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84章

  外围的人都散了,我、孙胖子和萧和尚才能走到大坑的边上。熊跋感到又有人过来,一瞪眼就要骂人,等刚张开嘴时才看清是我们三个走过来,他有点尴尬的笑了一下:“两位厅长,还惊动你们了,我们这儿出了一点小事。几个村子……挣水。事情已经解决….”

  孙胖子看了一圈光秃秃的河道:“你管这个叫挣水?怎么不说叫挣空气?”萧老道笑了一声:“老熊,算了吧,两位厅长都知道了,这瞒不了人”

  熊所长脸上的表情有点难看,我无所谓的一笑:“刚才我和孙厅长都看见了,没事,你处理得很得当,不就是鸣枪示警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孙厅长都是证人。”

  “几位领导,先说说我们的事吧,我妹夫他们六个人都下坑里了,这都半个多小时了,活不见人,死不见那什么的。你们是不是派人下去看看?”我那位三表叔凑了过来。

  “三炮(三表叔的小名)!你还有脸过来!这都是你惹得祸!”爷爷对着他表侄就是一个窝心脚。三表叔一闪身跑得老远:“他们自己要来,不关我的事”三表叔边跑边喊道。

  爷爷还不解气,脱下脚上的鞋对着他后脑勺扔了过去:“你不说,他们谁知道!你个败家玩意儿”我爹和我二叔、三叔在后边拦着,明显在拉偏架。

  旁边等着的那几位村长劝了劝,将我爷爷拉开。其中一位村长走了过来,对着我爷爷说道:“老沈大叔,三炮说的也对,先不管下面到底有什么,那几人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我们也得下去看看吧。”

  “下去?晚了!”萧和尚在一旁冷冷的说道。刚才爷爷在追打三炮的时候,他就站在大坑边,向下面看了一会,听见有人说要下去,他才冷冷的说了一句。

  下坑里的几个人都是那个村长的邻居,其中一个还是他外甥。他听萧和尚这么说,心里有点不痛快:“萧老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晚了?不下去看看你知道什么?别整天装神弄鬼儿的。”

  “你想看看?行,不用下去”萧和尚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烧纸,换了个位置又掏出一张符纸,将这张符纸夹在烧纸里面。向烧纸伸到大坑的范围。当场烧了起来。就见这烧纸好像受了潮,火势不大,却烧出混混浓烟。

  这烟虽然大却不呛人,突然那个村长指着烟雾叫到:“王庆,王茂!…”烟雾中现出两个人的容貌,一个瞪眼吐出了舌头,一个一脸的死灰,这两个都不是活人像,紧接着,烟雾里陆续又出来几个人脸,不过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几个已经不是活人了。

  那位村长一屁股坐在地方,看着一脸漠然的萧和尚:“他们真的….死了?”

  萧和尚点点头:“你不是都看见了吗?这是他们的劫数,命该如此,谁也跑不了。”说完,萧老道回头看着我爷爷说道:“老家伙,我这辈子就和你投缘,本来还想和你再处几年,唉,这也是我的命啊,小辣子,孙厅长,一会要和我下去看看,但愿没事吧….“

  他还没说完,爷爷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能一个人去吗?”

  爷爷的回答让萧和尚很无语,几十年的老哥们儿到底还是不如自己的亲孙子。爷爷也很委屈,老沈家多少辈就出了这么一个厅长,用不着跟你下坑送死吧?(后来爷爷讲了他真实的想法,其实他是想让孙德胜厅长陪萧和尚一起下去的)

  “我跟你几十年的交情?你就不能把你孙子借我用用?再说了,有我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萧和尚气鼓鼓的说道。

  爷爷也是满脸通红:“有你在?你都说遗言了。在不在有什么用?”

  “我那是客气客气…….谁知道你跟我一点不客气!”

  说到最后,爷爷说急眼了,说要跟萧老道一块下去,周围的人听了都傻眼了。孙胖子不分场合来了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老哥俩下坑兮不复还”气的我在后面狠踹了这死胖子一脚。

  最后,萧和尚指天发誓,说坑戏啊,说坑戏啊,说坑下面没有什么,他一只手就能对付,用我只是想借我的天眼用用。孙胖子下去是为了借他的官威。爷爷才同意我们下去。本来三叔主动要和我们下去,萧和尚摇了摇头:“你的八字太冲,下去了对你对我们都没有好处,还是算了吧”

  “那也不能就你们三个人下去呐,太不不安全了”听说我们要下到坑下,熊所长连连摇头,两个厅长一起在他的地头出事,这个责任他是消受不了的,

  “是啊,我们三个下去是有点不妥,”萧和尚直勾勾地看着熊所长说道,看的熊所长心里直发毛:“老道,你什么意思直说,别这么瞪着我看!”

  萧和尚将熊跋拉到了一边“老熊,你看,两位厅长跟着我下去,的确不太合适,要不….你跟着一块下去?别的不说,有你老熊跟着踏实,老沈头他们在上面也放心。再说了,一会甘县长他们来了,听说两位厅长下坑里了,你这个派出所所长倒在上面待着,甘大叶的心里能怎么想?你这个所长还干不干了?”

  熊跋听了直皱眉头:“萧老道,你交一个实底儿,下面到底有什么?刚才那几个小子是不是都死了?”

  萧和尚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说实话,他们死没死我的却不知道,刚才就是一个小把戏,省的他们村长一直纠缠不休,那几个小鬼可能在下面打起来了,分赃不匀吧。”

  熊所长看着坑口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行!我下去,萧老道,你要是敢骗我,在下面我就把你的黄给你挤出来!”

  萧和尚笑的有些僵硬:“怎么会呢?我不是也一道下去吗?你疑心病真重…….对了,老熊,除了你的六四小炮,还有什么别的武器吗?”

  熊跋一听就有问题:“你问这个干嘛?下面到底有什么?你说清楚”

  “不都和你说了吗?我也不清楚,我是怕下面要是有个蛇蟒野兽什么的,你的六四小炮也不好用不是?有备无患嘛”

  熊跋想了想,打开了个电话,让派出所里留守的人员送来了两只双筒猎枪和几十发猎枪子弹(上个月村民上交的)。一切准备停当,终于要下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