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五十二章:李鬼王门下

第五十二章:李鬼王门下

  这股天机遮蔽之力,居然显现出无边的煞气,突然化为一个虎头,它放过了变卦,而朝着我冲了过来。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这哪里是什么天机遮蔽之力,完全就是人为的力量在阻止我的卜算啊!

  要是被这给干上了,那真的是非死即残了,就算是我的变卦完成了,后面的过程也完成不了,在我的重伤之下,这一卦也绝对得不到结果。

  真狠!我终于知道了,风水之争也是有危险的,就算是两个风水师之间没有见面,依然可以进行强力的斗法。

  我一咬牙一跺脚,咱也不是好欺负的啊!

  《玉皇经》立马就运转了起来。

  作为玄门正宗的功法,玉皇经可不光是在提升修为上面有作用的,在这种斗法之中,一样可以起到不错的效果。

  果然《玉皇经》一出,对面的煞气果然被我玄门正宗的气息震慑退去,趁着这一瞬间的时间,我感觉完成了这次卜算。

  三枚铜钱终于落到了桌子上,大家的眼神,都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卜算出来的,只有一个字,但这个字,非常的精髓,那就是“车!”

  一说道车,我就想到了今天送我来的时候黄教授开的那个车子,那车子,似乎和第一次黄教授开的车子不一样啊。

  “怎么样?林大师?”

  黄教授有些焦急的问道。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恶是对着他问道。

  “您今天开的车,不是您自己的车好吧?”

  “没错,不是我的,是我儿子的,我儿子生病了以后,他就把他的车钥匙给我了,说让我开他的车!”

  是黄教授儿子的车!

  “您带我去看看!”

  既然《易经》的卦辞上提示的是“车”,那我们当然刻不容缓。

  一到了黄教授的车子面前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直到黄教授拿出钥匙去开车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了不对劲具体在哪里,这个车门,根本打不开!

  连解锁都不行!

  黄教授强行拉了两下车门,但是一阵巨大的力道,直接把他给弹开了。

  黄教授不信邪的又要上,我赶紧阻止了他。

  “您别着急,这辆车上,已经被人家下了术法了,这是这是闭门咒的一种,被下了闭门咒的东西,会死死封住,不管您用什么方法,都是打不开的。”

  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闭门咒,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闭门咒本身并不强大,但从这里面气息的流动方式我可以简单明了的看出来,这是一位高手,他不光是一个风水行的高手,在别的方面也是高手。

  “那怎么办啊?”

  “你去找清水,红笔,还有黄纸来!”

  本来画符还是比较严谨的一件事,但现在没那么多时间收集珍贵的材料,所以也只好将就了。

  “好,马上就去!”

  说着,黄教授屁颠屁颠的就跑出去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些东西全齐了。

  我拿着红笔,在黄纸上画了一张开门符,然后喊出一口清水,朝着上面一喷!

  符咒瞬间被水给打湿了。

  我双手捏住符的上端,以双剑指的手法,把符咒给丢了出去。

  正中车门!

  突然,那张打湿了水的符咒,自己燃烧了起来,在一秒钟的时间内效益殆尽,一道肉眼难见的淡淡的印光闪过,我感觉到,车门上面的那一道闭门咒已经被破解了。

  我也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符咒,不过看效果,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可以去开门了!”

  我对着黄教授说道。

  黄教授拿着钥匙,果然打开了车门。

  我仔细的看了看车上,这车里果然有问题,黄教授儿子的车里面,放着一个铜质的牛。

  “黄师傅,您儿子是属什么的?”

  “属牛的啊,你看他这车里,不是就有个牛么?而且他还喜欢买股票,牛市大涨啊!”

  “这也是那个风水师告诉您儿子的吧!”

  我一声冷笑,对着黄教授问道、

  “这....应该是吧!”

  “看来这位和您的儿子,真是怨恨匪浅啊,在车的内室里面,摆放铜质的物品,就已经是很不吉利了,而偏偏这个铜质的物品,还是和您儿子属相相同的牛,二者属相相冲,而他又经常开这个车,长期以来煞气侵体,所以说,即使是不死,也会有大难。”

  黄教授听到这个话,气急了。

  “别让我知道那个风水师是谁,不然我拼了老命,也要跟他周旋到底!”

  黄教授的样子,那是相当的感人,但我不得不说他的话没什么用!这位的风水术法之高,我都赶不上,黄教授就算是去了又怎么样呢?难道去送死么?

  “您一把年纪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拼命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情,您要是信得过我,就把钥匙给留下,您先上去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我负责给您搞定!”

  我对着黄教授说道,倒不是我故意要赶他走,而是我觉得,这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

  黄教授只以为我有什么术法不方便让人见到,于是说了几声他懂以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声,一转头我发现黄教授突然应声而倒。

  一股淡淡的黑气,开始朝着四周蔓延,整个地下停车场三层,都被这种气息给充满了。

  我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我自然是认识这个技能的,这就是鬼雾,但是能够把鬼雾悄无声息的用到这个程度的,一定是鬼将极其以上的强者。

  我对战的存在,大多数都是鬼兵,真正接触的鬼将级别的强者很少,虽然以前杀过一个,那也是人家身受重伤,快要跪了的时候,饶是如此都花了很多的力气。

  “是个三阶的鬼将!”

  苏小魅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想。

  都说鬼将和鬼兵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级别,刚开始我都没有概念,但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了。

  如果说,鬼兵的力量就是一条小溪的话,那么鬼将的力量,就是一条大河,这二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打不过就跑吧!对付这种角色,用请神术不值得的!”

  苏小魅对着我说道。

  这话说的,倒是实话,请神术虽然屌,但是副作用也真心大,每次都弄得我半死不活。

  “小子,你为何三番五次的坏本座的好事?”

  第一次在裸身的状态下,面对完整形态的鬼将,我发现他们的威压,都让我有些透不过气。

  虽然以前也见过鬼王,但那毕竟都是在请神状态下的,所以并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威压。

  只是了一会,大约十几秒钟的样子,苏小魅的力量就送上来了,我浑身一冷,但好受了许多。

  “你一个鬼将,又为什么非要跟黄教授一家过不去?”

  “为什么?”

  那鬼将听到我这个话,居然瞬间疯狂了起来。

  “他黄天佑,抢了我最爱的女人,害的我跳河自尽,我此刻修炼有成,难道不应该来报复他么?”

  这个黄天佑,应该就是黄教授的儿子了。

  那鬼将的脸色一变再变,看着我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恶狠狠的。

  “本来我给过你机会,准备放过你的,可你非要搅合进来,那你就纳命来吧!”

  说着,这位鬼将就朝着我冲过来,那眼里尽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等等!”

  我淡定的站在原地,对着他就是一声大吼。

  “你是不是李鬼王的门下!”

  “是又如何?”

  他看着我,有些疑惑,不过果然没有痛下杀手。

  我之所以如此淡定,全都是因为苏小魅刚才对我偷偷的说了一句话!