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五十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五十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朝阳?”

  我有些疑惑的对着苏小魅问道。

  “没错,算是我的一个师兄吧,不过不同门的,他当初就对风水一术有很深的理解,这个直冲煞加上开门见“终”的局,就是他发明的,这两种风水局,可以很好的叠加,造成更猛烈的效果,不过,当初他发明这个,是为了对付报复一个把他弄的家破人亡的贪官污吏。”

  苏小魅这样对着我解释道。

  “那这个,该不会是他弄的吧?”

  一个鬼王?这...这事情就算是把我给搭上,那也管不了啊!

  “你觉得,李朝阳都到鬼王了,想要弄他,还需要这种小手段么?”

  这...苏小魅说的也有道理啊。

  听到这个话,我就放心许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黄教授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问道。

  “有什么问题么?”

  我一脸的严肃,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但是想想黄教授这么淳朴的人,还帮过我,我也就拼了。

  “黄教授,我接下来说的话语,您可能不爱听,但是为了您个人的生命安全,我决定还是告诉您,您家这个钟,挂在正对门,不仅不是什么好的风水布局,而且还很差,在风水学上,这叫做开门见“钟”,钟不光是不能对着正门,对着其他的门,也是不可以的!”

  黄教授看着我,笑了笑。

  “封建迷信,我不信!”

  我一咬牙,看来今天不拿出点真本事,是不行的了。

  “您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到,虚弱无力,而且,您家中,只要是男子,是不是最近身体都不好?”

  黄教授本来是笑了笑不在意的,可是听到我的这个话以后,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房前屋后大路冲,家中定然损老翁,大路直冲不聚气,人丁日少财运败!”

  我对着黄教授说道。

  “您家这座房子,犯的就是典型的直冲煞,您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您儿子请的那位,必定是高人,用直冲煞加开门见“钟”,这种风水的恶毒程度,可见一般,如果您不相信的话,照着镜子仔细看看,您的额头上,是不是聚集着黑气,要是按照这个情况继续下去的话,不出十天半月,您定有血光之灾,不光如此,您家里所有的男性亲属,都可能遭灾!”

  “你说的是真的?”

  黄教授开始是不相信我的,但是听到我说了后面的话以后,他看着我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您信就是真的,我个人建议您,最好是赶紧把钟取下来,关于您家里的直冲煞气,我这里也有破解的方法。”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

  “龙长子“囚牛”喜爱音乐热闹、能够汇集人气阻挡冲煞,您请一尊回来,放在客厅的西北方,直冲煞自然化解,但不可放在书房或办公室!”

  我这话一说完,黄教授本来是半信半疑的,现在估计已经信了八成了。

  “黄教授,今天冒昧拜访,告辞了!”

  黄教授帮我到这里,我能告诉他破解的方法,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愿意听我的话,自然能够逃过一劫,如果若是不愿意,那我也没话说了。

  刚刚一出门,我就叹了口气。

  “怎么了?”

  苏小魅对着我问道。

  “还在想刚才的事情么?”

  我点了点头。

  “其实,你刚才犯了一个挺大的忌讳!”

  忌讳?我有些疑惑。

  “破了别的风水师布的局,这就是风水行当里面的一个大忌讳,因为你坏了人家的好事,一般来说,大师们碰到这样的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因为一旦破坏了这样的局,很有可能受到别人的报复。”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我一阵无语的对着苏小魅问道。

  “我提醒你了,你还会帮黄教授么?”

  苏小魅这么一问,倒是让我有些愣住了。

  “会!”

  我扪心自问,给出了真实的回答。

  “因为我不是大师,我是林星!”

  这就是我给苏小魅,也是给我自己的回答,我会因为敌人的强大,或者打不过而逃跑,但我绝对不会看着一位善良淳朴,而且帮助过我的老教授,因为受到别人的暗害身亡而无动于衷,不尽自己的一点力量。

  “我也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苏小魅温暖的冲着我笑了笑。

  “不就是个风水师么?让他来就行了,来一个干一个!”

  我豪情万丈的对着苏小魅说道。

  “你可别放大话啊,你没入行,怕是不知道“宁乱十方鬼,不欺风水人”这句话吧?”

  “什么意思?”

  我有些奇怪的对着苏小魅问道。

  “意思就是,你宁愿得罪十个方向的鬼,也不要去欺负一个会风水的人,风水师,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人群,也是最恶心的人群之一,他们往往不会跟你直接交手的,通过改你们家祖坟啊,或者给你的亲戚什么的,布置点风水局啊,都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有时候生不如死呢!”

  麻蛋,本来我是想装装逼的,但是听到这话,我瞬间就怂了,有事冲我来,没啥啊,但是要对对付我家里人的话......

  “那我们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呗,你的那个师叔沈道子,我看在风水方面的修为就不弱啊,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么?在绝对的力量之前,这些都不算什么,大不了我亲自出手,帮你捏死那个风水师!”

  苏小魅这么一说,我才是真的放心了。

  我回去上课去了,结课以后三天,我们就进行了这门考试,第四天就查到了成绩,我的高等数学,以八十五分的高分通过了,我感觉自己萌萌哒啊,可是通过了高等数学的第二天,我刚一下课,就看见黄教授站在了教室的门口。

  他印堂上的煞气,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不过我看他的人,还是不大好的样子。

  黄教授看到我,很快就迎了上来。

  “林星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怎么了?”

  我有些疑惑的对着黄教授问道。

  “您没有按照我说的做么?”

  “诶!”

  黄教授叹了口气。

  “你那天走了之后,我就把钟给拿下来了,可还没多久,当天下午,我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发烧了,找了好几家医院,打了针,挂了点滴,怎么都好不了,温度是越烧越高,后来我想起来了你跟我说的直冲煞,我就叫我老婆买了个囚牛,放在了你说的位置,还不到一个小时,我就不烧了!”

  二姨家的书上说的,果然有用啊!

  “那您不是应该挺好的么?为什么看起来忧心忡忡啊?”

  一提到这个,黄教授更愁了。

  “我是没问题啊,可我那儿子,病倒了啊,和我的病症一模一样,也是发高烧,找了几家医院都没有效果,烧一直都退步下来,林星啊,林大师,我求求你了,快帮我儿子想想办法吧!”

  这....我就有些想不通了,黄教授家里的风水局,我明明已经破掉了啊,怎么可能又出问题了呢?

  “这样吧,您再带我去您家看看,怎么样?”

  “好,好,好!”

  黄教授连着说了三个好,然后恭恭敬敬的把我请到了他的车上。

  我们很快就到了他的家里,这次我仔仔细细的把他的家里都检查了一遍,但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黄教授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因为医院里面,他老婆又打电话过来了,他儿子都烧到四十六度了,整个人神智都不清楚了。

  “林大师,求求您了,救救我儿子吧!”

  可是这情况,我也束手无策啊!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