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81章

  众人还不死心,在河床上来回又走了几个来回,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回到了发现金元宝最多的地方——那个大水坑周围来碰碰运气。

  这水坑的直径大约有十米左右。坑里面的积水黑乎乎的深不见底。人群中忽然有人说道:“这个大坑里能不能还有金货?”,有这个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人。自打刚才在这里捡到那么多的金元宝,甚至有人想过,这些元宝是不是从这个大水坑里冒出来的?

  我爹和我爷爷商量了一下,喊我拿出来一根撑船用的竹篙子。等我和孙胖子将竹篙子拿到他们眼前,我爹亲手接过了竹篙子。将一头伸到眼前的这个大水坑里,然后一点一点的水坑里送。最后直到七八米高的竹篙子还剩下不到半米,也没有探到水坑的深度。

  我爹还想要试试水坑里的底,又将手中的竹篙子向水底捅了捅。突然我爹的身子一侧歪,就要往水坑里掉。还好我手疾眼快,在我爹的身子失去重心的瞬间将他拉了回来。

  爷爷看着惊魂未定的大儿子说道“老大,你怎么搞的?没事吧?”

  “下面有东西….”我爹的冷汗已经冒出来了:“他和我抢竹篙子,差点把我拉进水里”

  爷爷听了一皱眉:“你和说八道什么?不是你没站稳吗?”

  我爹将他两只血淋淋的手掌翻了过来:“要不是水底下有东西和我抢,我的手能被竹篙子划成这样?对了,那根竹篙子呢?”

  周围的人这才注意到,按道理那根竹篙子应该漂在水坑里露个头的。可现在水坑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就在众人上百双的眼睛盯着水坑的时候。突然‘古都’的一声响,水坑的底部泛上来一个大水花,有百十来个金元宝裹在翻滚的水花当中。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水花都翻了出来。每一个水花当中都卷裹着相当数量的金元宝。

  水里面有金子!众人的眼睛又重新的亮了起来。这时,水坑里水花出现的频率越来越贫,随着一连串“咕嘟咕嘟”的声音,水坑里的水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流去,就像水底下有一个强力的抽水机,将这这些水瞬间抽走。

  眼看着水没有了,众人走到前面都伸头向坑里看去,第一个伸头的是老道萧和尚,他刚一伸头就大喊一声:“不好!快退!”边喊边把身后的人向后推去。他身后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他吓了一跳。就见坑里猛地冒出一股黑气,有萧和尚的警告,大家都有了防备,也没什么差错。

  “都往后退!快!快退!”萧和尚又是连喊了几声。众人纷纷向后退去。一会的功夫,坑里又冒出来三四股黑烟。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再也没有黑眼冒出来。

  “这下边是什么东西?”爷爷往前走,要去坑口那看看,被我爹和三叔一把拦住:“你就别去添乱了”好说歹说,才把爷爷劝住。

  坑口那边,老道萧和尚坐在了地上,他脸色刷白,道袍的前襟已经被汗水浸透,低着头,呼呼的喘着粗气。周围看眼的人都纷纷后退,不敢靠前,又舍不得走。

  “来来来,都让让了”我和孙胖子左推右挤走到坑口,站在上面向下看去,黑洞洞的看不到底,已经听不到坑中还有流水的声音,可能里面的水是某处地下水的分支。随着被放干的河水一起流走了。

  孙胖子看看坑底又看看我“辣子,能看出什么吗?”我摇摇头:“挺正常的,看不出什么不对的”

  “你们俩,过来扶我一下.....我站不起来了”萧和尚哼哼唧唧的说道。

  孙胖子可能天生和他反相,看到他气喘吁吁的样子,顿时有些幸灾乐祸:“老道,这就脚软了?我说你怎么能坚持在第一线的,原来是走不了....”

  萧和尚瞪了她一眼,又无可奈何。要孙胖子去扶他,基本是不可能了。最后还是我过去把萧和尚扶了起来:“老萧,刚才你看见什么了?前天晚上唱鬼戏你都没这样。不会就是几股黑气吧?”

  萧和尚喘了口粗气:“别提了,下面是冤孽”再问时,他就一个劲儿的摇头,连一个字都不肯说了。

  这时,爷爷带着一帮人迎了过来,爷爷亲手扶住了萧和尚:“老萧,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萧和尚冲着爷爷苦笑了一下:“先别扯了,赶快通知水坝上,让他们赶快开闸放水,我们办了件错事,这大清河干不得。”

  爷爷还想问几句,萧和尚这时候已经急赤白脸了:“什么话以后再说!老沈头,要是晚了,别说你们村了,就连乡里,县里都要遭殃!要是真出了事,死不了一半人,我就跟你姓沈!”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从萧和尚的表情上就能看出这事非同小可。爷爷让我爹打电话联系水坝,让他们开闸放水。。

  等我们所有人都回到岸上,开始等着水坝放水的时候,我爹的电话也打完了,不过传过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还没等开闸,水坝的配电室烧了,现在正在抢修,有一些配件要去县里拿,这一来一回加上维修的时间,怎么地也要一天的时间。

  萧和尚听了就蔫了,瞪着河床上大坑的位置直发呆。我和孙胖子也在观察那个大坑。除了那几团黑气之外,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开始还以为冒出来的是尸气,但马上又否定了。尸气我和孙胖子见的多了,和刚才的黑气完全不是一码事。

  再问萧和尚,他就是一个劲儿的摇头,问地急了,他就冒出一句:“冤孽,下面的是冤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