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75章

  拿齐了需要的物品,我们几个人一路走到了河边。先上了那艘戏船,在戏船的四周烧了香、纸。戏班老板边烧嘴里便念念有词,他说话的声音太小,我听不到他说的什么,想要靠近去听听时,却被萧和尚拉到了一边:“别过去,他在祭鬼神,你听见了不好。”

  我看了一眼还在像念经一样唠唠叨叨的戏班班主,回头对着萧和尚说道:“他一个戏班老板,怎么连这个都懂?”萧老道说道:“你太小看唱戏的了,他们走南闯北的,什么戏没唱过?以前还有一些地方有风俗,家里死了人,要请戏班子到家里唱阴戏,和鬼戏比,也就是叫法不一样而已。”

  没用多久,戏班老板的香和纸都烧完了,他打开了刚才还死死抱着的袋子。我们几个都靠了过去,我看得清楚。戏班老板拿在手里的好像是晒干的玉米叶子,当着我们的面,他在每片玉米叶子上都写了字,我数了数,他一共写了九张。有铡美案,四郎探母、锁五龙等等。

  是戏牌,班主写完之后,恭恭敬敬的捧在手里,走到了船边,大声喊道:“今有xx戏班伶人二十三名在此,于明日晚为阴世诸公献上大戏一场。xx戏班有压轴大戏九出,请阴世诸公赏下戏牌”

  班主说完之后,将手里的玉米叶子一片一片的放在水面上。回头对我们几个看眼的说:“你们过来帮个忙,拿手电照着,看看哪片叶子沉下去,就记上面的名字。”

  刚开始的时候,几片叶子在水里都没有什么变化,但过了十秒钟左右的时候,其中一片叶子忽然毫无征兆的沉到了河底,,我看得清楚,四郎探母,紧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叶子也相继沉到了河底。孙胖子在旁边说道:“闹天宫,乌盆记”

  好了,班主也不管水面上剩余的玉米叶子了:“好了,戏挑完了,我的活先到了。大师傅(萧老道),明天千万记得,天只要一黑,这条河上下方圆五里地都不准有人随意进出,冲了戏是小,别在把我们连累了”

  “不能”萧老道头摇的我看着都晕:“明天你就放心,五里之内都封了。绝对不会有人过来搅局,”

  “那就行”班主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还有件事,唱夜戏的规矩,只要是唱夜戏,主家要派人在戏班里守着,放心,没事,这个就是个规矩。有主家有人坐镇,我们唱戏的就能图个心安。”

  萧老道看了我和三叔一眼:“你们俩都是姓沈的,谁来?”

  三叔没有丝毫犹豫,马上说道:“我来吧。”

  “三叔,算了吧”我说道:“还是我来,是吧....孙厅?”

  忙了一宿,再回到爷爷家时,天色已经渐亮。我们几个各自回房休息。三叔去了爷爷的屋子里,把房间让给了我和孙胖子。

  我躺在炕头上,正在酝酿睡意时,就听旁边的孙胖子说道:“辣子,你老家这儿的事也算是邪性了,唱大戏都能把鬼招来。对了,你没事就爱泡档案室,没看见过什么好办法吗?”

  孙胖子的话提醒了我,档案室的文件实在太多,我接触到的还没有百分之一。还没看到有关鬼戏之类的事件。不过照规矩,这件事也应该向局里汇报了。

  我打算和孙胖子商量一下:“大圣,鬼戏的事是不是得向局里报告了?”,孙胖子没有回答,我还以为他睡着了,回头看他时。这货正瞪着眼睛看着我。

  “吓我一跳,不放声,还以为你睡了”

  “辣子,你厅长当够了?”孙胖子这才慢悠悠的说道:“不是我说,你刚给你爷爷涨了一天的脸,就这么算了?等二室的那些货们来了,你的西洋镜就算拆了。谁见过两个厅长围着一群小科员转悠的?你真能指望二室的那帮人会替你瞒?”

  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还是问了一句,想确认一下他的答案:“你的意思呢?”

  孙胖子一骨碌从炕上坐了起来:“辣子,咱俩不是刚进民调局,一有风吹草动就撒丫子那会了。麒麟市的十五层大楼都能闯进去,闹戏的冤鬼再凶,还能凶得过十五层大楼满楼的冤鬼?”

  孙胖子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辣子,咱俩带起了家伙过来,八成就是老天爷的意思了,就算真有恶鬼,只要它敢露头,对付它也就是勾勾二拇指的事儿”

  我被孙胖子说动了,又聊了一会后,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睡醒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钟了。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三叔带着县里的警察局局长进来了。

  警察局长姓赵,他带着人马一大清早就到了,技术人员将昨晚淹死的那个倒霉鬼带回了县城进行尸检。得知了两位领导昨晚寻找破案线索一直到后半夜,现在还没有起来,赵局长就一直在屋外等着,爷爷几次想把我们叫醒,都被赵局长拦下了。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完全是孙胖子的强项。他哼哈了几声,随随便便的应付着局长。爷爷在身后一个劲的使眼色,我意领神会,说道:“赵局长,我和孙厅长的意思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谣言,这个船河大戏今天先停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