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十八章:勾魂马面

第十八章:勾魂马面

  苏小魅的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么?我拿着钥匙上了苏小魅的车,坐在上面玩了会手机,大概十一点半,快要十二点的样子吧,苏小魅突然开口说道。

  “他来了!”

  我抬头一看,果然,正前方有一个鬼影飘了出来,正是那个断肠鬼!

  伸手就朝着车钥匙扭过去,准备开车跟上,但是苏小魅阻止了我。

  “别开车,打草惊蛇,我们下车徒步跟上!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开干就行了。”

  听着苏小魅熟练的指挥,我怎么觉得这种事情,她好像干了不止一次了。

  苏小魅探到了我的心思,忍不住有些脸红,对着我解释道。

  “鬼可是和人不一样,弱肉强食的,你今天不去抢人家,明天就要被人家抢了。”

  不一样么?我觉得差不多啊,就说这高考吧,不也是一分压倒一批人?哪里都是弱肉强食!

  有了苏小魅的附体,我的鬼视能力又恢复了,而且比我自己使用要来的更好,所以跟的很轻松,但是眨巴眼睛的功夫,前面的鬼却不见了!

  “啥情况?”

  我对着苏小魅问道。

  她就是一声冷笑。

  “你水平太差,被发现了,不过没关系,这里也算是僻静之地了,赶紧动手!七星勒剑咒,六点钟方向!”

  对苏小魅的话,我四宝不怀疑,一个七星伏魔,就朝着六点钟的方向设过去,那边是一个碎石堆!

  我这一下射过去,整个石头堆就炸开了。

  那断肠鬼果然在里面,这么一炸,他急忙躲避开,无所遁形了。

  “你倒是躲啊!”

  我非常嚣张的,朝着断肠鬼走了过去,霸气四射的看着他,似乎他一个不对劲,就要把它击杀。

  咳咳,表面上是这样,其实...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刚用了一个七星伏魔,感觉筋脉有点扯着疼,根本不可能用出第二个来了,咱这是虚张声势。

  “大侠,饶命啊,大侠!”

  就在我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对付他的时候,这断肠鬼居然丝毫没有节操的朝着我跪了下来,开始求饶了。

  “你不是鬼么?早多少年前不是就死了么?我还怎么饶你的命?”

  我看着这个鬼,感觉有些好笑。

  “您看我早多少年前就已经死了,您就放过我吧!”

  他求饶的样子,还是挺有意思的,就是肠子掉来掉去的,看起来有点恶心。

  “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吧?”

  我对着断肠鬼问道。

  “知道,知道,我这就把幽冥草给您!”

  说着,他把幽冥草给拿了出来。

  之前只是苏小魅说来着,我并没有看过,现在拿着仔细一看,果然阴间生长的草和一般的草不一样,拿起来的时候,感觉它通体冰凉。

  “干掉他,又有夜宵吃了!”

  苏小魅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面回荡,我有些无语,整个一吃货啊。

  确定了幽冥草无误之后,我面露杀机。

  “大爷,幽冥草都给你了,你放我走吧!”

  那断肠鬼似乎也看出来了我的不善,更加可怜兮兮的开始求饶。

  我的心里开始犹豫了,这都抢了人家的东西了,还要人家的命,是不是不大好啊!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看出了我的疑虑的苏小魅,送了我这么一句话。

  我思索了一番,可还是没有按照她的建议做,我知道弱肉强食,但我毕竟是人不是鬼,我有我自己做人的原则。

  我的心思肯定下来,苏小魅便感受到了,她也不再劝我,只是提醒我说。

  “一定要把他身上的东西搜刮完!”

  “想活命可以,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教出来!”

  我恶狠狠的对着断肠鬼说道。

  断肠鬼似乎也是懂行的人,他从身上的一个袋子里面开始掏东西,没一会,地上就已经摆了一堆了,虽然他掏出来的东西,我都不认识,但可以知道的是,我发财了。

  “都掏完了么?”

  “掏完了!”

  断肠鬼战战兢兢的对着我说道。

  “这么多东西,你让我怎么拿走,把你装东西的袋子也给我拿过来。”

  他很不情愿,但最终还是拿给我了。

  看到这个袋子,我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兴奋,这断肠鬼从里面掏了不少东西了,容量肯定大,类似于传说中的空间装备啊!

  就在我兴冲冲的准备接过这个袋子的时候,断肠鬼的脸上露狰狞的笑容。

  的背脊就是一阵的发凉。事情发生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他手上的袋子一挥,地上的东西全部被收了起来,然后这家伙整个就消失了,突然出现在了我十米之外。

  我,他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拿出一坨黑漆漆的玩意,就朝着我砸了过来。

  “是冥雷,小心!”

  是苏小魅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并不是出现在我的心里,而是出现在我的耳朵里面。

  接下来,我就看见苏小魅拿着一下子抓住了那黑乎乎的一团。

  她猛地把拿东西朝着天上一丢,然后抓住我,飞快的就是一闪!

  下一刻,一个近乎于霹雳的声音,震的我的耳朵都要聋了!

  整个天空上,都被炸出了一个大洞!

