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85章

  爷爷安排人在坑口下了几个桩子,又把村子里水井的滑轮拆了,绑在了庄子上,找了几根麻绳拧成一股拴在滑轮上,在绳子上套了一个柳条筐。

  三叔试了试没有问题之后,指着柳条筐说道:“你们谁先下?”他话音刚落,六只眼睛就一起盯着萧和尚。

  “都看我干嘛?”萧老道“呸!”了一声:“我六十多,望七的人了。你们几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先下去?”

  “老道,你看着也就四十来岁嘛,老当益壮,再说了,你影视娱乐公司也开了,这辈子的心愿差不多也了了。你先下,我看就没问题”孙胖子笑嘻嘻的说道。

  看着萧和尚的样子,我心有不忍,他毕竟是看着我长大的,小七十的人了,难道还真让他先下去?我正想说我要先下时,爷爷突然古怪的咳嗽了一声,我看向他时,他正在向我打眼色。他还不放心得我的这个长孙。

  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熊所长发话了:“我先下吧。你们惊醒着点,一有不对马上拉绳子。那谁,你把手电给我。”说着,熊所长已经蹲到柳条筐里,他把手电绑在猎枪上,一手抓枪,一手抓住绳子,说道:“好了,放吧,慢一点….”

  六个大小伙子在坑口一点一点将放着绳子,将熊所长送进了坑中。开始还能听见熊跋再喊:“慢一点…”“你们着什么急,再慢一点,你们放得太快我头晕….”,不过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不站到坑口,都听不见熊所长在说什么。

  大约五分钟的时间,熊所长终于到了坑底:“再送一个下来…..”

  第二个是我,过程和熊跋雷同,不必叙述。到了坑下之后,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气吹过来。老熊就站在坑底的边上,他冻着在直原地转圈:“沈厅,这下面冷的邪乎….”我活动了一下四肢,说道:“可能因为是河下面的关系吧,”随后像上面喊了几句,带几件厚实的衣服下来。

  用手电照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墙壁和地都是黑漆漆的,那有什么金元宝?也看不见之前下坑的那几个小子。前面倒是有条大洞,里面好像还有条路。

  第三个下来的是孙胖子,他倒是拿下来几件衣服,可惜都是薄的(现从上面人身上扒下来的),有总比没有强,我和熊所长一人套了几件,感觉才稍微好一点。

  萧老道第四个下来,他背着猎枪(本来是孙胖子拿,他抢了过去,说在下面可以当拐棍用)颤颤巍巍的从柳条筐上下来,孙胖子冷的直搓手,哈出来的气都是白雾:“老道,这里怎么这么冷?”

  “是阴气”萧和尚围着坑底转了一圈,转身向我说道:“小辣子,你能看出点什么吗?”

  我摇摇头说道:“没有感觉,你说是阴气,也不像啊,唱鬼戏的时候,阴气凝结成雾。我还能看见。可这里什么也没有,就是冷,你凭什么说这里有阴气?”

  萧和尚搓了搓手,说道:“鬼戏时看见的阴气是鬼魂之气,属于有型的,现在的阴气属于自然界的极阴之地散发出来的。属于无形的。就是你的天眼全开,也只能感受得到,看不见一丝半毫。

  一旁的熊所长越听越不对头:“萧老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阴气鬼魂的,你到底还有什么瞒我的?”

  看到熊所长急眼了,萧和尚倒是一笑:“我们在说为什么会这么冷,你也说了,我是老道,说话当然带一些阴阳五行,阳世阴鬼的话了。别瞎捉摸了。我下来前,正好赶上甘大叶甘县长到现场了,他还问了这里谁负责。我当场挑大拇哥说是熊所长,他听说有人民群众失踪了,就亲自下坑前来营救。甘县长还一个劲儿的夸你。

  “说的跟真事儿似的。也不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我看你八成是在糊弄我”熊所长嘴上说不信,脸上的表情却是信了八成:“萧老道,现在怎么办?往前走?前边就是一个大洞了”

  “你着什么急?还有个小工序,做完了再走”萧老道说着,不紧不慢的从他的道袍里倒腾东西。一个小酒盅,几枚铜钱,还有一根三寸来长的香。当着我们的面,萧和尚用手电照着,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圆圈,在圈外规规矩矩的摆了四枚铜钱,在每一枚铜钱的周围都画了几个歪七扭八的咒文。最后,把那根短香插在圆圈的中央。

  我看的眼熟:“老萧,是拜四方阵?你也先礼后兵?是不是掰晚了?我记得是在上面摆的,下来了还好用吗?”

  “哼!”萧和尚冷笑了一声:“四方阵?还拜?高亮教你们的?先礼后兵?老道从来不来那一套!看着,学着点。这叫炽阴阵,是专门用来破阴气的。”说着又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匕首藏在身后,转头对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那知道孙胖子看了他一眼:“呸!你当我眼瞎?你分明是想给我放血,把我的血当引子。用来摆阵。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民调局里玩你这一套的多了!”

  “不来就算了,辣子,要不…你躲什么?一点血就够了,你们二十大几,血气方刚的不在乎那点血”看见我也躲了,萧老道有看向熊跋,刚想说话,熊所长一瞪眼,萧和尚没敢说,又把话咽了回去。

  万般无奈,萧和尚只好对自己下手了,他用刀尖刺破了他大拇指,挤了几滴鲜血在酒盅里。然后又将酒盅摆在香的前面,最后掏出火机将那根香点着。

  香着了之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萧和尚将徐徐升起的烟雾随手一扇,那股烟没有散不说,还变了方向,不再向上升起,而是一条线一样,横着向那个洞口里面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