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四十九章:直冲煞

第四十九章:直冲煞

  听到苏小魅的话,我感觉浑身一冷,手一哆嗦就赶紧把这东西给丢出去老远。

  “这到底是啥玩意啊?”

  “这东西是可以通讯,不过只能单方面发射讯号,它最大的作用,可不是通讯,而是记录?”

  苏小魅缓缓的对着我说道。

  “记录?”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没错,记录你的一举一动呗,有了这玩意,他们就相当于在你的身上装了个监视器,说到底那个王寂其实对你是一点都没有相信,只是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公然动手罢了。”

  “还好我刚才把那玩意给扔了!”

  我庆幸的拍了拍胸口。

  而苏小魅的下一句话,则是让我感觉操蛋万分。

  “那玩意你可不能扔呢,你要是扔了,可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么?”

  “那怎么办?”

  我有些恼了,又不能扔,戴在身上又是个祸害,迟早得出问题,这不是要玩死我的节奏么?

  “你放心把它捡回来,交给我就行了,我唐唐魅鬼王,还对付不了这等小东西么?”

  苏小魅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把它拿到手上以后,就感觉苏小魅顺着我的身上传递过来一道鬼气,把那玩意给包裹了起来。

  “好了,我已经控制了这个小玩意了,以后我们让它说什么,它就可以说什么。”

  “夫人你真棒!”

  我对着苏小魅表扬道。

  “别贫嘴了,对了,你不是要上课么?还不赶紧去?”

  “对哦,上课!!”

  我赶紧看了一下手表,完了,这下死定了,已经十点半了啊,我赶到了教室,本来准备偷偷摸摸的从后门进去的,可我却发现,后门锁了。

  这是天要亡我啊,要是此刻我会个穿墙术就好了,直接穿进去,那感觉简直棒棒哒!

  但很遗憾,我的这个想法被苏小魅鄙视了,人是没有这种法术的,要是鬼的话,还用走后门么?从前门进不就完了么?

  我只要硬生生的在外面看着教授上课完毕,一下课,我就冲进了教室,寝室的几个哥们,都冲着我直摇头。

  “对不起了,星哥,这次我们真的帮不了你!”

  “真帮不了了!”

  几个兄弟都摇摇头出去了,我赶紧上去找教授。

  教我们高数的教授姓黄,是个挺古板的人,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赶过去,他却是主动开始给我打招呼了。

  “你,我认识你,你是林星,人称林大师,对吧?”

  擦,我的知名度都已经传到了黄教授的耳朵里了?

  “哪里,哪里,老师过奖了,老师,我这节课有点急事,没能上成,您看是不是可以?”

  这个教授既然认识我,那就好办了嘛,讲讲人情,说不定就给我忽悠过去了。

  “你没上我的课,我知道,关于你的成绩,我只能告诉你,你挂定了!”

  黄教授说着,拿起书本就要走。

  我当时就傻逼了,这他妈是个什么事啊?

  “教授?您开开恩,给个机会啊!”

  黄教授听到我这个话,回过了头。

  “你一个学生,不学好,去研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算了,还旷课,这种事情我绝对不能忍,等着挂科吧!”

  黄教授留下一脸傻逼的我,毅然决然的走了。

  我当时就火了,要不是那三个傻逼拦着我,我早就进教室了,这笔账,我是肯定要和他们算清楚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意义啊,毕竟都已经这样了。

  无奈之下,我问苏小魅有没有办法,苏小魅倒是直接,跟我说用鬼术把他给控制了就行了,保证给我打个一百分。

  我就汗了,这是下下策啊,果然苏小魅的思维还是和我们一般人不一样。

  无奈之下,我只好找我们寝室的几位哥们一起商量一下,他们倒是给了我一个不错的建议。

  说是让我买点东西,到黄教授家里去拜访一下,早上的时候我没去上课,黄教授正在气头上,所以对我不大感冒,也是很有可能的。

  去他家里好好说,说不定可以得到原谅。

  我一想也是,好不容易找人打听到了黄教授家的位置,我买了几百块钱的烟酒,晚上去七点钟左右,就到了他家的小区。

  我敲了敲门,黄教授很快就过来打开了门,但是他一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就是一黑。

  “林星,是你,你来干什么?”

  “黄教授,我今天是专程来您这里拜访的!”

  我一脸恭敬的对着他说道。

  “对不起,我不需要不上课的学生来我家里拜访!”

  说着,他就要关上门,擦,这尼玛!总不能白来一趟啊,又要发挥我高超的演技了。

  我赶紧堵着门。

  “黄教授,您听我解释啊,我没来上课,真的是有苦衷的,我..我妈....我妈她,病了啊!”

  对不起啦,老娘,现在只有拉你出来当挡箭牌了。

  黄教授听到我这个话,脸色才稍微变了变。

  “你进来吧!”

  听到黄教授这话,我才松了一口气,进到了黄教授的家里。

  这教授就是不一样,家里装修的既高档又不奢华,不过,当我带头一看的时候,我整个人就有点瞎了,一口大钟,正对着大门挂着,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入门见“终”,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正对着门的方向挂钟,这在风水学上,可是非常不吉利的一个做法,而最不吉利的方法,就是放在大门前。

  不知道为什么,一进了黄教授的这个房间,我就有了那么一点诡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我进门到坐到沙发上,始终都没有改变过!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他客厅并不存在什么问题,穿堂煞也不存在。

  可这种诡异的感觉,始终消之不去。

  黄教授也在一边坐下了,我看着他的印堂处,有些淡淡的黑气,这是很不妙的征兆啊。

  “你的妈妈怎么样了?”

  黄教授对着我问道。

  “谢谢您的关心,我妈妈好多了,她病情一稳定了,我就赶紧朝着您这里过来了。”

  “你这段时间,都是在照顾你妈妈,所以很少来学校么?”

  我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话,回去好好复习吧!人要有孝心,你并没有做错,不过以后要记得请假!你回去吧,东西也拿走!”

  我写过了黄教授,本来是想留给他东西的,他则是让我给妈妈拿回去补补身体!

  黄教授还是很通融的,不过也正是这种通融,让我有些过意不去,我用自己的谎言,欺骗了这样一位质朴的老人。

  本来我是想起身离开的,但是看着他印堂之上的黑气,我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这件事情,我得管管,就当是报答黄教授吧。

  “黄教授,我可以请问您一下么?您家里这个钟?是您自己挂的?还是?”

  “我家里的钟?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黄教授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不过,他还是对着我解释道。

  “这是我儿子,请了个风水师给看的!说挂这里好!这房子,也是我儿子买的,我们最近才搬进来,也是那个风水师说的,地段好,风水好!”

  风水师!我瞬间就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了。

  “我可以参观一下您家里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

  “行!”

  我在黄教授的家里逛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让我有些疑惑了。

  入门见“钟”虽然不吉利,也不至于让他印堂发黑啊,难道说这个风水师水平有问题?

  不!应该不会,既然不是风水的问题,那肯定就是房子的问题,等等!

  我问了苏小魅,苏小魅只给我说了两个字,马路。

  我瞬间反应了过来,正对着房子前后,一条马路直插而过!这是“直冲煞!”

  就在我一阵疑惑的时候,苏小魅一阵严肃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有种很不详的预感,这种“直冲煞”,加出门见“钟”的手法,很像我一个老朋友!”

  苏小魅的朋友?

  “是谁?”

  “李鬼王,李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