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73章

  河面上的雾气时隐时散,我和孙胖子一直在河边盯着,里面虽然还是不断地有人影晃动,,不过直到散戏也没发生什么事。

  就在散场演员出来谢幕时,那阵雾气也悄无声息的散了。再找萧和尚时,这老道已经不知道哪去了。我和孙胖子在岸边上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想再转转来着。不曾想我亲爹远远地跑过来,通知我们俩,戏班子的宵夜马上就要开席,要我和孙胖子去撑场面。

  亲爹亲自过来请,这个面子当然要给。更况且回来之后还没正经吃饭,就是在看戏的时候垫了一口花生瓜子,到现在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

  我们回到爷爷家时,已经席开四桌,不过还没有人动筷子,看样子是为了等我和孙胖子这两位领导了。不过村长和三叔并不在场,听我亲爹说,他俩还在劝慰那个儿子淹死在粪坑里的父亲。

  看见我和孙胖子到场,爷爷笑呵呵的招呼我们俩坐到了他的那张主桌。连连的向周围的人夸夸其谈:“这是我大孙子,那位是我孙子的好朋友,孙德胜孙厅长,他俩现在都在首都警察部里当厅长,对对,我孙子就是早些年当兵的那个。不是我夸口,我们老沈家的人在那都能出人头地....”

  爷爷正白活的吐沫星子横飞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人,接爷爷的话头道:“那是,老沈家现在是清河县的大姓,出的都是人才,近的先不说,就是土改那会的的沈乡长....”

  “萧和尚!有酒就喝,你放什么屁?多少年前的老账翻出来有意思吗?”爷爷冲着说话的那个人大声呵斥道。

  来人正是戏散了之后就不知所踪的萧和尚,他说的是我们老沈家出的第一个干部,那个在土改时期犯了生活作风问题被撸下来的副乡长。这事几十年了,一直让我们姓沈的人抬不起头,直到三叔在武警当了队长,才把那件事压了下去。

  萧和尚溜溜达达的走到了主桌的位置,主桌上我的一个表叔见他过来,连忙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萧和尚。萧老道也不客气,大模大样的坐上去,也不管别人还没动筷子,自己动手撕了一个鸡大腿旁若无人的大嚼起来。

  自己的朋友来搅局,当着外人的面,还不好发作。爷爷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还是戏班的班主走过江湖,四面玲珑。敬了爷爷一杯酒,两人一碰杯,就算开席了。

  虽然说这顿是宵夜,可桌子的菜肴上还是十分的丰盛。因为晚上要唱戏,众演员都不能吃太饱,傍晚的那顿只是垫吧一口,这一顿才算是正餐。

  喝了一会之后,就喝乱了套。勾肩搭背说事儿的,串桌子拼酒的,五花八门都开始了。农村喝酒就是这样,开始还好,可一旦酒过三巡之后,就以酒遮脸了,一些老理儿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不过有这身警服傍身,还真没有谁敢提着酒瓶子赶过来找我和孙胖子拼酒。看着那几桌已经有喝的东倒西歪的,我看着好笑,手里也没闲着,在盘子里扒拉出一个蹄筋放进嘴里慢慢的嚼着。

  还没等我将蹄筋咽下去。孙胖子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等我看向他时,他下巴一扬,正看着对面的我爷爷和萧老道。萧和尚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爷爷的身边坐下了,老哥俩正低头小声的谈论着什么,完全看不出来他们刚才还差点吵闹起来。

  “刚才萧和尚说道河里的事了”孙胖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装作有盘菜够不着,起身夹菜的时候,支愣着耳朵听到了几句他俩的说话内容。

  “老沈,别犹豫了,就这样明天还得死人...”

  “你说的靠谱吗?我心里没有底”

  “放心,只要鬼戏一开锣.....”

  看情形,爷爷已经被萧老道说的动心了,瞪着眼睛在几个酒桌周围找了一圈后,对着对面酒桌上喝成的脸红脖子粗的我亲爹说道:“老大,你去把老三找回来”自打那年三叔当上副营长,衣锦还乡之后,只要三叔在家,爷爷只要遇到大事,都一定要和三叔商量。

  我亲爹喝的正在兴头上,舍不得离开酒桌,又不敢得罪他亲爹。说不得嘀咕了一句:“都后半夜了,找他干啥?说不定老三都睡了”见他大儿子没有动的意思。“啪!”的一声,爷爷拍了桌子:“小王八蛋,你到底去不去?”

  我亲爹一杯酒刚送进嘴里,就被我爷爷这一巴掌吓了一哆嗦,刚喝下去的一口酒“噗…”的一声全喷了出来“咳咳咳….去…..我马上就去….咳咳”

  喝酒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满屋子的人都举着筷子,没人敢动。爷爷有点尴尬:“动筷动筷啊,老二,你别愣着,跟你二叔走一个(干一杯)小辣子,德胜,你们也动筷啊…….”

  二十来分钟后,我爹带着三叔回到了爷爷家。三叔一脸的倦容,两眼通红。看得出来,他朋友家的惨事,三叔也很伤心。

  爷爷将三叔叫到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老三,你跟我来里屋,跟你合计个事。”说完,爷爷起身离开了酒桌。萧老道咳嗽了一声,爷爷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我说道:“小辣子,你也来吧。”

  孙胖子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孙厅,吃饱喝足了吧?起来活动活动吧”看见我拉上了孙胖子,爷爷就是一愣,马上看向了萧和尚,萧老道微微的点了点头:。爷爷才干笑一声:“要是德胜….厅长不嫌老头子我唠叨,就一起里屋坐坐吧“

  礼物是爷爷的卧室,进了屋后,爷爷招呼我们上了炕,最后亲手将门栓插好。

  爷爷对着萧老道说:“还是你说吧,你们那事我讲不清楚。“

  萧老道也不客气:“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们都亲眼看见了,大戏唱了三天,就死了三个人,不过我可以讲明白,这还不算完,还有七天的戏没唱,剩下的戏再唱下去还会死人。这是遭了鬼忌了。再死人可能就不是一天死一个了。等着十天的大戏唱完,你们村能剩一半人就不错了。”

  听了这话,三叔脸上的表情很难看,爷爷之前听他说过多次,已经有了准备。并不太吃惊。剩下的我和孙胖子。一个瞪着眼睛看着他,一个笑嘻嘻的说道:“你这也叫长话短说?本来三个字就够了——闹鬼了……”

  我怕孙胖子说漏嘴,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对着萧和尚说道:“那你的意思呢?戏不唱了?”

  萧和尚说道:“晚了,现在就停戏,先别说你们县长同不同意,就连河里的冤鬼也不能干”
  爷爷叹了口气,对萧老道说道:“你也别啰嗦了,把你的话说出来吧”

  萧老道说道:“我想了一个办法,能平了鬼忌,在明天晚上,戏散了后,再唱一出鬼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