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二十五章:鬼王余烬

第二十五章:鬼王余烬

  我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我身上还有三张保身符,只要他们再靠近一点,我就激发这三张符咒,然后把苏小魅给我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出来,跟这个狗日的同归于尽。

  之所以没有早点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是因为这些鬼做出来的东西,和人做出来的东西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大部分都是没有敌我识别功能的大范围杀伤,我和余鬼王又隔的这么近,真把他弄死我也差不多了。

  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顾不了这么多了,你要我死,我还跟你客气什么,同归于尽吧!

  就在我准备和他拼了的时候,猛然间,整个房间里,突然亮了起来。

  自余鬼王出来了以后,被煞气充满的整个房间里,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色,这骤然而来的亮度,让我有些不适应!嘴上的咒语,也是在不经意之间断掉了。

  紧接着,我看见门口,一个身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三连闪,来到了我和余鬼王的中间。

  “沈道子,是你!狗日的,你怎么在这里?”

  余鬼王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那个叫沈道子的人,却是没有理会他,嘴里吐出了震天响的一个字。

  “临....”

  紧接着,后面八个字连绵不绝。

  “兵....”

  “斗....”

  “者....”

  “皆....”

  ......

  是道家九字真言!

  不对,在这之后,那个叫沈道子的前辈,还加了一个封字!然后,他双手做了一个,我不认识的指法。

  只听见余鬼王一声惨叫,就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了。

  安全了,我瞬间就放心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更加不妙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全身上下的经脉,似乎是受到了一种沉重的打击,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胸前似乎是受到了一个巨大的重击,我整个人朝着后面就倒飞出去。

  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余鬼王临死之前,还给我用了什么邪术不成?

  我感觉呼吸困难,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砰的一下开了,沈梦瑶冲了进来。

  她看到沈道子,大叫了一声“爸!”然后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我,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林星怎了么?”

  沈梦瑶朝着我凑了过来,摇晃了一下我的手臂。

  这不动还好,一动,我感觉身体里面的那种把我弄伤的力道,更加的强了,整个内府都受到了冲撞,我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是谁?”

  沈道子一脸严肃的对着沈梦瑶问道。

  “他是我的同学啊,是我请他到家里来的,看看我们家的....阁楼!”

  沈梦瑶说到阁楼两个字的时候,顿了顿,而就在这个时候,沈道子的脸色,却是瞬间就黑了下来。

  “胡闹,谁让你上阁楼了!”

  不过,他终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还是凑过来,抓住了我的手!

  这个时候,我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只模模糊糊的看见,沈道子的脸上,露出了我看不懂的奇怪表情,而沈梦瑶又在一边,叫他一定要救我之类的。

  然后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个柔软的床上,沈梦瑶看到我醒了,就是一阵兴奋的凑过来。

  “林星怎么样,你没事吧?”

  妈的,都快要死了,我能没事么?我忍不住就是一阵吐槽,我可是五脏六腑都......

  诶,等一下,我的五脏六腑,怎么都不疼了,运转了一下真元,一点事都没有,我的筋脉都很正常,这怎么可能?我之前不是明明被余鬼王给弄得重伤,然后晕过去了么?

  难道说,之前的那一切,都是在做梦不成?

  “还好,没什么大事了!”

  我对着沈梦瑶说道,然后我支撑着,就想要坐起来。

  “等等,你先休息一下,你刚刚受了重伤,不宜乱动,我去叫我老爹来!”

  说着,沈梦瑶对我吐了一个舌头,然后就出去了。

  我真的受伤了,可怎么会好的这么快?

  就在我一阵疑惑的时候,沈梦瑶却是带着沈道子,已经进来了。

  “沈道子前辈!”

  我看到他,就要起来给他行礼,毕竟是人家救了我的命。

  “你受伤了,不必多礼,在床上躺着吧!”

  不知道为何,沈道子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可毕竟主人家在这里,我也不好真的躺下,就半躺着,身体靠着床。

  “多些沈道子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你是叫...林星,对吧?忘忧神婆,是你什么人?”

  忘忧神婆?他认识二姨?

  “忘忧神婆是我二姨!”

  沈道子听到我这话,一幅早知道如此的样子。

  “果然,我就说你怎么会请神咒!你也别叫我沈道子了,沈道子不是我的名字,只是大家推举我为门派的继承人,所以给了一个道子的称呼,既然你和忘忧师姐有这么一层的关系,那你就叫我沈师叔吧?”

  “沈师叔?”

  这尼玛,难道说,沈道子和我二姨,是同门,那沈梦瑶不就是我师妹了?

  天哪,我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我是准备这次以后,就不怎么跟她来往了,但怎么阴差阳错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反倒更加的近了!

  沈道子朝着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我这么个叫法。

  “那个余鬼王,真是太可恶了,临死之前还给我来了一下,直接给我弄了重伤,不过话说师叔,我是怎么好的啊?”

  沈道子看着我,笑了笑。

  “你的伤,可不是余鬼王弄出来的,是你自己弄出来的!”

  “我自己?”

  “没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是强行使用了请神咒,而自己又不符合条件,所以被神咒给反噬了,至于你为什么好了,那是因为我给你用了本门的独门秘药,培元丹!”

  培元丹?不明觉厉啊!应该是很珍贵的。

  我没有说话,沈道子和沈梦瑶也说什么,气氛一时之间沉默了。

  我的脑子里面,又出现了之前的事情。

  “师叔,对不起,今天是我错了,请您惩罚我吧!”

  我咬着牙站起来站起来,对着沈道子说道。

  这...就他和我二姨,好歹是师兄妹,应该不会对我进行什么过分的惩罚吧。

  沈道子听到这个话,却是又笑了。

  “你何错之有啊?这件事情不怪你,都是瑶瑶的错,我早就跟他说过了,让她不要上阁楼!”

  “可是,我把煞中煞大阵,误认为是穿堂煞,所以误动了你家阁楼的布局,把余鬼王给放了出来!”

  我又对着沈道子说道。

  “你居然认识穿堂煞?”

  沈道子看着我,有些稀奇。

  “我倒是小看你了,你没看错,那就是穿堂煞,这个穿堂煞,就是故意布置的,用意是和我屋子里面的另外一个煞阵结合,镇压余鬼王!所以你看不出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煞中煞?”

  我脑子里面瞬间就蹦出来了这三个字。

  “没错!”

  “您为什么镇压着离鬼王,不把他给干掉呢?您的修为,应该没问题吧?”

  听到我这个话,沈道子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这个余鬼王,也是个可怜人啊,他本命余烬,很早以前,也是我道中人,起初是除魔卫道之先锋,在他手下伏诛的妖魔鬼怪不计其数,可后来遭到了一位鬼帝的坑害,把她的道侣转化为了厉鬼,他也跟着,入了鬼道!昔年我们也是有情义在的,所以我也不忍诛杀他,只得把他镇压于此,希望他能有所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