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四章:女鬼上身

第四章:女鬼上身

  一道阴森的鬼气,挡在了我的身前,离鬼王看似披荆斩棘的一爪,就这样被挡住了。

  是昨天的白富美女神,她挡在我的身前,白衣飘飘却并不吓人,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她不是要害我么?为什么在这个关键时刻,又要出来救我?

  离鬼王的一击被挡住了,整个鬼开始变得暴怒起来。

  “魅,你为什么要救他,我哪一点比他差,你要选他不选我?更何况人鬼殊途......”

  离鬼王说到这里,突然闭上了嘴,似乎是触碰到了什么禁忌之所在。

  “不管你的事,我选男人是我的事!”

  她还是那么的强势,多了一分阴冷,少了那日的一抹风情和温柔。

  “你这是自废阴脉你知道么?要是我们之间结合,生育的后代很有可能达到鬼帝的程度。”

  “你管的事情真多!”

  一言不合便开打!显然魅比二姨要强太多,而且一上来就完全是搏命的打法,整个屋子里面阴流乱窜,我自然不会傻逼的再坐在凳子上了,而是赶紧头跑到二姨那边。

  叫了好几声,二姨也没能醒过来,二姨该不会?

  赶紧摸了摸鼻子,还有气。

  而这时,那边的战斗,也已经分出胜负了,离鬼王一声惨叫传入了我的耳朵。

  “你居然为了这个人类动用鬼王秘术,好,我认灾!这件事情我保留跟鬼帝大人举报的权利!”

  说着,离鬼王整个身体散开,化作黑雾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魅转过身身来,看向了我。

  我他妈这个吓的啊,她可是把离鬼王都打退了的人物,虽然救了我,但谁知道是敌是友。

  “魅鬼王,你......”

  “我有名字,我叫苏小魅!”

  这名字,还真他妈的...不错。

  不过现在是想名字的时候么?命都要没了。

  “那个,苏小魅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还有二姨要照顾呢,我还不想死啊!”

  这话似乎说服力不够?我看了看还躺着的二姨,赶忙蹲了下去。

  她听了这话突然噗嗤一下笑了,这美女笑颜如花,我缺怕的像渣。

  不过看她心情不错,似乎能有活路?

  “不错,你还记得你下有小,不是忘恩负义之徒!”

  她朝着我慢慢走过来,虽然没有脚步声,但我给我的压力,却是比之前离鬼王上楼的时候更大,毕竟那时候我还有二姨保护,现在就我一个人。

  “放心吧,我还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爹呢!”

  听到这话我又放心了不少,但是转念一想,似乎有点不对!

  我擦啊,难道说我昨天真的和她.......还中枪了?人家都是生小猴子,我这是生小鬼,我他妈做的什么孽啊!

  她走路的体态,倒是极美的,就是不知道为何步伐略微有那么一点奇怪。

  “你的脚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还不是因为你,昨天.....”

  她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些许羞愤,欲言又止。

  这,难道说她还是个处,被我给?!!

  想想就不可能啊,我赶紧把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就在这时,我面前这个看起来强势的女鬼大人出人意料的一个不稳,朝着地上摔了下去。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本能冲上去就想要抱住她。

  已经伸出手的时候,我才想起她是个鬼,是无形的存在,但下一刻,我却真真实实的把她给抱住了。

  “你没事吧?”

  她的身体很柔软,除了有些冰凉,和活人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没事,刚才动用鬼王秘术伤了本源?我想在你身体里休息一段时间可以么?”

  表面上是询问我,但实际上,根本没给我机会啊,丫一下子就化作黑雾,钻我身体里去了。

  我只感觉浑身一阵冰冰凉凉的,小腹处就是一冷。

  这是鬼上身的节奏,说实话我真相把她掏出来,但不知道从何下手。

  “喂,那个,苏小魅,你在哪呢?”

  “我在你丹田处休息,除了让你身体温度稍降,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的。”

  她这么说,我放心了不少,不就是降降温么?正好现在是夏天,爷凉快!我只好如此自我安慰。

  “那你快帮我看看我二姨,她没事吧?”

  我赶紧对着苏小魅说道。

  “她没事,忘忧宗道统,哪有那么脆弱,要不是因为给你连卜两卦的原因,离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她只是晕过去了,过一会就会醒的!”

  原来二姨这么牛逼。

  “对了,你跟我说话的时候,在心里默念我的名字就行,不用说出口,免得别人说我老公跟个神经病。”

  老公?我什么时候成她老公了?有没有天理?

  “你都是我孩子的爹了,难道还想不认账?”

  突然在我心底出现的声音,把我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她怎么知道我想啥、?

  “你会读心术?”

  我一阵紧张的问道,这人还有没有隐私了?

  “是你自己把想法传过来的,还怪我咯?你自己只要想着不让我知道,我肯定知道不了!”

  她的语气里面,居然带着点娇愤,似乎是在怪我冤枉了她。

  “我错了!”

  我给她传达了我的歉意,她却似乎没有要原谅我的意思。

  “我要恢复功力了,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没事干别叫我,对你二姨别提我,就说离鬼王不知道为啥突然走了!”

  她这话一说完,我身体里面的声音彻底沉寂了下去。

  等了半天,她没说话,我又故意在心里大吼大叫一番,差点没给自己整成神经病,这才确定她真的休息了。

  二姨还在地上躺着,我赶紧过去把她抱起来,弄到床上去躺着。

  离鬼王是退了,谁知道还会不会有小鬼啊?光尼玛是那些鬼脸,都够让人瘆的慌了。

  我赶紧跑到二姨的书房,翻开那本符咒秒术秘法,花费大力气临摹了两张收魂符!然后守在二姨身边。

  整个屋子里还是阴风习习,之前大战留下的气息丝毫未减。

  一晚上都没敢睡,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实在撑不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我是被一阵咳嗽声给吵醒的,床上二姨已经醒过来了,虽然状态比之前看起来更差,但好歹没事。

  “二姨你醒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按照苏小魅教的话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二姨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未起疑心。

  “二姨,昨天那些,到底是什么啊?还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小魅什么都没告诉我,现在抓着二姨了,我自然是有什么赶紧问。

  “你昨天看到的那个离鬼王,是因为机缘巧合停留在人间的孤魂野鬼修炼成的强大存在,鬼也是有级别的,鬼物,鬼兵,鬼将,鬼王!”

  原来如此,不过我又有些疑惑了。

  “不是有地府么?怎么地府不收了它们?”

  二姨一阵鄙视的看着我。

  “谁告诉你地府是收鬼的,地府是收死人的!”

  死人和鬼,有什么区别呢?二姨没解释,我也没敢问,怕被鄙视。

  “这个你拿着!”

  二姨从床上爬了起来,把一块玉佩递给了我。

  “这个你拿着,它应该能把你身上的气息暂时压制一段时间。”

  “那你呢?”

  这块玉佩,从我小时候二姨就带在身上了,我从来没见她取下来过。

  “我的修为,还需要这东西么?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去一趟茅山派,找我的师兄鬼见愁,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破解你的命格!这是我别墅的钥匙,你没事干帮我打扫一下卫生!还有,我书房里的书,你自己多看看,提升一下,对你自己也是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