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五十一章:奇门斗法

第五十一章:奇门斗法

  “黄教授,这样吧,我先去看看您儿子的情况再说好么?我没有看到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行,行,行!”

  黄教授看到我答应了去看,整个人就是一阵的激动。

  对于这方面,我还真的是没有什么把握,到了中心医院我们看见黄教授的儿子,正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和医生进行了一番沟通,我们得以进去看他。

  黄教授的夫人倒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也许是黄教授之前跟她说过我,所以并没有因为我年纪小而轻视我,对我很是礼遇。

  “林大师,你快给我儿子看看吧!”

  我一看就知道黄教授的儿子病的不一般,因为他的印堂是相当的黑,很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病。

  猛地开启了鬼视,让我感到疑惑的是,他的身体里面,除了环绕着煞气,并没有丝毫鬼气行动的踪迹,也就是说骂他现在的病情,和鬼一点关系都没有。

  和鬼没关系,那会是——风水!

  这两个字突然蹦到我的脑子里面,我终于理解苏小魅之前说的那句“宁乱十方鬼,不欺风水人”这句话的含义了。

  这事情要是是鬼做的,多多少少肯定是会有些线索的,但若是风水师做出来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你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算是你怀疑上了人家,也是一点证据都不会有的。

  而且,能让一个人,发烧到四十六度,都还没有死,这真的是神一般的本领了啊!

  “现在知道风水师的厉害了吧?一般来说名气极大的风水师,别说是鬼王了,甚至连鬼帝都不会愿意招惹的,传说鬼帝都曾请过风水师来看风水的。”

  “鬼帝都请过风水师?这风水师是哪一位啊?”

  听到这话,我就有些兴奋了,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

  “是太皇宗的,沈宗主,那可是一位风水大师!”

  苏小魅对着我感叹道。

  我也正在仰慕这位名人呢,而就在这时候,一旁的黄教授则是有些焦急了。

  “林大师,我的这个儿子,他怎么样了啊?”

  “黄教授,恕我直言,您的儿子,他并不是生病了。”

  “难道是,撞鬼了?”

  黄教授有些惊恐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

  “要真是撞鬼了,那还好办了,抓鬼我还是比较擅长的,您儿子身上丝毫没有鬼气的踪迹,怕是中邪了,或者我再给您说明白点吧,他应该是中了风水之术,您要说抓鬼,我可能还是有几分心得的,但是风水之术,这个我真的是不擅长,所以....您还是请一位专业人士来吧!”

  我对着黄教授说道。

  一方面,我对风水真的只是纸上谈兵,实践并不多,能力有限,另外一方面,这事我是真的不想管了,上次救了黄教授,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估计那个风水师已经记恨上我了,现在八成是他在对付黄教授的儿子,我要是再插一手,这梁子可能就结大发了,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插手了也不一定能搞的定。

  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讲,让黄教授另请一位风水高人来,都是最好的选择。

  我是帮黄教授想了一条很不错的道路,可黄教授他看着我,愣了几秒钟,老泪纵横的直接就给我跪下了。

  “林大师啊,我求求您了,你知道的,我一把年纪了,只知道教书我哪里认识什么风水大师啊,而且您看我儿子的这个状况,他都发烧到四十六度了,他还能撑多久啊,恐怕我们还找不到别的风水师,我儿子就要死到这里了。”

  黄教授说着,朝着地上就是一个响头磕下来。

  “只要您能救我儿子,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您,让我死都行!”

  说着,黄教授又给我磕了一个。

  我赶紧给他扶了起来,让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给我磕头,那可是要折寿的啊。

  看着黄教授,我的脑子里面突然想起了我的爸爸,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年,我也是发烧很厉害,整个人都快不行了,,当时去医院挂不到急诊,只能挂门诊,前面排了十几个人。

  我爸为了给我得到一个提前看病的名额,求爷爷告奶奶的,甚至还给好几个人磕了头,我这才提前看上病,那场景与现在何其相似。

  现在的我,应该就是黄教授唯一的希望了吧。

  “林大事啊,我.....”

  “你被说了,我会尽力的!”

  说着,我再一次朝着黄教授的儿子走了过去。

  “我们该怎么救他?”

  我对着苏小魅问道。

  “用甘露咒吧,其他的我们先不管,先给他吧身上的温度降下来!”

  苏小魅的话很有道理的样子。

  “弟子请王母,慈悲显神通,赐予吾甘露,到来伤病除!”

  我打出一个三清印,真元源源不断的流过去,现在的我使用道术,已经可以完全自给自足了,根本就不需要用玉佩提供真元。

  甘露咒果然是有效果的,本来黄教授的儿子整个身上红彤彤的,体温似乎瞬间就降了下来。

  我长嘘了一口气,甘露咒属于恢复型的咒法,运用起来比攻击形的术法消耗相对还更大。

  “测量一下他的体温吧!”

  我对着黄教授说道。

  “好,好,好!”

  黄教授赶紧跑过去,重症监护室里面有先进的体温设备,瞬间就测出来了,体温三十八度,已经比较接近正常值了。

  “林大师,谢谢您了,我代表我全家谢谢您了!”

  黄教授拉着他的老伴就要过来给我磕头。

  我赶忙阻止了他。

  “您别忙,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呢,我虽然暂时把他的体温给降下来了,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他就好了,您可以跟我说说,您儿子是干什么工作的,平常有没有的罪过什么人呢?”

  “我儿子?是正经生意的,不过生意场上,也难免会有对手之类的,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啊!”

  得,问了等于白问,还是得靠我自己。

  “把您儿子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吧!”

  还好,我最近养成了随身携带铜钱的好习惯。

  三枚铜钱,连续抛了六次,起卦,变卦。

  《易经》我已经是用的很熟悉了,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的话,我很快就能得到一点线索,可就在我变卦的时候,异变突起。

  变卦的过程中,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天机遮蔽之力,直勾勾的冲着我冲过来,本来条理清晰的变卦思路,受到了冲击,一瞬间就变得模糊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天机不可泄露?老天爷还不让我算这一卦不成?

  “不是天灾,是人祸!小心,是对面的风水师反击了!”

  苏小魅赶紧对着我提醒道。

  天机遮蔽之力越来越强,变卦是整个《易经》卜卦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再被这种力量肆虐下去,影响了整个变卦过程的话,那么这一卦可就算是毁了,一天之内,可是不能对同一件事情问卦两次的,就算我能够采用“旁敲侧击”的方式,那效果也一定不会比这第一卦要好!

  绝对不能让他遮蔽了我的卦象!

  我一阵真元猛烈的输出,本来在桌子面上的三只铜钱瞬间漂浮了起来。

  “给我散!”

  我一声大吼,就要把天机遮蔽之力震散,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就在最后一刻,功败垂成,我的真元毕竟还是差了一点,没有能把天机遮蔽之力震散。

  眼看着它们冲击过来,我浮在天上的三个铜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开始往下掉。

  我赶紧调动玉佩里面的真元,欲与它一决死战,而就在这一刻,让我惊悚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