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79章

  将这些元宝搬到了村委会的路上,爷爷不知怎么讲的,村长竟然同意了再分出三成元宝给沈氏宗族作为公费。而且给的极为豪爽:“老沈大叔,你怎么说就是见外了,你又不是往自己家搬,反正现在也没入账,就给你们老沈家族里三成,要是不够,您老就再说话,。”

  在我的记忆中,没见过村长这么大方过啊,这位村长以前的大队会计,有名的铁算盘,特长就是雁过拔毛,现在能这么大方,难不成是看我这个‘厅长’的面子?

  我正在散想,那边村长自己已经给了答案:“老沈大叔,有个事儿和你合计一下。你说这么多的元宝是从哪里来的?沈厅长,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相反的,你刚才说的话我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罢,别绕圈子了,再把自己绕进去”没等我说话,爷爷已经接上了他的话茬。孙胖子也走到我的身边,小声嘀咕道:“小心点,你们这村长说话眼珠子直转,没按好屁,现在他八成是在下套。”

  我哼了一声,说实话,不管我是不是‘厅长’,这位村长都不太敢给我下套。在小清河村这一亩三分地里,说的算的就一个,就是我这位当年一把火点了长途车站的爷爷。我们小清河村的历来村长几乎都是摆设,真正能做主的是我们沈氏宗族的族长。要不是老辈传下来的规矩:凡是沈氏宗族族人不得入村为保(保正)。村长的位子说什么也轮不到他做。就是这样,每到村里换届改选的时候,几个村长候选人都要连番提着点心匣子到我爷爷家,为的就是要听到一句话:“好好干,选举的时候我投你票”爷爷的这一句话,就代表了村里人口超过八成的沈姓人都会投给他一票。

  村长看了孙胖子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我一会到您家说去?”

  “你就别吊胃口了,在这说吧,德胜厅长他是我孙子的老战友,不是外人”爷爷看着村长有点不耐烦了,他也着急会去清点一下,我们沈氏宗族能分到多少元宝,偏巧,村长一个劲儿的在他耳边磨叽。事后爷爷跟我说:早知道他这么磨叽,当初就不应该选他当村长。

  村长陪了个笑脸:“老沈大叔,我以前看过咱们村的村志,自从道光三年村里有村志以来,不算今晚,在这条大清河里一共捞出来过六十多个金银元宝。我看过其中几个的图片,和今晚被‘人’扔在船上的元宝一模一样”

  爷爷以前倒也是听过几次,最近的一次也是最多的一次,是在十多年前。那是有一个打渔的,在大清河打了一辈子的鱼,没想到突然头一天,这个渔夫突然阔了,把房子扒了起了小楼,天天大鱼大肉不算,还给他的手摇橹装上了马达,每天在河里撒网,奇怪的是打到的鱼他看也不看,大部分直接扔回河里,大点的才带回家里下酒。左右邻居看了都奇怪,这打渔的不过了?村里有人眼红,写了匿名信到派出所,说他走私贩毒,贩卖军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虽然匿名信写的扯淡之极,但有一条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不明还稍微靠谱。派出所把渔夫找来问话。想不到渔夫怯官,问一答百,没几句话就说了,他有一次在河里打鱼的时,一网下去,等收上来才发现网住的不是鱼,是十六个金元宝......

  一个金元宝就有一斤多重,那当时的金价,渔夫就是贱卖也卖了小一百万。消息传了出来,当时还造成了一个小轰动,家里只要有船的,都下了大清河,就算没船,只要会两下狗刨的,都敢一猛子扎到河底莫金子。可惜,大清河里除了鱼鳖虾蟹之外,再捞不出别的什么东西。

  金元宝没捞出来,还搭上了一条人命。我的一个远房大哥一个猛子扎下河就再没上来,找到他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他的双脚都被水草缠住,整个人泡在河水当中,死时双手高举,就像摆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眼看情况越发的不受控制,就在这时,当初那个买渔夫金元宝的人找来了,他找专家鉴定过,渔夫卖给他的金元宝是假的,里面主要的成分是铅和铜,只参杂了极少量的黄金的成分。

  消息传来,轰轰烈烈的捞金运动终于在一片叫骂和哀嚎声中结束了。本来那件事情都快被遗忘了。今天村长再次提起,我们听说和亲身经历过的人都是一愣。我爹说道:“你的意思,今晚的金子也是假的?”

  “我可没那么说”村长摇了摇头:“还有,当初那十六个金元宝也是真的”

  “你说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道。

  “别那么大的声,再把人招来,我好不容易把老熊熊走得。”村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有被人看到,才轻声说道:“当初那个买金元宝的人是我亲戚,他是被派出所的人以倒卖黄金的名义抓了进去。在派出所里,让他改了说法,第二天假金元宝的说法就有了。”

  我爹说道:“你说清楚,到底金元宝是真的还是假的?”

  村长嘿嘿的笑了一声:“买到金元宝的第二天,我的那个亲戚也拿不准,就找了首饰圈里的行家。那个行家给的结论是元宝是纯金不假,只是纯度稍微差了一点,不过因为元宝属于老金,手续工艺所限,这也是正常现象,而且正因为是老金,所以价格上可以再高一点。”

  爷爷听了直点头:“你的意思是说,当初在河底捞出来的金元宝是真的,只是怕再出事,才出了这样的结论?

  “可以这么说,不过那个已经不是重点了”村长说话声音因为兴奋有点发飘:“重点是,从今晚的情形能看出来。在我们大清河的河床上,应该还有大量的金银散落着。这要有一天的功夫,就能把他们全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