  我整个人目瞪口呆,而就在这时候,苏小魅却是发飙了,她整个人的身上开始变得血红!

  “敢动我的男人,找死!”

  说着,她大手一挥,面前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黑洞的东西,不知道躲到哪里的断肠鬼,瞬间就被吸了过来。

  “鬼...鬼王!”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着惊愕,显然是不知道怎么惹到这样的强者。

  这种角色,苏小魅却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准备给他。

  手掌一翻,那黑洞的吸引力更大了,那只断肠鬼,被压缩成了黄豆的大小,被苏小魅给一口吃了下去。

  虽然这吃相并不难看,但第一次看见苏小魅吃鬼,我还是有些被吓到了。

  这一口下去,万一要是被吃的是我?想到这里,我浑身都是一阵的冷汗。

  “想什么呢?”

  苏小魅拍了拍正在发呆的我,她全身的血红已经退了下去,我这才意识到,她还是我的苏小魅。

  “没啥,我在想,这个狗日的真是太可恶了,他居然敢阴我!”

  我这话说的半真半假,苏小魅没有附身在我身上,没法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也便没有怀疑。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长点记性!”

  听了苏小魅的话,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要不是今天有她在,我可能又要死一次了,通过这次的事情,我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一个词语,鬼心险恶。

  “这个给你!”

  说着,苏小魅给我丢了一个什么,就重新附身回我的身体里面去了。

  我接住一看,正是之前我最想要的那个袋子。

  “这是啥啊?”

  我对着苏小魅问道。

  “这是鬼袋,我看你喜欢,顺手就给你拿过来了,里面的东西,你也用不上,我就拿走了!”

  “鬼袋,是干什么的?和空间袋一样么?”

  得到了这么屌的东西,我感觉整个人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

  “差不多,不过鬼袋只能装阴气重的东西,一般的东西是装不了的,这玩意在阴间很常见!”

  听到这话,我兴奋的火焰就像是被一盆愣水给当头浇灭了,瞬间对着东西兴趣全无,不过我还是把它给好好的收了起来,说不定以后用得到呢。

  “那个,小魅啊,今天这家伙,不是鬼兵么?他怎么能化形?还有为什么看起来他的实力不怎么样?”

  我一连对着苏小魅提出了两个问题。

  虽然他最后对着我们玩了个阴的,扔了个很恐怖的冥雷过来,可之前他对我的害怕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可以肯定他的实力是真的很差。

  “他们这种,其实根本就算不上是鬼,真正的鬼,是人死后的怨念,聚集怨气形成的,而他们只是游魂喝了孟婆汤,或者是通过什么别的方法觉醒了记忆,所以才能在没有到鬼将的级别还能保持人的身体。”

  原来是这样,那他们的实力也好解释了,没有得到过拼杀锻炼,虽然空有等级,但肯定比不了寻常的鬼兵。

  我的疑惑算是消除了,可心里总还觉得有什么事情不放心。

  正开着车,突然,脑子里面灵光一下。

  “对了,小魅,你今天不光现形,你还出手了,你没事吧,刚才的冥雷有没有伤到你!”

  听到我这话,苏小魅的语气有些悠悠。

  “难得,你还记得我啊!”

  “我心里一直都记得你啊,只是刚才那个情况实在是太紧张了,我....一时没想起来、”

  “没心没肺!”

  苏小魅说着,就不理我了。

  我也是醉了,这...女人的心思要我们怎么猜啊,之前没问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一问就生气了啊!

  回到了家里,叫了半天,苏小魅还是没有理我,我只得带着担心的情绪洗了个澡。

  洗澡刚出来的,苏小魅就从我的身体里蹦了出来,骤然间出现,给我吓了一跳。

  “我说娘子,你下次提前吱个声啊!”

  “给你的!”

  她把一个褐色的药丸,丢到了我的手上。

  “这是?”

  “治你的伤的!”

  我一阵兴奋的把药丸丢到了嘴里。

  忘记喝水,差点没噎死,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一吃下去,附着在我经脉上的那些阴冷的气息,就开始消融了,我感觉浑身上下都暖暖的。

  “睡觉吧!”

  说着,苏小魅褪去了衣服,躺在了床上。

  这是我每天最期待,也是最兴奋的时候。

  “娘子,你不生气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没心没肺的!”

  说着,她朝着我抱了过来!

  我抱着苏小魅柔软的娇躯开始入睡。

  躺在床上,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没睡着,突然,浑身一愣,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清醒了起来。

  眼前灰蒙蒙的一片,不!不光是我的眼前是灰的,身边的世界好像都变成灰的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房间里面睡觉么?怎么会到这里来?

  掐了掐自己,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情况,不痛!这不是现实世界!

  我想要走出这片灰色的世界,可突然,一道雷霆一般的声音,犹如霹雳一般响起。

  “林星,你可知罪?”

  这声音震的我耳膜生疼,可我也并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

  “你是谁?”

  我尽量深呼吸,让自己淡定下来。

  突然,我面前的虚空中,显现发出了一张马脸,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马脸居然开口说话了。

  我差点没吓个半死,鬼我倒是见过,但是你什么时候见过马头人身的东西跟你说话?

  “本座,勾....魂...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