?”爷爷轻踹了我亲爹一脚:“好好看看,那是谁?”

  “爹,是你儿子我”我已经无语了,在我面前过去,愣是没看见我,虽然这几年,我没怎么喊你爹,光喊你大爷来着,可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儿子啊。孙胖子也感到气氛不对,站起身走了过来:“沈厅,老爷子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我倒是没事”爷爷向孙胖子笑了笑,说道:“就是有件事怕要麻烦领导你了”孙胖子一摆手:“什么领导,我和沈厅是什么关系?他爷爷不就和我爷爷一样吗?您就叫我德胜,再不将我孙胖子也行,我不挑”

  我爷爷呵呵笑了几声后,说道:“还是德胜你会说话,比小辣子强,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戏这档口.....死了几个人”

  “死了...几个人”孙胖子的笑容僵在脸上了,还是闹鬼的话,他和我还勉强沾的上边。可现在死人了,看样子八成是刑事案件,我们两个假警察(还是高层)能干什么?

  看到孙胖子犹豫的样子,我也不能干坐着了:“爷爷,您就别难为孙厅了,他也不是咱们省的警察厅长,越省查案在我们内部来讲,是大忌。”

  “哦....”我爷爷好像明白了:“德胜....厅长不是咱们省的,小辣子,我记得你是警察部的什么....巡视员,你是部里的,管这几个人命案应该说的过去吧?”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说好了,还好孙胖子投桃报李,给我解了围:“老爷子,我们查案子是有回避机制的,人是死在沈厅的家乡,他人还在现场的范围内,安规矩,沈厅和我是一定要主动回避的。”

  孙胖子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爷爷听了又犯起愁来。没想到,在旁边坐在主席台上,正喝着茶水的萧和尚突然神神叨叨地来了一句:“他们俩是管不了,犯事的不是人”

  我爷爷瞪了他一眼:“萧和尚,你胡说八道什么?别什么是都往鬼神身上扯”

  “不信就算了”萧和尚慢悠悠的说道:“这是第几个了?第三个了吧?别急,还不算完,一天一个,看吧,唱十天大戏,还要再死七个人”萧和尚边说边看着我爷爷的表情。

  我爷爷沉默了。后来我才知道,萧和尚的话不是第一天说了,死一个人他就说一次,现在都被他说中了,爷爷心里也开始半信半疑了。

  “咳咳”孙胖子咳嗽了几声,我看向他时,他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对爷爷说道:“爷爷,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我和孙厅先捋一捋,判断一下那三个人到底是死于意外还是被人蓄意谋杀。”

  看着我和孙胖子身上的警服,爷爷倒是没有犹豫,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看着我和孙胖子身上的警服,爷爷倒是没有犹豫,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两天前,大戏正式开锣的那天,一直唱到了后半夜一点多,不过能撑着直到散场的基本上都是本乡本土五六十岁的老爷们了。

  散场之后,我爷爷正在招呼戏班子吃宵夜,还是我亲爹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爹,出大事了,看船的老五掉河里淹死了!”

  这个老五是村里的老光棍,姓张,老五叫了几十年,大号叫什么村里基本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筹备船戏的时候,村里给每个人都派了活。考虑老五是光棍,没有负担。别他派的差事就是看好戏船,别让谁家的熊孩子上船,再把这戏船霍霍了。

  本来老老实实看船也出不了什么事,可倒霉就倒霉在老五平时爱喝的那两口酒上。晚上开戏的时候,老五在岸边就没少喝,等戏散场,演员们都下了船后。老五晃晃荡荡的拿着酒瓶子就上了船。

  他就坐在戏台上,也不就菜,一口一口的灌着酒。酒劲上来,老五就学着刚才戏台上大武生的样子,在戏台上翻起了跟头,两三个跟头翻下来,老五直接翻下了河。等发现他是,已经在河面上漂着了。

  要说老五是他自己嘬的话。那第二天,王军的死,就算是无妄之灾了。王军不是我们小清河村的人,他算是县里文化局派来帮忙的。也就是做做统筹、宣传之类的事情。

  王军是昨天出的事,晚上刚开锣不一会,王军真坐在岸边一个角度极佳的位置看戏。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县里来的人。我们村长(不是当年打架的那个,换届了)派人送过来葡萄,梨、苹果等。王军倒也没拒绝村长的好意,一边看戏,一边吃着水果。

  当时戏台上演着的是‘四郎探母’的一个回目。扮演杨四郎的是从省城请来的名角。他一个高腔唱出来得了个满堂彩儿。大清河两岸叫好声不断。这个王军也是浪催的,嘴里一块苹果还没等咽下去,就站起来拍着巴掌喊了声:“好!........“

  好字喊了一半就已经岔了音,紧接着,王军一头栽到,双手不停的抠着自己的喉咙,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当时还在人声鼎沸当中,没有人发现王军的异常。等有人看见王军倒地时,王军已经没气了,一块苹果卡在他的气管上,把个大活人活活给憋死了。

  本来是办红事,结果头两天就一天一个死了两。爷爷心里甭提多懊糟了。县里的公安局和乡派出所都派了人,排除了他杀的嫌疑,定性为意外死亡。老五还好说,家里就他一个人,这么着就算是全家死光了,一把火烧了,找个地方埋了就成。

  可王军是拖家带口的,他老婆一大清早就来哭闹,最后还是乡派出所所熊所长亲自来把人劝走的。熊所长临走时对我爷爷说道:“沈老爷子,今晚你可得看紧一点,可不敢再死人了....”

  爷爷本来想把大戏停了,可甘县长死活不同意。县里为了这出大戏花了那么多钱,还从省城请了旅游公司的人来实地考察大清河的旅游资源,怎么能说停就停?死人怎么了?意外嘛?他吃口苹果就能卡死谁能料到?总之,就一句话,戏接着唱。

  怕什么来什么,刚才死了第三个,死法也另类,和老五倒有几成相似,喝多了掉粪坑;里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