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第90章

  我伸手想要抓住财鼠,没想到刚才它还好好的,见我伸手,它就反了性,对我呲牙咧嘴的一脸凶相。“大圣,帮不了你,你老婆冰清玉洁,不让别的男人碰,大圣…..你好福气啊”

  孙胖子也无可奈何了,本来萧和尚提出来由他‘暂时’看管财鼠,等出去了再还给孙胖子。

  孙胖子死都不干,只能咬牙硬挺着。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用几块金元宝一路引诱着,将财鼠引到了孙胖子的上衣兜里,孙厅长的制服口袋不小,财鼠进去后还能露出一个小脑袋,时不时的叫一声,好像是在提醒孙胖子它的存在。

  我们三个人回到洞口,重新开始搬运石块,石头越搬越多,就好像无穷无尽似的,而且我们在下面搬几块,上面的洞顶就掉下来几块,马上补齐了刚才的缺口,我们四个人搬了半个多小时,竟然连五米大小的甬路都没清理出来。

  “不搬了,没用,我们搬多少,上面就掉多少石块下来,没搬几块石头,就差点让掉下来的石头砸开瓢”孙胖子坐在内洞的地上,喘着粗气说道。

  孙胖子说的没错,我们几个人的心里都明白。熊所长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那就得等外面的人想办法进来了。”萧老道摇了摇头说道:“指望外面的人?他们也得从坑里下来。我们进来时好歹还有条甬路,现在甬路还不知道塌成什么样了,弄不好连坑口都塌了”萧和尚一语说完,洞里的这几个人不说话了。刚才塌方时声音不小。弄不好,外面塌方的程度还真的和萧和尚说的一样。

  我心里突然一动,说道:“这个洞里还有个出口。”

  熊所长和萧老道都愣了一下,熊所长先说道:“有出口?在哪?”萧老道已经开始四下看了一遍。

  倒是孙胖子,他看了我一眼,说道:“冰大尸跳下去的那个坑?那倒是算条路,问题是谁敢下去?”

  我走到了那个坑口前面说道:“刚才冰大尸跳下去的时候,我听得清楚,他是一路跑下去的,下面有条路,那条路应该是条水道。而且刚才在上面发现那个大坑的时候,满满的一坑水,一会功夫就没了,应该是随着那条水道流走的。我们只要沿着水道走,应该就能走到下游的出口。”

  听了我这话,孙胖子走过来,向坑里面望了几眼:“辣子,有把握吗?冰大尸可在下面等着呢”

  我说道:“照刚才的情形看,就算在下面遇到了,跑的那个也应该是它冰大尸,我打头阵,应该没问题”

  熊所长和萧和尚也走了过来。他们犹豫了一下,倒是也没有反对。熊所长还和我争了一下,要第一个下去,被我这个‘厅长’严词拒绝了

  孙胖子在那几具死尸的身上找到了一截绳子,用绳子绑着手电在洞里转了几圈,没看见有冰大尸埋伏的迹象,我抽出短刀,翻身跳进了洞里。下去之后,借着天眼,在黑暗处也看的十分清楚,下面是一条一米多宽的小路,周围全是水渍,和我猜想的一样,这里八成就是放走坑内积水的水道。

  “下来吧,没事”我想上喊了一嗓子,孙胖子先跳了下来,第三个是萧老道,最后熊所长也跳了下来。

  我带着头,向着地势低的地方走去,由于还有一个潜在的危险,我们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着向前走去。

  大约走了五分钟,前面突然有了闪烁光亮,熊所长激动地喊了出来:“有亮儿!到出口了,我们出去了。”不过激动地只有他自己,我、孙胖子和萧老道都是一言不发,冷冷的盯着前面。

  熊所长看出不对:“怎么了?你们看见什么了?”说着,他端起来猎枪,却又找不到射击的目标。

  我看的清楚,前面不是什么太阳的光亮,那一闪一闪的,是前面点亮了几盏油灯,这种鬼地方,是谁点的油灯?

  油灯还不算,刚下来时还好一点,现在向油灯处走得越近,越能感到这里的墙壁四周慢慢渗出一缕缕阴气……

  除了阴气之外,我再感觉不到什么东西,不敢再冒然前进。回头看了他们仨个一眼:“回头往前走吗?”孙胖子也开始犹豫起来,没想到萧老道盯着那几招油灯的光亮,眼都直了。

  萧和尚突然毫无征兆的向油灯闪烁的地方跑了过去。他奔七的人了,跑起来却异常的敏捷。经过我身边时,我竟然没有拦住他:“老萧,你要干嘛….”我在他后面喊了数声,萧和尚就像没听见一样,还在向前飞奔着。

  萧和尚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在后面紧跟着,跑了没多久,就看见墙壁两侧悬挂着两排油灯,越往里,油灯越密集。

  终于,萧老道不跑了,他前面是一个死胡同,墙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油灯,把这里照的亮如白昼一般。

  这一路跑的路程不短,我和熊所长还好,可孙胖子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我说,老道…..你这样…..看见什么了,有什么话…..提前说一声不行吗?”没想到萧老道根本不搭理他。

  萧和尚走到尽头,用手挨个的摆弄墙上油灯的底座。我看出来点门道:“老萧,灯上有机关?什么样的机关?我帮你找”说着伸手向离我最近的一盏油灯摸去。

  “别动!”萧和尚突然大喝一声,把我吓了一哆嗦。“这不是普通的灯,这是走魂灯,上面点的是阴火,是给死人照亮的,你弄灭一盏灯,回不了的阴界的冤鬼就会找你报复。你就别想站着走出去了。”

  听了他的话,我赶紧缩回了手,看着还在寻找‘机关’的萧和尚,说道:“老萧,不让我动,你在干嘛?”萧和尚斜了我一眼:“你知道个屁,这个走魂阵是我们特别办首创的,这里有我的熟人来过。”

  说着,萧老道在一盏油灯的灯座上找到什么东西,他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我在旁边看得清楚,是一块黄铜牌,牌子的正面刻着一组相对复杂的符咒,萧和尚对符咒不感兴趣,直接翻了过来,背面用朱砂写着一个‘达’字

  看见了这个‘达’字,萧和尚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突然对着空气喊道:“三达,肖三达!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