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74章

  我明白了萧和尚的意思,本来我们小清河村一直平平安安,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事。之所以这几天接二连三的闹出人命,完全是这十天的船戏给闹的。

  唱船戏也有唱船戏的规矩,只是船戏在我们小清河村已经消失得太久,能模拟出几百年前白日船戏的已经相当不容易,当初的什么规矩几乎已经没什么人知道了。

  根据萧老道讲,光是唱大戏本来还出不了事。但是唱戏的时间和地点就很有问题了。船戏是在傍晚掌灯是开锣,要一直唱到晚上十二点以后,这属于阳人占了阴时。

  而且唱戏的地点是在河面上,河水属阴,在阴时阴地为阳世人唱戏,这就遭了鬼忌。加上这次唱船戏的时辰选的不好,第一天开锣的时间竟然赶上了阴时。船戏一开,就像是块磁铁一样,将周围百里阴气全都聚拢到此,鬼随阴气走,戏船附近阴气鼎盛,自然也少不了鬼祟了。我和孙胖子看见的阴雾就是阴气的结晶了,里面晃动的人影按萧老道的话说,是正在看阳世戏的鬼祟了。

  孙胖子听得不以为然:“你说出事的根源是唱了几天的船戏,不过我怎么听过这船戏可不是第一次唱,几百年前不就唱过一次吗?那次好像还唱了整整一百天,也没听说那次出了什么事?”

  萧老道看着孙胖子微微一笑:“因为那次的主事人知道唱船戏的规矩,船戏正式开始之前,要在河边摆上三牲,还要烧纸烧香,向阴世人借时借路。这还不算,船戏每唱二十四天之后,都要回避阳世人,为阴世人唱一出鬼戏。当年说是唱了百日大戏,其实只为活人唱了九十六天.....”

  萧和尚说完这番话,屋里再没有人接茬。只是孙胖子晃着大脑袋,看样子还想要说点什么,好像又找不到辩驳萧老道的话。

  一时之间,屋子里鸦雀无声,三叔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只说了一个字,就没了下文。爷爷看了他一眼:”老三,你想说什么?”三叔摇了摇头,眼睛有意无意的瞟了孙胖子一眼后,说道:“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吧”

  三叔的话没说出来,我却想起来一件事:“老萧,你说唱船戏的规矩失传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和尚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掏出一本老旧的线装书“就知道有人能问,东西我带来了,你们自己看吧”

  看得出来,这本书有些年头了,纸张已经发黄变脆,萧老道也有办法,把书页拆散了,每一页都压上了薄膜后,又重新装订成册。

  书册的表面用小楷写着——凌云观志四个大字。萧和尚翻开了其中一页:“你们自己看吧”爷爷好像已经看过,直接将书交到了三叔的手上,三叔看了一会,叹了口气,又把书册传到了我的手上,孙胖子倒是不见外,把头侧过来,四只眼睛一起盯着已经翻开的书页。

  和我想的不一样,书册上面竟然写的是白话文,是凌云观不知道第几代观主(到萧老道这儿就算最后一代了,改成凌云观影视娱乐集团了)记述当年仪亲王举办百日大戏的情景,尤其对于大戏前后祭鬼神的情景描绘的相当清楚,和萧和尚刚才说的一般不二。

  爷爷看了看三叔,又看了看我:“你们爷俩也算是咱们老沈家混的最出息的人物了,现在就咱们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

  三叔抬起了头,对着爷爷说道:“爹,你知道,我也是个信鬼信神的,既然萧大叔都这么说了,就按萧大叔说的办吧”

  爷爷又看向了我:“小辣子,你什么意见?”

  我说道:“唱鬼戏倒是也行,就是一件事,咱们在这说的挺好,人家戏班子干吗?那是给鬼唱戏,他们敢吗?”

  萧老道呵呵一笑:“这个不用你操心,他们千里迢迢来咱们这唱戏,为的什么?千里奔波只为财,只要价钱合适,别说要他们唱鬼戏了,就是陪鬼去唱歌跳舞都没有问题。”

  “安排鬼戏的事你们不用操心,老道士我找戏班老板去谈,”萧老道说的竟然有些亢奋。

  爷爷还是有些不放心:“那钱.....”没等爷爷说完。萧和尚就拦住了他的话:“保命要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钱?钱算个球?”

  “....你看着办吧”爷爷也无话可说了。看着萧老道主动请缨去找戏班老板商量,那状态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我真是有点慕名奇妙,关他什么事?

  我们五人出了里屋后,萧和尚就找到了戏班的老板,将他又拉到了里屋。两人在里面谈了半个多小时,虽然不知道萧老道具体是怎么和他谈的。只知道他俩从里屋出来时,戏班老板红光满面的,拍着萧老道的肩膀,乐的直抽抽:“这也叫事儿?交给兄弟我了,不就是加场夜戏吗?别说你们还给钱,就是不给钱,凭咱们这关系,白唱一场就能怎么了?不过,大师傅(萧和尚还穿的道装)你也知道,兄弟我这一大家子,人吃马喂的....”

  萧老道也是眉开眼笑的:“哪能不给钱白干活的?老哥我活了那么多年,就没干过那事!不过,大兄弟,夜戏的事就拜托了,你在圈子里混了那么多年,也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可不敢再耽误了”

  戏班老板点点头:“兄弟我明白”说着,一扭脸,对着自己班子里的戏伶们喊了一声:“老板加戏赏饭了,明天晚上加夜戏一出,赏双份戏酬啊,”之后,对着我爷爷做的位置一鞠躬:“谢老爷子赏饭!”原本还在吃喝聊天的戏伶们同时站了起来,齐刷刷的一鞠躬,跟了一句:“谢老爷子赏饭....”我听着就像是排练好一样。

  爷爷起身还了个礼,戏班老板对萧和尚说道:“明晚唱夜戏,现在趁天还没亮,就得去准备了,按规矩,本家要派人跟着....”说着戏班老板的眼睛看了爷爷一眼。

  “老三,你跟着,看着就行,别乱动,在坏了老板的规矩。”爷爷对着三叔说道。

  我看出来了,这个戏班老板也不简单,最起码以前是唱过鬼戏的,看他谈笑风生的,完全不把鬼戏当回事。看着三叔要跟他出去,我看了一眼孙胖子:“我也去,孙厅,你....”孙胖子打了个哈哈:“你都去了,我还好意思接着喝酒?,一起吧”

  爷爷年纪大了,没有跟着,倒是萧老道跟着戏班班主,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我们三个跟在他们的后面。到了戏班老板的临时住处,戏班班主进去拿点东西,要我们四人等一下。

  “老萧,唱一晚上的鬼戏,只要双倍的戏酬,他倒是不贪啊”我掏出香烟,一人发了一根,边抽边聊着。

  萧和尚别看是老道,却是什么都不忌讳,两口将香烟抽成了一个烟屁股:“不谈?屁!他说的是这十天的戏酬都翻上一番。小辣子,你可别小瞧这帮人,这里面水可深了”说着将烟蒂弹在戏班老板的门上。

  唱戏的水有多深,我没有兴趣。不过这笔钱到底谁出,我倒是想打听明白:“三叔,这钱县里不能出吧”三叔也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你爷爷和村长说好了,村里出一半,族里的公费出一半.....”

  他话刚说完,戏班老板手拎着大大小小几个袋子,走出房门,我接过几样,有烧纸,香和素蜡烛,还有一个袋子,戏班老板亲自抱着,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