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六章:苏小魅的过往

第六章:苏小魅的过往

  “你这家传道法,到底管不管用啊?”

  不光是王鹏,张程也开始过来起哄了。

  “你们别着急,我再试试!”

  这一次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专业多了。

  “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

  一边说着,我的手上一个八卦印就打出去,指向了毛楠。

  旁边两位直接被我专业的架势给吓傻了。

  可问题来了,为什么还是没有效果?

  就在我又准备找苏小魅算账的时候,脖子间的玉佩突然传递出了一股暖流,顺着我的身子,留向了我正打着八卦印的手。

  金光闪现,奇迹出现了,一道八卦的虚影,朝着毛楠的身上压下来。

  毛楠显得更加狰狞,嘴上的臭袜子都被他给咬成了两截,但他终究还是敌不过符咒的力量,挣扎无果之后,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然后,金色的八卦虚影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它的上面还镇压者一团黑色的雾气。

  凑过去仔细一看,果然!中间就是一个只有嘴的鬼脸。

  我真是尼玛大松了一口气啊,同时也是一阵庆幸,昨天晚上这样的鬼脸我不知道见过多少,这万一要是有一个附体到我身上,那我不就要和毛楠一样,啃自己的胳膊了么?

  “屌!”

  “星哥,厉害啊!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么一手!”

  旁边两位室友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就差没喊我爹了。

  “小意思,小意思!”

  我一边应付着这两位,心里却是开始有些嘀咕了。

  这鬼是收住了,但就我这个半吊子水平,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啊?正当我准备问苏小魅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把这个东西,送到你脐下三寸的地方啦!”

  脐下三寸,不就是丹田?啥情况这是?

  “怎么送?”

  “你怎么用的,就怎么送!”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她这点,经常说话不明不白的。

  尝试着沟通了一下那个淡淡的八卦,它还真的就听我的指挥,到我丹田前方。

  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感觉丹田处一阵冰冷,这家伙,居然直接钻进我的身体里去了。

  艹,苏小魅坑我啊,想想刚才毛楠被鬼上身的样子,我就是一阵毛骨悚然,我可不要变成丧失理智的怪兽。

  “乱想什么呢!亏你还是我孩子的爹,就这么不相信我啊,我会害你么?”

  苏小魅的语气有些悠悠。

  听到孩子的爹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就是咯噔一下。

  不会这么巧吧?一次就中枪?就这个时间怀孕都测不出来呢,不过人家是鬼王啊,说不定有特殊的方法呢。

  “那这么说,我就是你老公喽?”

  虽然苏小魅不是人,但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就算是鬼我也认了啊,总比给绿茶婊当替身要好。

  “老公?”

  苏小魅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

  “看在宝宝的份上,你就勉强是我算是我老公吧,不过想要当我老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负责帮我找吃的!”

  “行,吃什么?”

  我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

  “刚才那个鬼物的味道就还不错,只不过修为弱了一点,吃进去都没感觉,你要是能找个鬼兵级别的来给我吃的话,应该就勉强够塞牙缝了。”

  刚才吃的?难道是之前从我丹田处进去的那个鬼脸?

  她要吃鬼!我吓的就是一阵腿软,要不是因为靠着桌子,就直接摔下去了!

  “你放心吧,我只吃鬼不吃人,再说了你就算是不顾及我,再说了,我吃谁也不能吃我孩子的爹啊!”

  “是老公!”

  我强忍着不适,对着苏小魅纠正道。

  “行,老公!”

  在我坚持不懈的调教之下,苏小魅终于喊出了第一声老公,这感觉真不错。

  虽然答应了苏小魅,但怎么找鬼,这事我真的不擅长。

  我正想着要怎么才能找点鬼给她吃的时候,房间里突然面传来了一阵呸呸呸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怒吼。

  “谁他妈把臭袜子塞到我的嘴里!”

  是毛楠,他醒过来了。

  寝室里所有人的眼光,都朝着毛楠看了过去。

  虽然之前我施法收了那个鬼物,但对毛楠,大家还是心有余悸。

  “你们都看着我干啥?我脸上有花?还偶遇,我不是在睡觉么?你们绑着我干啥?”

  他有些愤愤的扭了两下身子,想挣脱绑着他的绳索,但换来的,却是一声惨叫。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怎么了?”

  毛楠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胳膊又开始了痛苦的嚎叫。

  “你真的不知道?”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毛楠已经恢复正常了,所以我小心翼翼的对着他问道。

  “废话,我还睡着觉呢,谁知道一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我叹了一口气,可怜的孩子。

  王鹏和张程两人把事情的经过解释给了毛楠听,毛楠自己也是吓的够呛,我们连夜把毛楠送去了医院。

  还好不存在鬼毒什么的,只是简单的手上,不过医生看着我们的目光还是很奇怪,特别是那句,怎么把人给咬成这样了,让大家都无言以对。

  晚上王鹏自告奋勇的流下来照顾毛楠,吓的够呛的张程,则是死活要傍着我这位大师,不肯离开。

  现在回寝室也不是个办法,不得以之下,我只能带着张程来到了二姨的别墅,交代了他不要乱动东西,然后给他找了个房间住下。

  我自己也到了二姨早就给我安排好的地方休息了。

  今天经历的事情有些多,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一下了,我伸了个懒腰,就准备睡觉的,但就在这时候,我伸懒腰的胳膊,突然碰到了一些什么,软绵绵的!

