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83章

  我和孙胖子被萧和尚这句话吓了一跳。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问了一句:“肖三达是谁?”

  萧老道看了孙胖子一眼,他眼中的光芒有些暗淡了:“你们不知道肖三达?看来做主的是高亮了。对了,现在应该不叫‘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了吧?当初高亮就吵吵着要改名字的”萧和尚说这句话的时候,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好像在回味当年的时光。

  眼前的这个邋遢老道,我从小就认识他,差点就做了他的徒弟。还是他教我用黑狗血洗头来遮住天眼的。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他就是一个好财好色的邋遢老道士,没想到,他好像还和民调局有着相当深的渊源。

  我说道:“现在叫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了,我和大圣都是一室的人”

  “呵呵...”萧和尚一阵的轻笑:“我就知道你们俩不是什么厅长,还什么助理巡视员。还是当初‘特别办’的老法子。也没见高亮有什么新意。"

  萧和尚没有动的意思,向着爷爷已经去了河床那边,我抻不住了,“高亮怎么想的,以后你去问他吧。你在坑里到底看见什么了?现在能说了吧?”

  终于,萧和尚把怀旧的思绪收了回来,看着我又笑了一下:“坑里是什么东西,一会你就知道了。好了,不说了,跟我去拿家伙吧”说着不再理会我和孙胖子,拔脚离开了爷爷家的院子。

  我和孙胖子互相看了一眼,这老道士和民调局那几个主任一个毛病,说完话拔腿就走,不带理会其他人的,没办法,我们俩只得跟在他后面。

  孙胖子问我:“辣子,看不出来这花老道还不简单,他说的‘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是什么?还有那个肖三达,你听说过吗?”

  郝文明以前讲过民调局的历史,不过孙胖子不感兴趣,根本就往心里记。不过我对民调局的由来还是很感兴趣的:“‘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好像是民调局的前身,民调局是八几年才改的名字。至于那个肖三达嘛....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可能是以前‘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的老人吧....”

  萧和尚的凌云观影视娱乐有限公祠就在村子的边上。小时候我还来玩过几次,现在看起来,出了观前的招牌变了,剩下的也没有多大的出入。

  萧和尚直接把我们俩带进了大殿,在元始天尊的塑像下面翻出了一个大皮箱子。萧和尚倒也不避讳我和孙胖子,当着我们的面,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的东西我和孙胖子看着就眼熟,各式各样的老式证件,几千斤全国粮票(没有现金,应该是已经被萧和尚花光了),一把黑漆漆的匕首。几个油布包,包的是手枪零件和子弹,还有几捆符咒。

  萧老道很熟练的将手枪组装好,别在了后腰上。我看得清楚,是一把军用的五四式手枪,枪身上面也雕刻着和我腰间手枪一样的符文。最后,萧老道将箱子里能用的东西都揣到了怀里,突然转头对我说道:“当初你要是拜我为师,这些东西就都是你的。”

  孙胖子挤眉弄眼地扒拉着箱子里的全国粮票:“辣子,你赔大发了,这能换多少副手套…..”

  等我们赶到河边时,大坑的周围已经挤满了人。不光我们小清河村,就连下有几个村子都来了人。就这么一会功夫,几个村子都得到了消息,这个大坑里有金元宝,小清河村的人派了民兵看着不让别的村子的人去捡。

  几百人里三层外三层将大坑围了个好几层。,这几个村子都不干了,派了人马过来、等爷爷赶到时,场面已经有些失控,几个村长已经开始互相推搡起来。外围几个村的村民已经抄上了家伙,铁锨、搞吧,爬犁都举了起来,眼看着就是一场械斗。

  爷爷连说带吓唬,说的满脸通红,可惜现场出了我们村自己人外,再没有一个人听他的。要是平时,爷爷说句话,这些人立马就得住手。可现在听说这个大坑下面有金子,别说我爷爷了,就连玉皇大帝来了都不见得好使。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枪响,众人吓了一哆嗦。熊所长带着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和联防队员赶过来了。熊跋赶来时,外围已经有人动手了,熊跋的人根本拉扯不开,眼看着事态就要恶化,熊所长无奈之下,只好鸣枪示警。

  “熊跋!你敢开枪!你这就是明向着他们小清河村了?”下游的那几个村长不干了,熊所长和我们村长关系铁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俩除了媳妇不能一起用之外,剩下的不分彼此,要不然前天晚上,熊所长也不能几句话就被我们村长劝走。

  “刚才是谁说我向着小清河村的?”熊跋咬牙一笑,他是小地方作风,做事简单粗暴,话不投机当场就打。但越是这种工作方式在我老家这种小地方越好用。起码他这句话现在没有人敢回答。

  熊所长瞪着眼环顾了一圈,和他目光对视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把头低了下去。看到再没有人出头,才走到我爷爷身边:“老沈头,你这是又整的什么?你不把我折腾死你是不罢休啊”

  我爷爷苦笑了一声在熊所长的耳边将刚才的事说了,等说到已经有人下坑的时候,熊跋眼睛就瞪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了?人上来没有?”傍边我们村长说道:“老熊,人多,你小声点,”

  熊所长不顾交情,瞪了他一眼,随后对着聚集的人群喊道:“散了,散了,你们几个村长留下来,剩下看热闹的都散了….”这帮人还惦记着坑里的金元宝,不舍得走。熊跋最后急眼了,大吼一声:“再不走就算你们扰乱治安,老子派出所今年的任务还没完成,你们谁想凑个数!”

  他这声吼就像晴天打了个霹雳一下,胆子小的都能下一个哆嗦。熊所长惹不起,众人扛着自己的家伙事儿,不清不远的离开了河道这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