  浑身的汗毛炸起,我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

  是个人,借着月光我看的隐隐约约。

  真他妈见鬼了!

  “你是谁?”

  这两天碰到的奇怪的事情太多了,我感觉我的神经都被锻炼的开始有些粗大。

  这场景虽然很吓人,但我仍然能保持基本的冷静。

  “是我啊!”

  “苏小魅?”

  我瞬间松了一口气,不过情绪还是相当的激动。

  “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你一个人无聊,所以出来陪陪你!”

  苏小魅饶了绕头上的青丝,显得有些委屈。

  “你出来我没意见,但别一惊一乍的,鬼吓人,吓死人的啊!”

  “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

  她似乎颇有些无语。

  “过来坐啊,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苏小魅看我站着的远远的,有些不满意。

  似乎从本能上来讲,我也并不是很抗拒她了,缓缓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为了打开话题,我决定主动开口。

  “你不是鬼么?怎么会道术的?”

  苏小魅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

  “这说起来就话长了,你确定要听么?”

  “嗯!”

  我点了点头,今天收的刺激多了,这么晚了,居然也不是很困。

  “我会法术很正常啊,我生前原是净月庵的弟子,跟随师父修行,所以略通一些法术,有一次师父带我到香港,去给一个富贵人家也就是我前夫做法事,前夫对我一见倾心,我也对钟意,师父并不是小肚鸡肠之人,她成全了我们,让我还俗,与那富豪双宿双飞。”

  说到这里,苏小魅的眼神之中,略微生出了一点向往,不过这也就是一闪即末,很快就被伤感替代了。

  “就在我们结婚那天,前夫的仇家突然杀上门来,前夫直接被打死,而我被他们抓住,那帮混蛋,对我欲行强暴之事!”

  说到这里,她的手捏的紧紧的,贝齿也是闭的严严实实的。

  “那后来?”

  听到这个,我整个人都开始紧张了。

  “虽然我学过术法,但他们用的都是枪,我打不过他们,最后只得用了门内的禁术,跟他们拼了,虽然干掉了所有的杀手,但我还是心中愤怒难平,最后我选择了最狠毒的方法,放弃轮回,化作了恶鬼,击杀了迫害我前夫的幕后主使。”

  “那个,传说中,使用这样的禁术化作恶鬼之后,不是应该失去神智,为祸苍生的么?”

  我有些好奇的对着苏小魅问道。

  她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可怕啊。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后来师傅找到了我,点化了我,让我恢复了清醒,对了,我的凤鸾姻缘纸,也是师傅给我的,她说的,我虽然用秘术化为厉鬼,但生机并未完全断绝,他日机缘巧合之下非没有一线生机,她叫我把纸贴在你们学校门口,然后等待有缘人!”

  我擦,这.....

  简直没话说了,一个是对苏小魅的身世,另外一个是对苏小魅的师傅。

  这也太不负责了吧?我就一屌丝,会是苏小魅便成人的有缘人?我他妈抓个不入流的鬼物都费劲。

  等等!

  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苏小魅是和前夫结婚的那天就被杀了,歹徒强暴她之前,她就已经用禁术了,这岂不是说?

  “你和你丈夫?有没有?......有没有行房?”

  我强忍着羞涩问道。

  “没有啊!还没洞房,我前夫就已经去世了。”

  苏小魅似乎有些奇怪我为什么这么问。

  “那当年那一伙匪徒,也没有把你.....”

  “我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

  苏小魅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是嫌弃我是个寡妇喽?”

  她憋着气,脸上有些红扑扑的,显然是真生气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会嫌弃你啊,我只是想说,你和我,是第一次?”

  苏小魅听到我的话,整个脸色更加的红了。

  “你怎么这么羞人?人家是不是第一次你不知道么?”

  我这个愿望啊,我特么喝了酒就晕过去了,我怎么知道。

  “我当时没什么感觉啊!小魅啊,那个......”

  我话还没说完,苏小魅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

  “不行!宝宝还小呢,就算你想做那事,也不能是现在啊,最少也要等到三个月之后。”

  我擦,到底是我邪恶了,还是她邪恶了?好吧,不能再说这个事情了,于是咱话锋一转。

  “你想什么呢?我是想问,你们鬼的身体,到底是怎么个组成啊?”

  苏小魅听到我这话,似乎是放心了不少。

  “平常的鬼,都是灵体的存在,一般情况下是触摸不到的,而我则比较特殊,也许是因为生机未断的原因吧,我是个半灵体,每天我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恢复成人的身体,其余时间,就只能变成灵体了。”

  听到苏小魅的解释,我心里瞬间就平衡了,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和一只鬼啪啪。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都是鬼王,为什么你打不过那个离鬼王?”

  苏小魅叹了一口气。

  “还不是因为宝宝的原因,我身上大半的修为,都用来孕育他了,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不然的话,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又岂会用鬼王秘术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